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正视色心、去掉它


【明慧网2006年4月3日】回首得法前,一直是泡在情中。看书只看文学书籍小说体裁的,从来不看理论书,最讨厌上政治课,好象永远都搞不懂书中那些空洞抽象的话。一生看过很多爱情故事,渐渐形成了所谓“爱情至上”的观念(现在才真的发现)。在少年青春时代,内心深处一直向往着永恒的爱情,希望能找到一个与我来自同一宇宙的、同一心灵世界的故人。并决心用一生等待,宁可玉碎,不能瓦全,喜欢古人的从一而终。我喜欢含蓄的爱,我一直深深的被古人说的那个“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话打动。也一直觉得自己在男女之情这个问题上,一直是抱定纯洁坚贞的观念的。因此,在若干年后,当我得法修炼后,当遇到了这么一个符合条件的对象时,同时又是一个同修,我们很自然的恋爱了,并确定了恋爱关系,双方亲人都知道。后来,因多种原因,又“很自然”的住在了一起,也没深想过有什么不好,也没觉得色和欲方面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最重要。我们双方早把对方视作自己此生中唯一的爱人,在被迫害的患难与共中一直有一种很强的象朋友知己般的信赖感、踏实感。但当时并没有办结婚证,客观条件是,因被迫害,不方便,正常情况下,我们是要去领结婚证的。

当有一天,当这种稀里糊涂,自欺欺人的不正确状态突然被同修发现时,可想而知,一下子引起了一个轩然大波。有同修说:还没领结婚证呢,就住在一起了,这不是开放性乱吗?自己当时一下子好象当头一棒,明确的知道未婚同居这件事是决对的做错了。但是又觉得很羞愧,内心深处,好象还有一丝说不清的委屈,不想公开在所有知道的同修面前承认错误,只对个别同修说了,承认了错误,但确实心里一直觉的错是肯定错了。后来,亲人竟主动帮我们办了结婚证,因为他们希望我们能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在外面生活也不至于太艰苦,否则他们不放心。因为这个变化,在同修间引起的轩然大波也就渐渐的不了了之的没了,至少表面上没多少表现了。

后来我们在一起就一直在做大法的事,一边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几年下来,在这方面也是越来越淡,好象没有什么色的问题,只是还有一点点拖泥带水的欲了,但感觉如果真的下决心,其实也不难去。就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前段时间,突然遇到一件事,听说有过去一位很熟的同修因被迫害,出卖了我们,说出我们很多个人信息,因此现在我也被邪恶列为所谓的重点了。听到消息时,只觉得有些突然。

很快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出来了,思想中就跟自己遇到的这件事联系起来了,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听到这个迫害的消息呢?一定是自己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漏洞,被旧势力抓住把柄了。师父法中讲“就是色,男女之间的不检点”,但是觉得我们现在也结婚了,而且觉得这几年来色欲的事也一直不是我们夫妻中最看重的东西,那个欲望发自内心越来越淡,不用控制,它都很淡很淡的,为什么现在还会遇到这件事呢?为什么会在这方面再次听到警钟?

想了很久很久。渐渐的从遥远的记忆中浮现出很多的片断,有些片断是以前就曾经注意与反思过的,有些片断是最新忆起的,并连成了一个较为系统的过程,贯穿我的一生,向我展示出我在男女之情这方面观念逐渐被污染和变异的过程。内心审视中发现,原来我竟然一直有很强的色心和变异观念啊!只是那种表现,以前我一直不认识。原来我自己这方面并不象自己想象中那样“纯洁坚贞”的。

记得修炼前的很长一段人生岁月中,一直对有特点、有性格,比较特别的异性容易产生好感。被异性称赞时有虚荣感。中学时暗恋上一男生,那男生给我的第一眼印象竟让我想到骨格清奇这个词。这不就是色心的表现吗?他如果没有出众的外形,我也会被深深的吸引住吗?多年后,当这段苦涩的单相思终于被岁月掩埋后,某一天,突然在公司门口看到一个阳光般的男孩,那一刹那,好象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叫玉树临风,并感到自惭形秽,还升起了平生第一丝对异性的妒忌!这不也是色心的表现吗?而且是强烈的色心的表现。命运就此上演了一场好似天作之合一见钟情的经典含蓄爱情故事,但结局却是天意弄人的阴差阳错。

再接下来的多年,情感世界一直处在静静的颓废中,再也没有恋爱了,但是,还是喜欢看爱情故事。后来有一段时间,竟迷上了街头小店的言情小说,以前我从来不看小摊小店里的书的。尤其喜欢看超越时空的爱恋那一类。原来,那时我在这方面已经受污染很深了,因为那些言情小说中个别地方几乎都有关于未婚而同居的事,因为书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是专一的,符合了自己的观念,所以,不知不觉中,附带的这些东西我也接受了。

那时候为了解开生命中的诸多迷茫,还有意的去找科幻小说看,以为外星人都是神一样的高级智慧慈悲生命。当我打听到一套听说很有名的科幻小说时,就去租书店借阅。这套书每本很厚,有十几本。当我看完其中的一部份时,已经头昏脑胀了,一是我觉得外星人不象神这一点让我深深失望,另外我也不喜欢书中主人公多角的恋爱与性,看书时,心里一直嘀咕,这不是色情吗?后来也没有继续看完。原来那时候,又装進了很多很多极坏的东西了。

如此等等,我的思想被污染了一次又一次,因为人就是个容器,看什么就是装進去什么……在岁月的流逝中,在人生的歧途中,就这样,不知不觉,一点一滴,我已经被这些色情的东西污染得太多太重了,色心一直很强大,但是我却没有觉察,还以为自己是执著专一的,还是暗暗的向往着人世间的所谓永恒的爱情这部份东西,只是越来越对此渺茫绝望了。

快到而立之年的时候,我走入了修炼。后来遇到一位同修,成了恋人。这跟以前的两次爱情都不同,第一次感到人生是踏实的,不必海誓山盟,是恋人更象挚友,从来没有感到恋爱原来可以这么平实与轻松的。接下来,好象很自然的,便发生了前面提到的一幕。现在回过头来看啊,原来那个“很自然”不就是以前一次一次被色情的东西污染了纯真的心所造成对这方面标准的麻木吗?还有,那个“还有一丝说不清的委曲”不就是自己拿更变异的标准来跟自己比,觉得自己虽然做错了,但还是专一的吗?原来潜意识中是觉得对象不专一行为才叫开放性乱,而没有把婚前行为当作不好。这些已经变异了但自己还觉得好的观念不也是色心的表现吗?

也想起多年以前听到的一则关于古人的故事。有一个闺中女子,因为被陌生男子拉了一下袖子,于是,奋而断臂,以维护自己的贞洁。记得当时听到这个故事时,自己的感想是:干嘛断臂呢?断袖就可以了。觉得很不理解。原来啊,从我人生很早很久的年代起,我这方面的思想就已经在变异了,原来人世的大洪流啊,现在世间已没有真正的神在这方面给人定的纯正标准了。原来走入修炼之后啊,虽然听到了师父有关的这方面的讲法,可是,因为这方面以前形成的强大的思想业力与身体装進的不好物质,真念已经被抑制了,而没有真正理解师父的讲法,因此竟犯这样的错。

我现在明白了,原来我的色心的表现基本上还不是以欲的方式表现的,而是在我这一生中,因为一直有对含蓄专一的爱情的向往,更倾向于柏拉图似的精神恋爱,因此,在修炼之后,我多次梦见好象在谈恋爱,也是这种含蓄的,好象很美好的,象初恋一样的感觉。原来呀,这就是我修炼中的色关哪!因为我这一生中,在男女之情上,执著最重的就是这个,可我却一直把只有脱了衣服的那种才看成是过色关。照这样看来,原来我修炼中几乎一直没有过去色关啊。因为以前每次做了谈恋爱的梦我都纳闷,觉得自己现实生活中,自从修炼后,根本没有去想其他的异性啊,和爱人之间也没想过要象常人那样卿卿我我、缠缠绵绵的生活,根本就没有当常人时那种恋爱的心态,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因此一直没有挖到根源。几年前犯错误后也一直反思过,但还是没有找到我历史上色心的根源与表现。

自己也是被非法劳教过的,很可能那个心也是促成自己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的一种因素。对于那个拖泥带水的欲与刚刚认识清的色心,是一定不能再纵容了,当弃则弃,当断则断。这个时候,我们在这方面还有漏的大法弟子,尤其是象我这类已经在这方面犯过错的,是不能不反思,不能再去掩盖这方面的执著了。既然旧势力、旧的宇宙把这个东西看得最重,那么如果我们这方面做不好,所造成的众生的被淘汰,其破坏力不就是后果最严重的一种吗?师父这次的讲法也提到这个严肃的问题。

目前的一点认识,文中法理不清与执著心表现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