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法活动的几点建议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此次我们大法弟子从世界各地赶到美国首府,進行了游行及请愿等活动。我有幸参与了这些活动,为同修们的伟大付出感动之余有几点建议,想在此提出来与大家交流。

首先谈一谈游行。记得过去大法弟子游行,只在《普度》、《济世》的音乐中默默的走着,场面庄严而肃穆。每次参与,都会不禁的感动落泪。人们也从大法弟子的游行中感到了大法的美好。自从开始退党游行,我们增加了呼口号,因为这是与常人一同参与的。可是现在的游行已经把大法和退党的游行合在一起了,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在这样的游行中喊口号呢?如果真的要喊口号,应该如何喊?喊些什么呢?

口号应该让人一听就明白,可是我们的一些口号实在是没有做到这一点。举个例子,我们的口号中有一句“No More CCP”。我相信很多同修在喊这句口号的时候,并不知道“CCP”是什么。那么路人会听的明白吗?我当时就注意到,喊“No More CCP”的时候,路人毫无反应,可是喊出“No Mor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很多人都猛的回过头来,他们听明白了。虽然很多同修英语不好,可是既然喊了,就一定得让人听明白。

同样的情况一样的出现在我们用的横幅中。许多横幅的意思是完全没有表达明白。举个例子吧,有这样一个横幅“Millions are dying,What are we waiting for”,看到了不禁奇怪,谁在死亡?我们在等什么?该做什么?如果是个路人,还没有了解一些具体事情的时候,他会看的懂吗?还有同修们辛辛苦苦的赶制了大量的横幅,却有不少错误,例如把Luo Gan(罗干)写成了“Luo Gen”,把“We want the truth”写成了“We want to truth”等等。

另外,由于三退人数在不断的增加,我们的很多横幅只是把数字改了一下,可是却没有真正的改好它,在游行中,在集会中,多次出现了数字掉了下来的现象,原因很简单,那数字是用透明胶带粘的,经不起风吹。

我理解时间紧,可是每次都出现这样的现象,每次都有用心不足、美中不足的感觉,真的希望能够有所改進。

再来谈谈请愿的部份。这次在华府的请愿可以说是很激烈的。口号不停,与邪恶找来的欢迎人群发生了一些抗争,双方用扩音喇叭互相的要压过对方。我看到欢迎人群中的一些喊口号的人,他们是处在一种很兴奋的状态中。我们喊的口号,他们根本就听不進去,他们就象在玩一场很兴奋的游戏,在游戏中要取得优势,想压倒对方。而我们自己呢?我当时是感到了自己的一颗争斗的心。

真正效果好的时候就是播放“九评”的时候,当时我站在路边打横幅,欢迎的人群站在了我们背后,故意往前挤,其中一个显然是中共邪恶的特务。他故意往前挤。站在他前面的是祖孙三代的三位同修,七十岁左右的老妈妈,三十多岁的女儿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弟子。小弟子被这个特务吓着了,抱着妈妈的腿坐在地上。当时大家都谴责这个特务,我也动了气,斥责这个特务的无耻,可是邪恶的特务颠倒黑白的说他是在躲避小朋友,说我们利用这么小的孩子做政治工具等等,你跟他说什么都没有用,越说他越来劲,越邪恶。旁边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甚至就邪恶的骂起了大法和师父。这时,一位同修对他正告:你就不怕报应吗?他居然没有顶嘴,静了下来。可见邪恶的特务是知道真相的,也是心虚的,尤其是怕报应的。

也有许多同修在对欢迎的人群讲真相,发九评。但是这些人在当时都不敢接也不敢听。情况在开始播放“九评”以后有了很明显的转变。双方都静了下来。许多人默默听着,面部的表情在变化着,我相信有很多人听進去了,在不同程度上了解了真相。我亲眼看到那个骂大法的四十多岁的男子安静的听着,手在微微的颤抖。

过后我思考了许久,也同一些同修交流。我们在白宫前请愿或是等待胡的到来时,我们的目地是什么?向胡展示我们的横幅,喊口号,要让他听到我们的声音,这些是我们的真正目地吗?大法弟子不论在哪儿都是做三件事,这种时刻很显然是讲真相的时候,其实胡是知道真相的,那么向谁讲?向路人,向警察,向被邪恶蒙蔽而来的欢迎人群讲。多好的机会啊!邪恶为我们找来了这么多可贵的中国人,我们平时不会有机会找到这么多的海外的中国人,现在邪恶为我们找来了!

从另一面讲,邪恶不就怕我们讲真相吗?那么它找来的中国人都了解了真相,它以后还敢找人来欢迎吗?我建议大法弟子就是默默的发正念,同时用喇叭播放“九评”。

这一次的后勤方面也有不足之处,例如,大法弟子从世界各地赶来,很多人是飞机一降落就直接赶到了集会或游行的现场。他们的行李没有得到适当的照顾。许多人按要求放在了草坪上,以为会有专人看管,结果呢?有不少人的行李在参加活动完回来就找不到了。如果丢失的行李里面有重要的文件,例如护照之类的,那么对学员的困扰是非常的大的。如果当地的学员能够准备一辆卡车,用来保管行李,那么对于外地来的学员真的是非常的有帮助。即使一时找不到行李,也可以在事后很快的找到。

19日到白宫和旅馆去打横幅,当地学员给了各地的协调人地址,然后,各地的学员就自己去找地方,找到地方后却又发现无法确定可以打横幅的具体地点和相关要求。如果有至少一位当地的学员可以带队去预定的地点并且协调相关的具体事宜,我们就可以更好的占好位置,而不用在欢迎的人群来了以后再调整位置。虽然当地学员很忙,可是当时只要两位学员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两个地点而已)。

集会和游行期间,我们可以发现,我们有非常多的摄影师和记者。不知他们是从哪儿来的,也没有任何的识别证件,尤其是采访两位苏家屯的证人时,这些记者们一拥而上,如果里面要夹杂一两个非常人物,我们可以说是无法识别和防范的。那么也等于是将两位证人置于危险之中了。建议今后的活动,我们的主办单位应该考虑如何处理好这个问题。

以上提的几点看法是我个人的认识,仅供同修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