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好处多


【明慧网2006年4月30日】“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

自从师父的经文发表以后,广大同修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这件事情上更加积极、尽心尽力,而且做的越来越好。通过大家的努力,使得很多世人被救度、恶毒的谎言被揭穿,邪恶的气焰被打了下去再也嚣张不起来了,广大民众越来越觉醒。特别是自“九评”发表以后,目前三退的人超过一千万。

从另一角度说,讲真相对促進我们自身修炼、去执著心,真正能在实践中得到熔炼、升华,有着很重要的作用。下面我把自己在实践中的一些亲身经历和感悟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互相促進。

一、先讲讲我在讲真相这件事情上的做法

1、规定出专门用以讲真相的时间,并要尽量做到

在面对面讲真相这件事情上,在原来环境尚未这么好的时候,我是以发资料为主,伴随小范围的个别讲解,很多时候还是警惕有余。随着正法行势的好转,我现在已经完全是面对面公开的在讲。

自2003年下半年以来,我一直都是在这样做着,现在更成熟。我把每天上午定为专门用来讲真相的固定时间,在无特殊情况下,每天上午都要出去较系统专注的去讲。这件事已经成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情,如果哪天放松了或没按时去做,心里就感到不自在、不是滋味,总象有负罪感。

当天气是很冷或较热时,心里刚冒出明天再去吧的想法时,立刻就会想到海外大法弟子在曼哈顿讲真相、证实法以及在零下20多度的寒冷天气下仍坚持在领馆前静坐的同修们,就不在考虑天冷和天热的问题,讲起来就忘了冷热。

现在在讲真相中,我不论在什么环境,只要有人的地方,只要方便就去讲。大街小巷、公交车、菜市场、各种商店、摊点、上下班、上下学的路上、走亲访友等等凡是有人的地方都面对面去讲。就是在等红绿灯时,我也要趁机拍开车门,给司机递上护身符和大法资料,并简要说上几句。有时见到慢开的车辆,就拦下他,递上真相和护身符,实践证明效果都很好。

在具体讲时,遇到公共场所人较多的地方,我就尽量多讲些,讲全面写、深透些。我发现世人对大法各方面的了解实在太少了,感到哪些方面都需要告诉他们,真是有说不尽的内容。所以经常只是针对一、两个人在讲,后来就越聚越多,成了一片人都围着听。讲完后发给他们材料都很喜欢要,有的还提出些不懂的问题。明白了真相的人竟提出要帮着发资料或问自己能帮着做些什么。每当看到他们觉醒后的表现时,我真是发自内心的为他们感到高兴。

2、除了固定时间讲外,同时也注重随时随地讲

除了每天坚持固定时间讲外,我也很注重随时随地讲。无论时间长短,尽量利用好一切机会,如从不放过每次出门的机会、等车的机会,哪怕出去买饭的机会,也要带上东西,以便碰上有缘人。

原来短时间出去办点事就只带护身符和真相材料,后来通过实践,我发现光盘和书等最好也带上。有几次遇到想要光盘和书的人,由于我没随身带而未能满足对方,很是遗憾。自此以后,我出去干什么,干脆就把自己每天装真相的书包都带着。这样一来效果就好多了。

有一次晚上我去买饭,某造纸厂的老板也在买,我借机给了他一份材料,没想到他又提出要光盘,由于当时没带,就使他错过了一次更全面了解真相的机会,当时正是“风雨天地行”大量传发之时。改变做法后,这些弊端就都弥补上了。举个例子说:一天我吃早点时,来了两个外地小伙子,摊主把冷面给他们端好放在一个桌子上,而他们又立刻端到我桌子上来。当时我心里就一动,于是立刻决定向他们讲真相。话题一拉开,了解到他们对大法真相有一定认识,也看过光盘,但对“九评”、“三退”的事一点不知。他们说他们那里炼功的人很少,打压以后就更少,好多人都不知道“九评”的事。

通过讲解,他们明白了,当时就同意退出团和队,还接了“九评”光盘和真相材料,非常感激的说:“今天碰上您太好了,要不我们怎么能知道这件事。”还一再嘱咐我千万给他们办三退。如果这次不带着这些东西就又很被动,虽然他们也能退,但却不能通过他们用这些东西再去传给他们的亲朋好友。也就是说,讲真相的经验是一点点积累的,只要去做就会越做越好。

3、讲真相前的准备工作

我的一贯做法是:对每期下来的所有材料等都象教师备课一样那样去准备。自己先把所有内容都看过来,包括光盘,有的要反复看几遍,掌握和熟记内容,再结合正法形势对照思考,以便讲时更全面。然后進行安排,哪类先发、先讲,哪类适合什么样的人看,再将材料按类分好,这样讲时取材时方便又准确。一般对副刊之类的我多是发给文化较高的人。

当材料用完了新的还没下来时我就以讲故事的形式凭记忆去讲,一般内容我都记住了。这样做虽然会花些时间,但对我们本身也是受益非浅。我认为大法的真相材料内容都很好,既全面又丰富,都跟修炼有密切关系,对了解正法進程是最直接的教材,看完后我们自己会先受益的,对我们充实讲真相知识能起到重要的作用。对每期材料我都爱不释手,每期总想留一份。每当看到有人扔掉或撕坏时,心里真是不好受,捡起来清理干净能发出去的再发出去,对不能发出去的就拿回家烧掉。所以当我发放材料时,发现有人不太情愿要时,我就不给他,有时就又要回来。不浪费一张资料,而且我几乎都是讲完再给他们材料。

二、面对面讲真相的好处

1、面对面讲比光发资料的好处多

因为有人虽然接了资料,但他不一定看。做买卖的他说没时间,文化低的说看不懂,有人对材料不想看,有的不知珍惜。就是愿意看的人,先给他讲明白了再去看材料效果会更好。特别是对“九评”内容的更是如此。

回想在2005年大年初二“九评”发表时间不长,对于“觉醒”之类的材料,当时在人们的头脑中是很陌生的,要不去给他们讲,打开这个局面,很多人都不会理解,还可能产生误会,认为是在搞政治或反对某某党等等。

举个例子:某天中午集市快散集的时候,我把一张“觉醒”材料给了一个正要回家的赶集男子(象个工作人员),他接过去看都没看拿在手里推车子就走。我怕耽误他回家,就不想对他讲了,但看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很不放心。于是赶紧追上去,告诉他这是一个新内容,他立刻停了下来,不再忙于走,一直听我讲了半个小时。后来知道这正是他心里渴望知道的东西。最后他明白了,然后气愤的对我说:“共产党比谁都坏,再没有比共产党坑人的了。一点理不讲,早该消灭它。我现在就跟共产党打官司呢。好几个月了,不管打输打赢,我也要跟它较量较量,非要出这口气。”然后他把材料很在意的装兜里了。

他走后一卖菜的同修对我说:“你如果不给他讲,他不会明白原委的。给材料也不一定明白这么快,这样他对材料也会重视的。”

2、面对面讲真相,可以解决人们头脑中一些疑难、疑惑和对大法误解的问题

比如什么是追查国际?尽管材料中有,但人们还是不十分清楚。还有谁审的了江泽民?什么时候能审?有的人说,外国人没权利管中国的事;还有的说:“谁能给我拿出5万块钱供我孩子上大学我就信,要不听完了孩子上学没钱咋办?”还有的说:“谁知道神在哪?哪里有神?”还有极特殊的,他怀疑一切,否定一切,对真相方面的各种东西一概不接、不看,说什么那些东西不都是你们搞出来的吗。还有的问:“你们能升天吗?”甚至有的人还提出更刁钻的问题。以上这些情况虽然是个别的,如不帮他们把思想上的问题解决开,一是会造成混乱,二是通过他胡说,给大法会造成负面影响。当然,无论我们怎样努力也还是有救不了的,但我们还是要本着尽量多救度。

以上这些问题,如果我们大法弟子本身还认识不清,不懂,就很难面对,更不用说能救众生了。如果我们对法理清晰,心里有数,再本着师父关于讲真相不讲高的讲法去做,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但要真的做的很好,也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确实是一项复杂而又艰巨的任务。

想要做好,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要认真学法,不但对师父所有的一切讲法要好好学,尤其对如何讲真相方面的法必须反复学,用心学,真正领会内涵,而且还得从思想中真正重视这项使命,才会做好的,这不仅是如何解答人们提出的疑问,很多其它因素也在里面。如邪恶干扰、假相考验、被人举报、突然被恶警遇到等各种情况。这时如果不能真正在法上认识,还存有怕心,就很难处理好。

3、面对面讲真相有时会遇到直接“考验”和假相干扰,如果能正确面对就能震慑和解体邪恶,变坏事为好事,从而救度世人

我曾经把一个真相小册子给了一个小伙子,想对他讲真相救度他。当他接过一看是法轮功的事一下子就来火了,大吼道:“你还炼?你怎么还炼?”这时从后面急匆匆的走过来一个人,急切的对我说:“你怎么跟他讲,他是警察,快走吧。”我听了之后心里一动没动,很镇静的说:“如果他不是警察,我就走了,我还有事,他真是警察,那我就耽误会儿和他说两句。我还炼有什么不好,一身的病都没了,××党能把我的病拿掉吗?再说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呀,越是警察越应该明白真相。其实警察是上当的,受江××欺骗最深的,不明白过来,将来是危险的,信不信由你,江××都被起诉了。”结果警察一句话没再说小册子也收下了,也许他得救了。

每当我面对较多众人讲真相,讲的时间比较长时,便会有好心人提醒我注意安全,还不时的为我观风。看到他们这样关心和渴望听真相的心情,我反倒忘记了自己,更加全神贯注的为他们讲下去。

通过不断的经常这样讲,使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自己和老百姓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好多人和我都成了老熟人,经常打招呼。买东西时,6角一斤,向我要5角。问他为啥?他们说:我认识您,您是好人。当然,我们是不会占人家便宜的。写这段小插曲的意思就是想告诉大家,由于我们面对面讲真相才使世人对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事更快的了解到是好事、正事,他们才知道我们是好人。

在面对面讲真相时,我也遇到过较大的和一般的干扰与不利的情况,但最终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只是有惊无险,一般的干扰比如有当场就打手机举报我,但他打不通。有的刚离开他就掏手机边打边盯着我的去向,在我不注意时有的乘机去扒我的兜儿,要查有什么东西,被我发现后,严正指责了他的行为,最后这人不自然的走开了。

比较严重的也有一些,现举例说说:我老家在天津市的一个村庄,村子很大,但没有一个炼功人,我心里惦记他们。去过几次,总觉得一个人做的太少。又一次去了,就多带些材料、光盘等。在做的时候由于带着情,认为是本村人都认识,在安全方面有些疏忽,面对面的发和讲。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安插在该村的眼线给举报了,据说举报一人给上千元。当地派出所马上就来人纠查此事,后来一直汇报到上边的一些有关部门,牵扯的面还很大。

当时我并不知道会搞成这样。家里人知道后,马上找到了我,说明事情的严重性,让我别再出去了,就呆在家里。我听了后,还有些不相信,但想到真要是这种情况,东西还有一半没发呢,很不甘心。怎么办?心里总盘算着这件事。当我转身進屋时,家里人正在看电视,我的眼光刚一转到屏幕上,两行鲜红的大字出现在我眼前:你要把它当回事就是事,你要不当回事,他就不是事。可其他人都象没看见这些字似的。我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告诉我应如何对待这件事。心里真的感到了师父对弟子无时无刻不在关怀呵护。如果不是师父的呵护,真的很难过去每一关每一难。

为不让亲人为我担忧和给他们找麻烦,我决定第二天回自己的家来。当时心里根本没想自己会如何,只是一直在盘算着如何将剩下的资料发出去。这时家里人已在限制我出去,后来通过冥思苦想,终于在第二天临走前找到个借口,让一个晚辈和我一起出去,用很快的时间将绝大部份东西发出,剩下一点在路上的公交车上随讲随发了。这时我才甘心。

后来直到我再次遭绑架,他们在审问时,我才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举动这么大。但我用一句“我不想说”就打发了他们,他们也就不了了之。从这件事我也真的感受到了师父的诗文《洪吟(二)•师徒恩》中所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深刻含义。但从这件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教训,那就是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不能忽视安全意识和被情所动。任何事情都要站在法的基点上,要为法着想和负责。

又如:在一次去京的公交车上,我给同排座的一个临县干部讲真相。他把资料、护身符都收起来了,唯独光盘公开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结果我们的谈话和这一切情况被售票员看到了,那时也是比较邪恶时期。每个公交车上设有便衣,这辆车没有,但让乘务人员兼管。售票员一下冲过来要我下车。问她为啥,她说警察有指示,在车上谈论法轮功的要轰下车,并要报告他们,一切东西都要交给警察。

我虽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但心里没有一丝怕。心里只想任何情况都不能打破我在车上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计划。于是就对乘务员说:你先听听我们说些什么,再办不迟。这时我很理智的结合文化大革命的事继续讲。可司机这时也发觉了,马上将车刹住,把身子歪过来绷着脸问:发生了什么事?这光盘是咋回事?就在这时,我的同排座那人又重复的说了句:这光盘不错呢,紫光格的、开发区的。他其实说的是指开发区制的白盘而非指内容。可司机却当成了是录的开发区的事,自语一句:噢,开发区的。随后把身子直过去开起车继续往前跑。

当时我的心里真的没有要出事的概念,所以险情一下就平息了。但售票员仍在监视我们,站在跟前不动。后来我把话题转向她,说了几句别的,她精神上放松了就恢复了正常状态。

这时一位五十岁左右的阿姨要下车了,她走到我身边悄悄说:你讲的真好,我听明白了。我快速给了她一个护身符和一份材料。她下车后还在与我招手致意。当和我同排座的人下车后,我又挪动了两次座位,对另外两个人讲了真相,他们接受了我给的光盘、材料等。什么事都没再发生。

通过这次车上讲真相能化险为夷,使我深深的体悟到了,表面上是我们在做事,而真正能走过这样危险的关和难,实质上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在帮我们过关。离开师父寸步难行。师父的慈悲无处不有,师父的呵护无时不在。要的就是我们一颗在法上的心。你只要在法上,一切师父都能为你做,邪恶它就钻不了空子。

4、面对面讲真相能直接捍卫大法,展现大法的威严

下面举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2004年秋天,我从外地回家,那次车上的人特别多,挤得满满的。当时我身上带着几十张光盘和一些真相材料,正酝酿着如何在车上讲真相和发不发资料的问题,这时有四个警察上来了,都挤在了我座位的周围,我心里一亮:向他们讲真相。

我正考虑如何切入话题的时候,只见有个人要下车,其中一个警察马上就坐在了那个空位上。看后我心里立刻闪了一下:这个警察怎么这么不客气呀,这么多人都站着呢?没想到这正是我要利用切入的话题,于是半开玩笑的说:哟,警察还知道累呀,你们的身体不是金钢铁打的吗?那警察回答说:今天从早晨5点钟起来,还没站住脚呢,太累了。我说:累是累,但比起你们最累的时候我说不算累。前几年大抓法轮功那会儿,你们才真累呢,那时你们真是没日没夜的,连饭都顾不上吃,过年都不能休息。

我停了会儿看他们没有反应,接着说:可是你们忙了半天都错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没干过一件坏事,你们没完没了的抓他干啥?这时我一看车上人都在听,就放大些声音说:法轮功是冤枉的,警察也是上当受骗的……

我一连讲了几个方面的内容。这时一个警察才开口说道:大妈,你看这一车人恐怕没有一个和你是一样观点的。他意在制止我不要再说了。我对他说:你怎么知道?老百姓心里最有数,谁对谁错清楚得很,只是他们不敢明说罢了;一旦说了,真要象法轮功那样迫害,他们拉家带口怎么活呀?也只有法轮功敢说真话。因为他们修的就是“真善忍“。江××无故打压这么多好人难道说说不行吗……

这时车上有人替我担心了,不知从哪出来一个声音提醒说:注意点,后边有便衣。我说:警察都在这呢,还说啥便衣呀!我又接着讲真相。这时一个比较年轻的男子问:你们炼法轮功的,都跟你一样能说吗?我说:不是我能说,这都是实事、实话,明摆着哪,谁被冤枉了还不会往外倒哇,你要在其中同样如此。

说到这儿我想:今天说的不少了,几乎把主要的都说了,就想停一下。

没料到突然有两个人跳出来了,不干了。一个是我同排坐右边的男子,一个是我前排的他的女人。两人都五十左右岁了。那个男的大叫道,而且越说越来气,脸气的通红,两腮一鼓一鼓的。这时,那女人也按捺不住了,开口就大骂,简直不堪入耳,真是耸人听闻。随后就对着我:你有本事上天安门去,在这逞什么能耐……这都应该枪毙。她连骂带气,头上都出了汗,比那男的脸还红。车上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住了,包括警察在内,整个车厢无一个言声。好象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明显是因为我今天讲的内容比较多,也尖锐些,另外空间的邪恶受不了了,急眼了,它要利用这两个对大法有抵触情绪的人起来破坏大法,干扰和破坏我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件事。让我今天的事白做不说,看我如何收场。虽然大家都感到很惊讶,但我听了以后根本没被它们带动,心态依然很平衡,因为这种情况我经过的多了,只是没有这次这么邪。再一点,我知道无论它再怎么猖獗,也闹不出圈去,因为邪不压正。他们提的那些歪理咋回事,都在我心里装着呢。但是面对邪魔这样肆无忌惮的破坏大法、谩骂师父决不容忍,大法是有威严的。这事既然让我遇上了,那我就要坚决的除掉他们背后的那些邪恶,让他们解体灭绝。维护大法理所当然,也当之无愧,但决不是和这两个人斗,尽管是从人这方面来对它。用法理、用事实、用证据足以战胜它。

想到这,我顿感信心倍增,感到了有股强大的后盾在支撑我,加强我。自信完全有能力挽回这个局面。

我严肃地面对他,质问道:你敢对你所说的话负责任吗?能拿出证据来吗?说我师父跑美国去了,是你看见的,还是他亲自告诉你是跑的?你又怎么知道我师父不敢回来?谁告诉你的?你怎么敢断信不敢回来?你对这些问题能拿出证据、事实、敢负责任吗?你能吗?他不答。我说:你那一套也只不过是从电视上江××的造谣中听到的,是站不住脚的。你要想明白这些问题还得我告诉你。我师父走时中国还没打压呢,还让随便炼呢,等走一年多以后才开始迫害的,这是有据可查的。再有师父走是国家给开的正式移民证,也就是绿卡,是合法走的。如果没有合法手续,美国能随便让入境吗?美国人比你傻呀?说师父为啥要到国外去,因为要普度众生,所有的人都要度。我们中国从92年开始,师父传法已经好几年了,大家功也会炼了,书也有了,也会修了,所以去国外其它民族传法了。我们师父要不去别的国家怎么会炼呢?啥事不能凭空胡说,得有事实根据才能服人,江××说的站的住脚吗?它为什么被起诉你知道吗?再有关于我们师父不敢回来的问题,大家都蒙在鼓里。事实上江××太怕师父回来了,一旦回来,它们造的那些遥就露馅了,真相就会大白,它就得负责任,它负得了吗?我可以把师父写给中央的一封信及一篇叫《我的一点感想》文章中的内容给大家概述一下,你们看看我们师父是怎么说的……我说的这些你们要不信,下车你们可以跟我走,我可以拿出证据给你看,我看你真是上了江××的当了,一点分析能力都没有,它说啥你就信啥,还为它呐喊,这不太傻了吗,我希望你快点醒悟,否则将来会危险的。

全车的人都一声不响的听的挺带劲,包括警察在内。这时我把话题转向那个人:你不是要我去天安门吗?你要想看,现在就下车,咱们一块去,我给你买票怎么样。去不去?

这时他俩谁都不作声了。但那男的还想辩解什么,就是说不出来,只是干张嘴就是说不出话来。这时我严正的说:我就不明白,你们一没炼过法轮功,法轮功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也不知道。二是法轮功也没惹着你们,没伤害你们,你们怎么就那么仇恨法轮功?这是出自你们本意还是受电视谎言的蒙蔽上的当?我告诉你们,无论什么原因造成的,凡是打压、仇恨法轮功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因为炼法轮功的人都在做好人,连警察都知道这一点,希望你们赶快转变思想。

最后那男的好不容易想出一句话来,而且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是炼法轮功的,你知道怎么盘腿吗?我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他是为了打圆场还是自己找台阶下。反正这时他俩那不可一世的气焰已没有了。警察提醒我:该歇会了,看别坐过站。我说没关系,坐过了再坐回来,大家明白真相重要。

这时那俩口子该下车了,当他站起来时,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希望你赶快清醒,这样下去真是危险。他一边走一边连说:“是、是,回家炼去。”

过了一会儿警察下车了。又过了一会我也要下车了。车上的人都说:别下去,还没听够呢。我说:没关系,下次我把书带来给大家念念,看看书中是怎么写的。就这样大伙目送我下了车。

回首这次讲真相,感到真是痛快。虽然遇上了两个攻击大法的人,但我把坏事变为好事,不但清理了一些邪恶因素,使全车的人反倒都多了解了很多真相,也为大法和师父澄清了谣言;虽然车上有警察,但从始至终却好象无能为力,被抑制了一样,光听我说,而且一切顺利。可见这一路行程之中师父一直在慈悲的呵护着。从这件事上也提示我们在讲真中也会遇到要维护大法的情况,只要我们能放下自我,真心护卫大法,师父就会保护我们,邪恶就回自灭,大法的威严就会展现。

5、通过面对面讲真相,使得广大民众更快更深入的了解了大法和大法弟子,从而使大法和大法弟子受到一致好评。

由于我们不断的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做讲真相这件事,我们与百姓的接触时间多了、长了就会给他们一个对我们的行为深刻了解的机会和过程。所以他们越来越清楚了我们所做的事真正是为了他们好,大法弟子确实处处在做好人。这里绝非指我个人如何。我是把我在老百姓中听到的呼声写出来。如有的人说:炼功人不占便宜,多找钱了会给送回去,现在除了炼法轮功的哪有这样的人呢?!

原来有人认为我们每天讲真相、发资料是在为了挣钱,把我们当成了社会上那些发小报的人了,并说无利不起早,后来通过我们对他们讲真相,我们是在做好事,为了老百姓从江氏集团的谎言蒙蔽中解脱出来,将来能有个美好的未来才这样做的,不是为了挣钱,也没人给钱,相反还把自己省吃俭用的钱拿出来用来做资料,又通过他们的亲身体会确实如此,所以他们才说我们是好人。

我遇到过这样一个农民,我给他护身符他非常高兴,当时就装在了最里边的衣服口袋里。并告诉我说:法轮功确实好,我有亲身体会,炼法轮功的人不干坏事这是肯定的。其实他们(恶警)是真正的不地道。我们村有四个炼功人被抓了,这帮玩意就对其中两家人说:你们每家拿出一万元就放人,这两家各自拿出一万元就真的把人放了。然后他们又去另外两家说各拿一万元就放人。这两家说什么也不拿,让他们瞧着办,结果过了两天也给放了出来。从这件事我全明白了,法轮功根本没有罪也没有错,只是他们胡来。要是真有错,出钱就行吗?那没出钱的两人为什么也放了呢?从这件事上我全明白了,法轮功做的事都对。

还有一个修自行车的人说:咱先不管法轮功如何,就说人家炼法轮功的他们的心咋那么齐,该干啥就都干啥。别人谁也做不到,就是江××每人发200块钱,让大伙跟他走,大伙都不会跟它走的。

一个工艺品商店的老板娘敬佩的说:炼法轮功的人真是了不起,这么打压,这么多年一点不动摇,该咋办咋办,就是坚决,真让人佩服。

还有的说:我们村谁谁原来对婆婆特别不好,炼功后对婆婆可好了,大伙都夸。

方方面面的例子太多了,不再例举。现在是越来越多的人都觉腥了,不但认可我们炼功人,而且都在卫护、支持我们,很多人能为我们通风报信,有的人为我们担心,有的人怕我们吃亏,从各方面为我们着想。这些方面我都遇到过。

两会期间,一个开出租车的司机遇到我后马上告诉我:这几天注意点,听说中央要抓法轮功,千万防着点。一个卖菜的老大爷接过材料后说:我当着你的面不看,等你走后或回家去再看,省得被它们看见,你吃亏。还有的人在我讲真相时,他也帮着说,还劝人家“三退”。我有时买东西发现没带钱,卖主都敢让我拿走,他说他知道我不会坑他。

以上这些都是较一般的情况。从另一侧面讲,我们通过面对面讲真相,真成了老百姓可信任的人。了解到老百姓对恶党有多么的恨,简直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们说出的话真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还有的把多年隐藏的秘密告诉了我们,也有的和我商量某事该如何办。有一个中年男子曾这样对待“三退”――我对神佛还不太相信,但对某某党是恨透了,只要别叫我姓“共”,写我姓什么都行。这都是通过我们讲真相才使广大民众尽快坚定了脱离恶党的决心。

最后一个问题,谈谈面对面讲真相会促使我们加紧学法,更好的转变观念,反过来又能更好的指导我们讲好真相,互补互促的关系问题

以我的自身经历来说吧,自《九评》发表以后,师父在《不是搞政治》这篇经文中说:“为了不叫在党文化中搞昏了的世人误解,我告诉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讲真象中不参与“九评”。但是,正法形势進展很快,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情况也在变化。近来中共造谣宣传又在鼓噪“自焚”等谣言、散发假“九评”,加深毒害世人,这给讲清真象、救度世人進一步造成障碍。为了叫世人了解恶党的本性和其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叫世人了解“九评”就成了必要的。”

就是说由原来不参与到现在讲“九评”的事,把“九评”内容直接揭示给世人并帮他们理解。当我看了这段法后,思想上一下子犯了难。心想,作为大法弟子当然是很理解这件事的,但常人他可能不理解,会转不过弯子。明天突然去说这件事,他们一定会说我们参与政治,从而对大法造成误会。但这件事又必须得面对,这是正法形势的要求,我没理由不做好。怎么办?感到困惑和为难。

那天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使劲想也想不出办法来。这时师父的《排除干扰》这篇文章中“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出现在脑海中。于是我就不睡了,坐起来开始学法。把师父近期发表的有关讲法,特别是与“九评”有关的讲法,各种预言参考和“九评”的内容,反反复复学了几遍;结合了正法形势应该如何去讲的问题边学边思考着,其中通过静心学习师父的《再转轮》、《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这些经文,实质的东西才明白了。

这一静心学法可起到了重大的作用。犯愁的根源一下找到了,原来认为的难和所谓的不好办,根本不在常人那里,就是自己的问题。自己对这方面的法理还没彻底弄通,没彻底理解,处于模糊不清的状况。再一个是自己人的观念障碍着一切,用自己人的观念去想象常人会如何如何,用自己的观念先把常人给定住了。如果不是静心学法,一味的在人的观念中打转会越想越没路。师父不是告诉我们(不是原话):世上的一切事都在围着大法转吗。如果我们真的把法理完全理解透了,明白了为什么现在要讲“九评”,要让人“三退”,然后就可以直接堂堂正正的向世人去讲。因为这是救人,这是救度被欺骗的恶党成员的关键一步。根子上的问题解决了,头脑也清醒了,也感到讲真相的内容丰富充实了。细想想,那不是很自然的事嘛!

在“九评”没问世时,邪党不是也说我们有政治目地吗!原因不在“九评”,是邪党本性决定的它要造谣。这方面一定要弄明白。要说有些难,那也不过就是万事开头难罢了。只要我们能按师父教导的去做,加上自己有一颗急切救人的心,什么阻碍也挡不住。相对来讲,有了“九评”反倒对我们讲真相提供了有利的依据。所以在我出去讲“三退”的时候几天就突破了“难”的局面,常人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同修们,以上仅是我个人面对面讲真相的一些经历和体会,其实不止这些。我想大家的经历、体悟会更多。我们要互相交流、切磋,互相精進,共同做好师父要求的讲真相救众生的这件神圣大任,尽量多讲、多救,在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里,一定要利用好,不负恩师的慈悲苦度与希望。

由于层次所限,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