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倾听者》:再无可失(图)

法轮功真相和黄国华一家悲惨经历

【明慧网2006年4月27日】(明慧记者安霓编译报导)连续两年被评为新西兰最佳时事杂志的《倾听者》(Listener)在4月29日的期刊中以3个整版的篇幅报导了法轮功真相和黄国华一家的悲惨遭遇。《倾听者》是新西兰唯一一份全国发行的时事周刊。

高精度图片
黄国华和他四岁的女儿开心以及罗织湘的遗照

文章说,黄国华和他四岁的女儿开心住在奥克兰市郊的一套单元房里,所有的墙上都是空空荡荡的,除了在客厅里挂有一本挂历和一张放大的黄国华妻子罗织湘的照片外,照片四周环绕着花儿。(照片上的她)嘴唇略带微笑,眼里流露着一丝悲凉,这位迷人的女士有着不同寻常的悲剧。

在黄国华抽屉里,还有一张是罗织湘遗体入殓在棺木里的照片。遗照上的她看起来象一片被打碎的瓷器,头发被剃光,眼睛凹陷,脸颊干瘪,面部僵硬,看起来象一具木乃伊。

刚获得新西兰公民身份的黄国华穿着印有(新西兰)全黑队标识的球衣,他想告诉大家关于他妻子惨死的悲痛故事。他妻子的“罪行”──同样也是导致他逃离中国的“罪行”──是因为他们是法轮功学员。中共政权残酷镇压(法轮功)精神团体长达7年之久。

黄国华和女儿开心在获得联合国难民身份后,今年一月份来到了他知之甚少的新西兰。他知道即使这儿离他的家乡甚远,用他的真名也会招致不必要的中共的注意;但是,他仍通过翻译说,他失去的太多了,再无可失了;他的妻子已经去世,他的父母在中国,他们也修炼法轮功,不管怎样,他们都经常遭到骚扰。

文章介绍说,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由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传出,功法包含佛家、道家、打坐及传统锻炼方法。李先生在1992年传出法轮功,一直坚持免费传授给那些想学的人。因为其历史渊源,法轮功吸引了众多的中国人,估计现在在中国有数千万人到一亿人修炼法轮功。

这个功法发展相当快。学员证实功法对他们的身体健康有积极效果。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刚开始的时候,中国政府支持法轮功,视法轮功为有益于健康和道德的运动,并赞同法轮功的原则──真、善、忍。

但七年前突然天翻地覆。在1999年4月初,一篇具有挑衅性的文章向法轮功发难。法轮功学员集会抗议此文章,随之多人被捕并遭毒打。在同年的4月25日,有约万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在北京中央政府的外面。

仅北京就约有1万人聚集的规模这引起了中共当局的惊慌,中共认为这是自己失去对人民控制的又一征兆。在(1999年)6月10日,中共设立了一个超越宪法的臭名昭著的机构──610办公室,专门镇压法轮功。该机构在所有城市、乡村、政府部门及学校都设有分支机构。紧接着的7月中,由于政府官员、部队及警察内部亦有大量法轮功学员,中共宣布修炼法轮功违法,同时,警察开始逮捕和拘留法轮功学员。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中共政治局常委并非一致同意镇压,但江泽民一意孤行决定要消灭法轮功”。中国律师被要求不许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中共在全国大范围推行镇压法轮功,有很多文字资料记载和报导,很多都附有受酷刑虐待的受害者的照片。

大多数关于镇压和酷刑的信息都来自法轮功和他们的同情者,例如,2000年在全世界范围内发行的《大纪元时报》出版发行,该报关注中共侵犯人权状况,并对法轮功有相当深入的报导。这些报导逐渐的都被独立调查(研究)组织所证实。

上个月,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劳工局发布了一份报告,内容谴责中共的侵犯人权的各种罪行:拘留所殴打导致死亡;酷刑;逼供;对那些被认为对中共有威胁的人进行折磨,拘留并投进监狱和劳教所。估计由于遭受酷刑、虐待等而死亡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几百甚至几千人。

黄国华缓慢的述说了他的经历,眼神里流露着坚毅。他与他妻子1999年4月在中国南方的广州相遇,两人都修炼法轮功。在那年的10月份,他们俩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抗议。随后他们被逮捕,黄被关进他自己省份的一个监狱里,在那里他被剥夺食物并被强迫做重体力劳动。罗在广州被关押了15天,她绝食抗议时被强灌盐水。20天后,黄被释放并在广州与罗相聚。在2000年4月他们结婚。

2002年11月,警察去他们家里并找出了法轮功书籍。他们两个被逮捕并分别拘留于警察局。黄绝食抗议并被强制从鼻孔插管灌食,第一次插入的时候戳伤了内脏。

当警察了解到他妻子已怀第二个孩子3个月时, 她先被从拘留所转移到黄埔区,黄说警察试图在那里对她洗脑,而后她又被转到医院,并由610派出的警察把守。他妻子的姐姐知道她在哪儿后去看望了她。

(2002年)12月1日,罗的姐姐看到警察跑进罗织湘被关押的房间。她姐姐以为她逃走了,但在3层楼下的街道上,躺着几乎断气的(罗织湘)。

黄国华说,他妻子的身体并没有骨折──这揭穿了610说她跳楼的谎言。她在那前一天还坚定的说她要为她的孩子活下去。她头部因重击而严重受伤。她被转移到另一个医院后,头上又有了第二处伤口。

罗织湘在(2002年)12月4日去世,年仅29岁,带着未出世的孩子一起走了。黄仍被关在拘留所,一无所知,直到4个月后才通知他(妻子死亡的消息)。在2003年12月,他从拘留所释放,被逼放弃法轮功并看再教育(洗脑)的电影。他返回到广州。第二年他在他的家乡省份里获得了护照并于2004年8月逃到曼谷。年底一个朋友将他女儿带给了他。(在那里)他申请并获得了联合国难民身份。

他说,开心受到很大的打击,她哭着要妈妈。是开心将花儿围在看上去很伤心的罗织湘照片四周。

2002年初,法轮功学员几次成功插播电视,他们在东北好几个城市里将(法轮功真相)嵌入有线电视节目中。这种行为在中国是罕见的,也是需要勇气的。荷兰的莱顿大学的汉学教授Barend ter Haar 解释说:“法轮功学员,包括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持续坚定的公开抵制迫害的行为是非凡的,甚至很容易被(不了解的人)误认为是一种狂热。”

今年3月,法轮功指证说在沈阳市存在一个秘密的拘留营,在那里活人被摘取器官。那里是辽宁省血栓医院的一部份,那儿关了6000名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报告作者称其为集中营,并将之与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相比。

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调查报告的序言中引用一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慈善家Elie Wiesel的话:“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干预。当人的生命在危险中,当人的尊严受到威胁时,国界和敏感都不是理由。只要人们因为他们的种族、信仰和政治观点而遭受迫害,那个地方,在当时,一定是,宇宙的中心。”

中国以外的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的事情也被广泛报导。这里的学员说他们被他们认为是中共的特务跟踪照像。很多居住在海外的华人法轮功学员担心身份暴露会引起中共国际间谍网络的注意,而导致他们国内家人被报复,或在他们在回国时被捕。

但是在奥克兰的一处小单元房里,在黄国华女儿在摆放他已逝妻子照片前的水果时,他说:“我现在不担心我自己”,翻译说,“他想用他的真名讲述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他想让人们知道并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