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证实法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我是1997年11月份喜得大法,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多种疾病都神奇般的好了,我明白了修炼人时时刻刻都得向内修,按“真、善、忍”去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好人,明白了修炼中要放下一切人的执著、人心,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血腥迫害法轮功,一系列造谣、诽谤、栽赃、陷害、抓人、毁书,邪恶铺天盖地而来。这么好的功法,国家为什么不让炼还迫害呢?真是不可思议。面对此,我该怎么办?走!上京说句真话。

一、三次進京证实法

2000年6月10日,我第一次進京,去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卓著,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对国家和人民百利而无一害,我要为法轮功说句真话。

当时在天安门游人很多,我和另一个同修打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一帮警察跑过来抓我们,抢我们手中的横幅,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警察用尽全身力气使劲踹我心腹,连踹四脚,踹的我一个趔趄一个趔趄,接着就是跌倒,可我没有一点痛的感觉。当时我就悟到是师父在给我承受,慈悲的呵护着我。

同年十月一日,我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那时北京每天都抓上百上千的上访法轮功学员。监狱、劳教所都抓满了,装不下了。我想大法弟子千千万,抓不尽,我还得進京。就这样我在天安门广场打着“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结果一群恶警蜂拥而上,连拉带拽把我扔上大客车,关到北京海淀看守所,非法关押我14天。

关押期间我也有怕心,被非法提审时腿直哆嗦,但我正念还是很强,嘴里一直背着法,讲真相,讲大魔头这样做对法轮功是不公的,失民心。

后来我又被本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在第二看守所恶警对大法弟子张口就骂,举手就打。特别姓郭的所长更邪恶。饭菜根本就不是人吃的。包米面大饼子有沙子,合不上牙,菜汤没有一点油,上面漂着一层小腻虫,喝完汤碗底一层沙泥,大饼子上经常沾着烟灰,烟头,烟火棍,汤里也经常有。就是这样,同修们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天天背法、炼功、发正念,抵制邪恶。

2001年1月1日元旦,我又一次去了北京,在火车站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了我们二十名上访学员。把我们关在车站小屋里,我跟警察讲真相,大伙都你一句我一句跟他们讲修炼法轮功怎么受益等。第二天我被押回本地第二看守所,在被关押了40天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二、劳教所正念抵制邪恶

我被关入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无论是在看守所或劳教所,我就是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要求、指使,在那里,我也亲眼见证了恶警怎样迫害大法弟子的。

我曾看见一位64岁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施以“五马分尸”酷刑,手脚被分别用铁手铐锁在床头上和床头下,同时让两个刑事犯分别向两个方向使劲推,有身体四肢撕心烈肺的疼痛,全身上下都脱臼了的感觉。

还有一个全身都长满了脓包疥疮同修,被倒上大挂,恶警不让她上厕所,她憋不住,尿顺着脖子、脸淌到地上,一恶警恶狠狠的拿拖布蘸尿就往她嘴里塞,并气急败坏的把这个同修拽下来,按着头在地上说让你用嘴舔干净,并连踢带打。

有个同修被电棍电了三个小时,全身上下没有电不到的。还有很多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自己也曾被关小号、坐铁椅、上大挂、绑吊、被铁链子绑在死人床上、被拳打脚踢等等,罚蹲罚站更是家常便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都能正念、正行、正悟,坦坦荡荡走了过来。

例如,刚到劳教所,我们就炼功,恶警就把我们四人分别绑在暖气管上,从早八点绑到后半夜两点多,要上厕所,恶警不让去,说“今天不炼就让你们回去睡觉”,我始终不说,并向看着我们的刑事犯讲真相。

以后每次我们坚持炼功而被绑吊时,我都默念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念着念着就晕了过去,出现了假相,随后我被放下来了。大家也先后被放下来没事了。我明白了只要正念正行,师父就有办法保护每一个大法弟子,时刻保护着我们,还有护法神,也在看护着我们。

又有一次,两班八十多人被迫在一起看诽谤造谣陷害法轮功电视。一同修说“咱不看”,我站起来,一点怕心也没有走到电视前把电视关掉。恶警疯狂向我扑来,指使两个刑事犯把我从三楼拖到一楼队长办公室,恶警大队长对我吼叫,我盘上腿就立掌发正念除恶,当时队长倒乐了,叫我起来和她谈谈,我想应该跟她讲真相,于是站起来讲电视演的都是假的,别信,被关押在这的大法弟子都是真实见证。后来又有一个同修站出来关电视,结果犯人们也没看成,邪恶之徒没达到他们的目地。同修都为我担心捏了一把汗时,我却面带笑容回来了。正念正行制止了邪恶意图。

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使很多大法弟子身上都长满了疥,平时不让炼功、不让洗衣服,不让上厕所,这是对我们又一种迫害形式,不能承认,我们提着满满一桶尿就往厕所走,一刑事犯把厕所门锁上,我转身就冲向二楼厕所,他们就在后面追,大队长出来就把厕所门挡住,我提桶一拥就進去了。事后我跟队长说:“我们那屋40多人大部份都长疥,卫生差,空气不好,尿桶尿满了不让倒,这是哪家的理,不让上厕所,我们就绝食。”队长没话说了。后来也不那么凶了,基本上说一声就让去了。过后也没找我,只是说我属穆桂英的,阵阵落不下,大事小事都有你。

有一次,恶警史英白给全体法轮功学员开会,“传达”所谓公安部迫害法轮功公告,会一开完,100多名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大绝食,抵制迫害,长达25天。恶警开始强行灌食,一天灌两次盐水包米面糊,恶徒将灌食管从大法弟子鼻子拽出来,都带着血丝,不配合的就拽着头发连踢带打,打得鼻口穿血,有个同修被刑事犯一脚踢到肋骨上,二、三个月不能直腰,不能大喘气;有个六十多岁和三十多岁的同修不配合,被恶警副院长打的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恶警都偷偷打,不让其他人看见,打完关到别的屋里,十多天后见到这些法轮功学员还是伤痕累累。

劳教所对不“转化”法轮功学员超期关押,一次还把我们学的经文翻走了,我们要,他们不给,我们又绝食34天,直到答应到期放人改善卫生环境,达到要求为止。我们多次绝食,用自己的身体一次次反迫害,同时也证实大法的超常。我深知,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别说34天不吃不喝,要是一个不修炼的人三天也挺不住。是师尊一次又一次为我们在承受,呵护着每一个大法弟子,不然不会有我们大法弟子的今天。

有一次发正念,刑事犯拽我们和不让发,我就立掌,谁也动不了我就是手不拿下来。一男恶警从床上把我拖在地上,又从地上拖到对面屋。屋里有十多名男干警有的恶言恶语,说些不堪入耳的脏话骂我,我始终闭着眼睛盘腿立掌发正念不理它们。这时一个男警察拿一个垫子给我说:“大姨垫上别着凉。”我一听他没什么恶意,就站起来跟他讲真相,他说:“都知道,你回去吧。”

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反迫害抗争着,我也不惧怕任何人。最后监视我的刑事犯就不管我炼功、发正念了。

2002年8至10月劳教所大规模的迫害法轮功,恶警七大队队长张波专门到北京4个月,“学习”怎样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怎样上刑才能让其所谓的“转化”。张波是个表面善、心肠黑、手段恶毒、心狠、坏事干绝、紧跟江氏流氓集团的急先锋,多次迫害大法弟子受到恶党提拔,是恶党的爪牙。例如:给大法弟子上大挂,看你不行了快昏了就放你下来缓一会,再给你挂上,就这样反反复复达到目地为止;用电棍往全身部位电,嘴里、乳房、阴道,从头到脚没有不电到的。

当时我班仅剩六个法轮功学员还没被上刑的,恶警让我们坐在小椅上不许出地上方砖格,不许动。我就一遍遍默念正法口诀。一狱警叫着我的名字大声吼叫说:“你叨咕什么呢?”我说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就站出来,说:“出来就出来。”恶警把我叫到另一个屋,当时屋里有五个男警察,都说“揍她揍她”,我一点也不怕,说:“我除另外空间魔呢,于你们没有相干,对你们有好处。”他们都没再吱声,叫我回来吃午饭,我没敢吃饭,心想他们不会放过我,因为没有什么人敢跟他们顶嘴。

午后,一个喝的大醉的男警让我上小号。我坦然的背着法理:“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到了小号,男警坐在椅子上说:“上午我不该骂你,我不对了,以后你别跟我讲大法。”我说:“行,我用人这层理跟你讲大法,你别再打法轮功和其他犯人,这是做坏事失德。”就这样,我又一次在师尊的呵护下闯过来。

我也有做不好的地方,人心一上来,也摔过跟头,是慈悲的师父,扶起我,帮我擦净身上的污泥秽水,领着我走向光明。

三、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我2004年11月从劳教所回来后,怕心上来了,看见警车就发毛,看见警察就躲开,去哪都坐三轮车。但我心里明白,这是“怕”这种物质在作怪。“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就多学法、炼功、发正念,除有事外,到整点就发正念,有时惰性上来没炼功就补上,特别抱轮不爱做,当我悟上来后,第二套功法我就抱轮两个小时,基本上五套功法没落多少,嘴里不离背法,渐渐怕心小了,怕的物质少了,胆又大起来了。

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我发传单、九评、光碟、小册子、贴小帖、挂横幅、插小旗,只要我能做的我就去做,从几十张到上百张,现在就象上班工作一样,有就出去发,没有就讲真相劝三退,只要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就行,走哪说哪,走哪做到哪,有时怕说不明白就把传单当面给对方,让他看明白赶快三退,无论坐车或走路我都找机会劝三退。

例如:一次我们姐几个到中俄边境去旅游,这边界对面就是俄国,到处都是警车便衣,我们都什么也没想,当天晚上就出去发传单、贴小帖。我看见在一拐弯有个卖水果摊旁边有个电线杆,就想把“天灭中共”贴上去,可我怎么也揭不开不干胶,我刚要说“这张怎么揭不开呢”,一斜眼,看见一警车不知跟我们多半天了,我要一行动警察准会看见,真悬哪。是慈悲的师父看护着我,让不干胶揭不开。我深深体会到,只要做正法的事,救度众生的事,别用人心,站在法上去做,师父时刻都能保护我们,念正、心纯、走正,做好三件事,就最安全。

我还带领同修不断走出来证实法。我们现在一起发传单、小册子、贴小帖等,有什么做什么,不挑不拣,多少都行,近处留给别人作,我就到远处城市做,每次我发传单都想:“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这样就一点怕心也没有了,每次都是平安去平安回来,碰见人就送手里。也有不要的,那就跟他讲:“我们不顾个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险给你送真相,不要你们一分钱,给你送到家门口为啥?为救你,为你好,我们缺心眼吗?我们精神不正常吗?你想一想,再看看这传单就明白了。”最后还是要的多。

我退休工资200多元钱,每月拿出200元做资料。后来打工,就把挣的钱一分不留的拿来做资料,虽然不是很多。我想,救度众生,做我该做的事。以前自己没做好的,把它修下去做好,现在精進还来的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