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恶警酷刑逼供 学员七个手指尖被烧焦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2006年3月9日,我带着几本《九评》到九站发放,在九站造纸厂住宅楼还没有发呢,被门前的清扫队的一个人举报九站派出所,立即被非法抓捕。

几个恶警连拉带拽,硬把我拽进九站派出所屋里。到屋里后,我面带笑容和他们讲清真相,我说:“因为我原来就是九站的老人,想到这里的人能够得救,特意坐车来讲大法真相。”我说:“目前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是告诉人们从它执政开始,干了许许多多的坏事,杀害了许许多多的人,尤其迫害致死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上天清清楚楚的给记了一笔帐,到了清算的日子了。”那些恶人仍然不听,把书使劲摔在地上,胡说什么说是假的!随后给我戴上手铐,拉到家,非法抄走师父几张法像和师父经文及所有的大法资料后,又拉回九站派出所。

恶警强制我坐在早已特制的铁椅子上,脚腿固定椅子下面,手戴上铐子,背在后面固定椅子靠背栏杆上,这时进来一个人是双吉到九站这片的警察,此人有30岁左右,他说:“按理来说你是我的长辈,你说出谁给你的资料,马上很轻松的放你回家。你说吧,你就只管你自己,不要管别人,不要遭那个罪了。”我心里一直是守住心性,绝不让邪恶从我嘴里得到他们所要的信息,绝不能做昧良心的事,也绝不能让他们害了其他的同修。这个特务在我面前多次反反复复的威胁我,说出给我资料的人,我一直不回答他。最后他得不到信息,只好离开。

接着派出所所长带领两个恶警,一共三个人,他们都喝了酒,喝的醉醺醺的,开始对我进行迫害。我当时严正的警告他们说:别迫害我!恶警说:“我就迫害你,不但迫害你,还要把你收拾完后,把你送进去。”我说:“你说的不算。”恶警说:“谁说的算?”我说:“我师父说的算。”

紧接着所长拿一条毛巾蘸上药水(酒精对上毒药呈现乳白色)堵上我的嘴和鼻子,头部用他们的裤腰皮带套上拽到后面椅子靠背上,形成整个脸部向上,然后一个恶警往毛巾上面倒掺酒精的药水,不顾我的死活,用这种办法,逼我说出他们所要的信息。当时我硬用舌头顶住咽喉,绝不让药水灌进去,他们边灌我边吐出去,一次一次的连续灌,差一点呛着鼻眼。一瓶的药水(矿泉水瓶子那么大)只剩下一点,没有全部倒完。吐的衣服上和地上到处都是。

这还不算完。恶警又进行另一种酷刑。三个人用抽烟用的打火机烧我的手指尖和脚趾尖,有七个手指尖都被烧熟了,左脚大拇指也烧坏了。手指盖烧完后变成黑色的。到目前我的手指尖仍然未好,还在化脓出血、出水、疼痛。当时烧的时候痛苦的生不如死。心里想着法,嘴里喊着师父救救我!这样痛苦才感觉减轻一些。

恶警们用打火机烧我的手指尖,边用电棍电我,还用很粗的木棒子打我,打累了,烧累了,电棍电累了,接着把我从老虎椅子上拉到地下,两手一直背在后面,是一个恶警一直在后面拽着,两腿扣着一起,所长拿一根很粗的铁管子横在我腿上,所长坐在铁管子上面一起压在我的腿上,那痛苦的简直不用说了。压完了后又把我前身翻在地上,一个恶警坐在椅子上面,我的整个身体趴在椅子下面,恶警坐在超过身体的椅子上,用劲拽着我的手往上吊着象吊大挂式的,吊着我的胳膊,那个痛苦的滋味,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目前我的两个肩膀、两个胳膊还在疼痛。

这帮恶警简直就是流氓土匪,象饿急的野兽一样,折磨我一整夜还不放松,仍然把手、腿扣在铁椅子上,一直坐到天大亮了,才放松,我的手背肿的象大馒头一样,腿都压青了,不能走路。

第二天10日上午,恶警把我送到丰满区市看守所。当时在看守所,我就问恶警:“你在酒精里掺的白色的是什么药?”恶警说:“是致命的药。”所长对另一个恶警指着我对他说:“这个人是好人。”我听着了,当时我就问所长:“好人你把我送来干啥?”所长没有回答。

到看守所里,当时我就发烧,全身发冷、哆嗦、全身疼痛难忍,脸上被酒精和药水烧爆皮了,头发上、衣服上都有吐的脏东西。从进去那天开始,每天都肚子痛,大夫说:“是毒药的反应。”让我吃了十多天解药排毒,肚子不痛了,性命就算保住了。但是全身还是难受,头迷糊,十多天一直躺在床上,不能起床。看守所所长、医生通知九站派出所,让赶快把我接回家。可是九站派出所去人欺骗看守所,也欺骗了我,以假接真送,把我和另外三个同修一起都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当时我心里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求师父加持弟子,让弟子尽快闯出魔窟。于是我坚决不配合邪恶。我说:“我没有罪,是你们有罪,你们迫害我,你们还要送我,我就不进去,你们有罪,你们应该被送进去。”他们硬把我拽进劳教所。

到劳教所后,我当时就揭露邪恶,我说:“九站派出所好险要了我的命,给我灌酒精和毒药,他们还用打火机把我的手指都烧坏了,使我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他们迫害了我,是他们有罪。”劳教所管事的人,看见我的手被打火机烧的太严重,指甲盖也发黑了。当时就说:“我们不能接收,无罪当场释放。”可是九站派出所的恶警还是不死心。于是把我又拽到无人的地方,连骂带踢,带泄私愤,恶狠狠的说:“送不进去你,你看我不把你收拾才怪呢!”

为了能把我送进去,他们想一个绝招,把我拉到长春市一个公安医院,以看病为名,挂外科急诊号,他们要求大夫开个假证明,证明一个没啥问题,不影响劳动。恶警拿着假证明,又回到劳教所去,当时晚上6点多钟了,人家都下班了,于是要求打电话现叫人来,那个管接收的人来了,看看他们开的证明,又看看我的手说:“不行,以后会感染的,影响劳动,不能收。”当时九站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很不满意,和劳教所的管接收的人说了许多废话,最后人家还是不收。就这样九站派出所的恶警不得不把我拉回来。拉回之后,在派出所待了很长时间,又冷又难受,等到半夜才送我回家。

在这次遭到邪恶的残酷迫害,我能在九死一生的魔掌里逃出来了,是在伟大的师尊呵护下,使我免遭一死。共产恶党是个切切实实十恶俱全的邪党,是个地地道道的邪教,利用他们的手中权力,暗地里任意杀害人、祸害人,把人迫害完后,还把被害人送进监狱里,而恶警却逍遥法外,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人民公安为人民”,实质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邪党灭亡的日子就要到了,不久的将来上天一定把恶党清算掉!


吉林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九站派出所电话:0432-3058487
地址:吉林市九站街 邮编:132101
所长:李瑞峰 副所长:凌云峰
其他成员:马万申、具松谋、王建、杨明宇、冯明远

吉林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地址:九站街 132101 值班室:3054110
局长:李新贺 政委:曹庆伟 经济侦察科:高文义
副局长 唐刚 办公室主任:刘士勋

吉林省检察院:0431-7632000
吉林省司法厅 2799382、2797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