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走极端

与故城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听闻故城近况很心痛,经接触,发现一个突出的问题:揭露当地邪恶做的不够,被怕心干扰。

揭露邪恶就是在清除邪恶,如果没有背后的因素,人对神什么也做不了,更何谈报复?比如一个人长了毒瘤,那个毒瘤威胁这人说:你不要伤害我,否则我叫你好看!我想你即便不治这个毒瘤,它也会取你命。那个毒瘤就是毒瘤,为什么要留它?这样选择会贻害众生。

揭露当地邪恶是以救那些恶人为目地吗?有些恶人我们已经给足了它机会,它们的所为是它们自己在选择位置,而且正法的今天,时间宝贵,我们是要最大限度的救那些能救的,不能因为慈悲于那些非做恶不可的坏人而耽误救好人,不能这样选择。我们如实、详尽揭露出那邪恶人的所为,就是在救度众生,只要内容准确,能让人认识到身边的邪恶。这文章不是给恶人看的,是用来给世人看清邪恶、抑制它,恶人自己看了也得明白自己不是东西。

如果我们能正视自己的话,看看带着多少怕心?这方面的法师父早都讲明了,而且“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有的同修不愿意让材料多写自己,还说了许多理由,可是如果大法弟子都不写上的话那算揭露什么当地邪恶?既是揭露就会涉及到我们个人,作为修炼的人,那么我们即使有怕心,也不能为掩盖它而阻挡、干扰其他同修做;而其他同修,也必须为当事学员着想,不能强为,要考虑当事学员的修炼状态和承受能力。众生是我们的救度对象,而所有大法弟子也是师父要救度的,都要珍惜和善待,还要讲究方式方法。

有同修要求在文章方面力求绝对准确,当然,求准确是没问题的,因为“一个监狱集体绝食”和“一个牢房绝食”消息的份量是相差很大的。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走极端就不对了。我们应该是很理性的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为什么做,我们是在证实大法,除恶救人。记得有一次,从监狱里很困难的传出来一句话:大法弟子在集体绝食。得讯后就想:到底是全体还是一个宿舍在集体绝食呢?有同修就主张说:我们修真,应当力求准确,把消息确实后才能上网。听着挺对,其实也不能做绝对了,因为报道存在着时机和时效的问题,有些迫害案例的曝光不能拖太长时间。

如何解决报道力求准确和报道的时效性之间的问题?首先我们大法弟子是真理的维护者,但大法弟子所说的并不代表就是真理,这个常人不一定能分清,而报道又是为了给常人看的,所以还是应该力求准确;其二,不能耽搁太久。我们大法弟子的主体目地是要及时的揭露出监狱里的迫害真相,告诉给世人在监狱里当前正发生着大法弟子为抗议迫害在集体绝食的消息,从而救人除恶,所以不能忽略时效性的问题。只要对掌握不准确的地方不写、或者在相应信息后标明“待确认”“待核实”等字样,编辑和读者就知道这是确认起来暂时有困难而不一定准确的信息了(比如年龄不确定的情况,可写成“年龄约35岁(待进一步确认)”);其三,迫害在继续,调查详尽的迫害真相往往有一定难度,其实即使是我们自己的遭遇就都能丝毫不差的说尽吗?揭露当地的材料涉及人广,又都在身边,所以当发现有错误时,如果不是很严重,就一定不能不计成本的销毁材料,更不能恶意的打击做材料的同修,要善待同修。比如象年龄、日期、罚款金额等等,只要不把自己不知道的、不确定的当成非常确定的内容来写,只要叙述的言辞不要太绝对了,应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其实看看自心,指责有错时是真的在为把这事做的更准确吗?有的时候受迫害的同修出于各种原因,不一定愿意把详细情况都说出来,这种情况下可以善意的去交流,但也不能强求,能做到什么成度就做到什么成度,尽量去做,但千万不要因为怕心而干扰别人做。做材料的同修也应该尽量全面考虑问题和同修们的状态而协调好,我想,为不受干扰的做好事情,有些同修的不足有时当避免直接撞击。素材其实多的很,总能恰到好处的用。

其实有许多现实的例子,就是在大力度揭露当地邪恶后,环境突然质的变好,而在做的过程中同样出现了现今我听到的故城的情况,有的问题简直都一模一样。所以去掉怕心、揭露邪恶就是在清除邪恶,师父让我们做的一定是最对的。有些相关的实权人物,表面上没参与,而事实也不一定如此,在他职权范围内他不点头也不一定会发生那些迫害,至少他也是渎职:默许邪恶的发生。如果有确实不合适的,那么我想协调的同修不妨将一些内容改动一下,素材其实很多,这样还能避免内部起矛盾被邪恶钻空子。

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去掉那些怕心,修正自己,多为别人着想,我想情况肯定会改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