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溪劳教所的邪悟者说起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自1999年7.20以来,本溪劳教所法制教育中心的恶警一直对大法弟子進行人身迫害,实行了蹲小号、抻床、加期等,有些大法弟子手脚致残,长期活动不便。更为甚者,他们对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长时间的洗脑,采用车轮战术。有些学员在邪恶场中,放松了正念,听从了旧势力的安排,被表面的伪善与谎言欺骗,一点一点陷進邪恶所设置的陷阱里。恶警根据需要,在大法里找他们需要的词句,歪曲大法的真义,使部份学员走向邪悟。恶警利用邪悟的学员又去欺骗新進来的学员,致使旧势力安排的那个邪恶的场没有了正念,还把邪悟的理当作是“修炼的升华,层次的提高”,这样一来,随着旧势力安排的路越滑越远。

在邪恶的洗脑中,邪悟者用大法的理断章取义的诱导你。大法的有些句段他们背的很熟,好象他们比谁明白的都多。强行诱使你符合他们需要的认识。特别是主任刘绍实(手机:13332159631),副主任郑涛、郭铁鹰,还有管教丁会波等,这些恶警有目地有计划的策划了一套洗脑方案。主要让邪悟者用所谓“以法破法”的方式進行疲劳战,只要新進来的学员一天不妥协,他们就一刻也不放松洗脑。有些正念强的学员时间长了仍不妥协,恶警就采取肉体迫害。有时恶警对坚定的学员久攻不下,有一招就是让大批“外帮教”進来轮番做洗脑。

本溪“6、10”有20多个“外帮教”,都是从各个教养所出来的邪悟骨干,已是本溪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他们积累了很多“以法破法”的歪理。本溪教养所几年来分批分期举办洗脑班有两千人左右,使一部份学员被迷惑了。这些帮凶还自欺欺人认为自己得了“真法”。

目前,有很多所谓转化了的学员回家后,很快明白过来从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但是也有相当数量的学员(指那些中毒较深的邪悟者),回家后仍然按着自己的邪路走,更有甚者还做周围大法弟子的洗脑,还有个别人主动跑到“法制教育中心”来做学员的洗脑。我所以要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有一定数量的邪悟者回家后,还是原来的状态,那就是不学法了,不炼功了,连“修炼”的说法都不要了,只在常人中所谓的“实修”,说是百年之后就“圆满”了,荒唐至极。

邪悟者认为,师父讲的法是真真假假,要邪着悟,不能按表面意思理解。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有“弟子问:师父说什么就信什么、不再更深的多想,这种状态对吗?”“师:神看一定会认为这人太好了,但我还是要他多看书多学法。”可见,师父是一步一步领着我们修炼的,大法弟子每一步怎么做,师父都讲的清清楚楚,非常明了,我们大法弟子只有照着做就可以了。邪悟者认为三件事不用做了,到社会中“实修”(实际上就是混同于常人,不把自己当修炼人)就可以了,还把“实修”说成是修炼的刚刚开始。师父说:“99年7.20以后和99年7.20以前,这两个阶段状态完全是不同的。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炼,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炼,就是这样,也提高不了,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2005年旧金山讲法》)邪悟者不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定要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而且还执迷不悟,我们不应该去救救他们吗?

邪悟者之所以转不过弯来,是因为他们已被旧势力控制了,自心生魔,现举几例:

1、邪悟者有一个借口,就是认为7.20的,有些事情参与了政治,特别是《九评》发表后,更认为是参与了政治。这些人只从表面上看,不从本质上看,不能站在法上看。细想大法和大法弟子有过什么政治图谋吗?没有。恶党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才反迫害。这么好的功法,我们大法弟子都从身体上和精神上亲自体悟了大法的神奇奥妙,不让学,不让炼,不是明明白白是邪恶势力在迫害吗?邪恶想迫害我们,要强词夺理,要扣帽子,耍手段,用党文化制造的谣言来吓唬人,恶党把“参与政治”当作一项杀手锏,难道我们连最起码的人权都不能维护吗?

2、有些邪悟者其实就是用人的观念看待修炼,也就是旧势力安排的毁灭道路,认为修炼只有以前人历来经历的那些形式,离开了那些形式就不是修炼了。大法里已经讲了,修炼的形式不计其数,师父也一再指出大法修炼是“大道无形”,是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全新的修炼形式,为什么一定要从历史上其它宗教的形式上看呢?

3、有人说,师父在《大圆满法》后面提到,学员要严格遵守各自国家的法律。众所周知,法轮功学员在7.20以前,人人都是遵守法律的模范,7.20后,我们也没有无理取闹,是恶党迫害我们,我们能不讲话吗?我们始终是按照“真、善、忍”去做的。中共在撒谎,在搞欺骗,在侵犯人权、信仰自由,在真正的违反宪法。我们把真相讲出来,不让人上当受骗就是违法吗?

4、还有的邪悟者说“白日飞升”是不可能的,迷不能破给人。他们认为只有符合常人社会的规律,一步一步去“实修”(当常人)。这些人就是离不开旧势力所画的圈子,迷恋过去的修炼形式,说穿了是不信师信法。师父说:“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得到的。(鼓掌)圆满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没修好的,我看哭也来不及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仅几例说明从劳教所回来的学员有各种不同的表现情况,很多是能够从新投入正法之中的。但是有些被毒害太深了,已经不能自拔的邪悟者,我们只要多去关心关心,有的还是能从法理中从新醒悟过来的。这些邪悟者很多当初能很早结缘了大法,他们中有很多可能来的层次也是较高的,拯救了他们,岂不是拯救了更多的众生吗?

个人所见,如有不对之处,请指正。

本溪教养所法制教育中心电话:0414—461897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