师父的伟大 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2006年4月26日】回想师父在冠县传法时,那是92年的冬天,由冠县体委、民政局、气功协会共同邀请师父来冠县传法传功,于92年11月12日接师父来冠县,住在冠县招待所。13日师父在冠县电影院举行了报告会,14日师父在冠县咨询看病。当时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也想让师父为我看病,只是这一念,神奇的事出现了,瞬间我的身体象气球一样大了起来。

于是,由丈夫用自行车把我推到了看病的现场,更令我感到惊奇的是我竟然认识师父,是在几个月前的梦中认识的。想到这里,我决定让师父为我调整身体。师父让我闭上眼睛,用手拍了拍我的全身,顿时我热的出了一身汗。

一瞬间我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当场师父便让我骑自行车,全场掌声响成一片,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神奇。那瞬间我就象失落的孤儿找到了母亲,又回到幸福的童年。我把自己所有的感恩的话汇成一句:师父真的是活佛在世!

92年11月16日晚,师父开始办班传法传功,第一堂课听下来,感到师父讲的不是一般的气功,是高层次上的理,师父是来救人的。我一定把法轮大法告诉更多的人,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自此以后,我逢人便讲法轮功是如何的神奇,并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体会作证,使很多亲朋好友都得了法,走向了修炼之路。

99年7.20以后,江氏流氓集团用尽了邪恶至极的卑鄙手段对大法修炼者進行迫害,在这腥风血雨的魔难中,又是慈悲的师父呵护着我,使我一次次脱离魔掌,化险为夷。每次蒙难的经历都验证了“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的法理。

那是99年7月下旬的一天,单位通知我要我去参加所谓的“揭批”大会,并要求在大会上公开诽谤师父和大法。“610”给单位施压说谁不去我也得去,那时我只有坚定的一念,我决对不能去,别说让我攻击师父和大法,就是走到那个会场我就对不起师父,就是这一念,神奇出现了,我当时坐在沙发上就定住了,全身动不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了,便顺手拿起身边的电话讲了我的身体状况,这件事就这样了结了。

2001年11月23日,邪恶以同修供出了我什么为由对我進行迫害,那天,冠县公安局局长郝沛指使魏如建伙同聊城“610”头子马振虎带领冠县刑警国安大小头目,动用数辆警车到我家砸门撬锁,非法入室,强行把我拉到公安局审讯,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恶,于是,它们把我连夜拉到聊城监狱,到那后,监狱的门却打不开。这时,我想到有位同修送经文时遇到恶警,就请师父加持,瞬间就到了几十里以外,我看到它们都在忙着收拾门,我完全可以走脱,但是又想到若是这样,就要流离失所,我不想离开冠县。这不正的一念一出,监狱的门打开了。到里边后,看守不想收,就问你有病吗?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没病。等这伙恶警走后,看守说,你怎么不说有病,那样我们不收你,它们就把你拉回去了。这时我想今天这事我没悟透,请师父加持,我坚决不能呆在这里,也不要离开冠县,我要回去堂堂正正的去证实法。这一念使情况发生了变化,它们开始审讯我,在恶警审讯时,我昏倒在地,那几天,它们欺骗、威胁、折磨,使我的体重几天的时间下降了20多斤并多次休克,监狱那边怕死在那里就通知冠县公安局把我接回冠县,第二天,它们把我拉到医院,医生检查病情严重,需住院治疗,开始“610”恶人盯着,后来,它们看到我不会动,就把我交给单位后走了。单位见是这种情况,就把我交给了家人,于是丈夫把我接回了家。

邪恶仍不甘心失败,2003年3月5日,冠县邪恶头目下令,是死尸也得抬来。那天,下着大雪,它们以查体为名,把我用担架抬到救护车上,然后送到拘留所,第二天又用同样的方式把我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要把我劳教三年,,一路上我发正念铲除所有的黑手烂鬼,并背诵师父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请师父加持我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迫害。到了劳教所查体时,我感到好象元神离体一样没知觉了,定住了。等查完后,我又恢复了正常。查体结果是我得了一种严重的传染病,连医生都不敢接近我,劳教所更不敢收。无奈它们又只好把我送回了家。

回想几年来走过的坎坷路,深知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走过来的,弟子遭魔难,师父承受的更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