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救人天职 唤人类良知(图)

王文怡和苏家屯证人共同举办新闻发布会

【明慧网2006年4月27日】(明慧记者郑海山报导)一周前在白宫欢迎仪式上引起了世界媒体关注的王文怡女士,2006年4月26日,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Marriott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自己在白宫南草坪上举动背后的经历。揭露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惨案的两位证人安妮和皮特也一同出席了发布会。

高精度图片
王文怡在发言,右为女证人安妮

高精度图片
证人皮特在发言

高精度图片
新闻发布会现场

* 救人是天职

王文怡说,自己当时的举动是在面临着很多法轮功学员每时每刻都可能被虐杀,被活体摘除器官的背景下发生的。

3月8日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案曝光于世。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被使用很少麻醉剂的情况下被推向手术台,有人把他们的眼角膜、肾脏、肝脏摘除,卖给国际移植中心牟取暴利。王女士说:“这是迫害近7年来最黑暗的一页,现在才被曝光。实际上迫害的这几年来,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莫名其妙的失踪,有的几年了,家属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他们都到哪里去了呢?中国这几年来肝脏、肾脏移植案例呈指数性的上升,其实对这个问题给了相应的回答。”

王文怡说,追查国际的成员发现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在全国广泛发生。特别是3月27日中国一个有关器官移植暂行条例出来后,各大医院都通知病人抓紧7月1日前来做器官移植,说明他们在抓紧销赃灭迹,杀人灭口。

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获得病理学博士、现任美国《医学生活》杂志主编的王文怡女士说,作为一个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天职。面对这样紧急的情况,自己曾经写了很多呼吁信,拜访过很多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媒体,但国际社会和媒体对此事表现的确很麻木。

王女士说:“上个星期四,当我在白宫面对着两个有能力阻止这场暴行的国家领导人时,我想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机会面对他们呢?作为一个医生,我曾经发誓要以救人为天职,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选择了在白宫这一天,对现任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呼吁,虽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是他的前任江泽民,极力实施和推动迫害的是江的追随者罗干、周永康、刘京和曾庆红,但胡锦涛毕竟是现任国家主席,我向他呼喊立刻停止发生在中国的这种暴行,我认为他可以选择这样做的时间是非常紧迫和有限的。我希望他尽他的能力阻止暴行,这不仅是对他个人好,也是对全中国人民好。”

* 证人现身

第一个站出来揭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惨案的证人皮特先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自己是在中国调查SARS期间了解到了苏家屯惨案的。作为一个记者,一直希望曝光这样的事情,但在中国是不可能的。整整5个星期,王文怡女士和他一起走访了几乎美国各大媒体,参众议院,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使这件事曝光,但遗憾的是美国的政府、议员没有对这个问题产生足够的反响,媒体也没有足够的重视。在苏家屯集中营被披露出来后,中共迅速销毁了证据,转移了关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三周后,美国国务院派人去苏家屯在中共的允许和指引下调查,当然不会发现任何证据。

皮特说:“实际上不仅是苏家屯,全国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设施实行这种法西斯式的暴行。苏家屯案例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全国各地都大量发生这种现象。我希望在座的媒体充份利用这个集会报道,重视这件事。我们来到美国披露这件事情是冒着生命危险的。这是一个非常严肃、严重的话题。事实上了解真相的医生、工作人员还有很多,我希望他们能站出来帮助我们提供这些证据。”

苏家屯惨案的女证人安妮女士向媒体叙述了自己从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前夫那里得到的一些详细信息。

安妮女士说,前夫由于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后,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最后拿手术刀的手都发抖了,当他决定洗手不干后,在中国一直被追杀。安妮女士自己就因为在一次追杀中替他挡了一刀而至今在腰间留下了疤痕。而一些参与过活体器官摘除的医生都先后失踪和死亡。前夫一直非常痛苦,希望说出此事,但又十分恐惧。

安妮说:“在中国,就算有人相信也没有人敢报道。其实医院里很多人都想公布这个真相,但他们没有机会。其实国内很多医院都在做这个事,因为中共那时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所以好多地方官借此发横财,非常残忍。我在这里呼吁知情者站出来说话,人要做自己的主人,不要做金钱的奴隶!”

* 良知和利益间的抉择

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先生代表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他说,罗莎•帕克思女士、马丁•路德•金和圣雄甘地,都是被我们人类称颂和推崇的人。我们不可能在讨论他们的行为时不讨论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的背景。王文怡的举动是出于个人的良知,应该受到人们的尊重。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就被监禁、酷刑,甚至活着摘取器官牟利。试想你的儿女、母亲被推向手术台活着摘除器官,你会保持沉默吗?王文怡这个身材瘦小的两个孩子的母亲,用自己的行为大声疾呼停止屠杀,她应该象罗莎•帕克思女士一样被人们尊重。

张而平先生呼吁联合国、美国政府对活体器官摘除暴行以及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全中国劳教所進行深入独立的调查,并呼吁收回对王文怡女士的指控。他说:“他们应该诚实的扪心自问:王女士真的犯了任何罪吗?”

张而平还说,中共对法轮功的暴行,不是针对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对全人类的犯罪。历史将不会原谅那些装聋作哑的人。

有媒体向王文怡女士提问说:“你是否后悔自己的行为,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是否还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王女士回答说:“我当时只是把救人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才有了那种行动。我认为人性高于一切。我希望活体摘除器官这件事情今天能够通过媒体曝光,今后不应该再有这样的暴行出现,即便出现,也不会没有正常的渠道披露出来。”

张而平先生补充说,现在也许无法讨论清楚王文怡女士是否应该出于医生的天职呼喊停止虐杀,还是应该谨守记者的规范。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暴行每天都在发生时,媒体却一片沉默,执政者们照样握手言欢,热烈的進行着大笔的金钱交易,而需要王文怡这样普通的女士在那样的场合站出来大喊才能引起关注,并且现在还在讨论她的呼喊是否合法,这才是人类真正的耻辱。

现场翻译陈钧先生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媒体总是追问王文怡女士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是否还会做这样的事情,其实,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所有的人应该先问两个问题:一是问中共,是否还要继续迫害法轮功;二是问所有的媒体和西方政府,对于活体器官摘除这样的暴行,大家是否还要继续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新闻发布会吸引了10几家中西方主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