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集会抗议中共活体摘取器官(图)


【明慧网2006年4月30日】2006年4月29日中午,美国大费城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在费城自由钟广场集会,抗议正在中国发生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三位医生先后发言,谴责在中共迫害政策下中国医生活体摘取器官的非人道行为。一位曾任纽约上州记者的美国人告诉媒体,来自中共的信息是不可信的。


杰夫逊医院医生杨景端主持集会

曾在报社工作过的记者费尔-任德尔发言


世界文化中心杂志采访

KYW电台采访


费城CN8电视台采访

天普大学网站记者采访

集会由杰夫逊大学医院杨景端医生主持,他感谢所有来参加集会、支持正义和良知的人们,感谢前来报导的媒体。在阳光下,现场扮演医生、护士血淋淋的活体摘取肝脏手术和中共恶警以此谋利的演示,引来很多行人驻足关注。

在费城工作的克瑞丝陀(Crystal)医生在发言中说:“在美国做所有的手术都要征得病人的许可,并且病人要表明为什么同意,还必须是精神、头脑正常的人签字才有效,包括抽血都得得到病人的同意。作为医生,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则。而在中国没有这些。”她在她所在的医院征集了36位医生的签名,谴责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暴行,呼吁美国让中国允许独立调查人员到中国所有劳教所进行调查。


扮演活体肝脏摘除手术

行人了解真相

行人签名支持反迫害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数据,从1991到1998年间,全中国只有78例肝移植手术,然而从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这个数字迅速增加。1999年肝移植118例,2000年254例,2001年484例,2002年996例,到2003年增加到3000多例!

克瑞丝陀说:“这简直是天文数字,我告诉我们医院医生在中国器官移植中心做肾脏移植只需等一个月,他们都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呢?这在美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供体来源非常困难,很多人为了等肾脏,往往要做好几年的肾透析。这表明自1999年以来全中国的器官供应明显增多。”

她还用肝移植作例子,“因为一个人要是把肝脏切除,是绝对活不了的。不象肾脏,切除一个还可以活。”她说,要得到新鲜肝脏,通常只有从车祸死亡、脑死亡的供体得到。肝脏只有一个,取下来人就死了,肾脏还可以通过家属捐献得到。中国的传统中没有捐献器官一说,都认为身体是父母给的,死后也要保持全尸,很少有人捐献器官。“这几年器官移植成倍成倍的增加,不得不令人困惑:这些器官从哪里来?”克瑞丝陀医生问道。

克瑞丝陀提醒人们重温纽伦堡规范(Nuremberg Code)。60年前,在纳粹时代,23个德国医生和工作人员因在活人身上做试验被审判,其中7个被判死刑,9个被判15-20年徒刑。为了阻止这种事情再发生,纽伦堡规范规定医生不准在活人身上做试验。克瑞丝陀医生在发言最后引用了16世纪著名诗人约翰•冬讷(John Donne) 的诗“丧钟为谁而鸣”,“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减少,作为人类的一员,我与生灵共老。丧钟在为谁敲,它正为你哀悼。”

曾在纽约上州报社做过记者工作的费尔-任德尔先生说:“世上所有的人们,我请大家记住:中共采用的手段是屠杀、欺骗、酷刑、强奸和掠夺。它能被信任吗?所以大家听到或看到来自中共的信息时,请再三问一问你自己:我们能相信中共吗?屠杀必须被制止。”

躺在手术台上扮演了一小时被摘除器官的方明女士说:“太残忍了,中共要遭天杀的!虽然是扮演,但我感到刀就在我身上,能感受到剧烈的疼痛,手脚都在剧烈的反抗。这已经越过了人类道德最低的底线了。我们要让世上所有人都明白,法轮功受到长达七年的迫害,我们不能让迫害再继续下去了。”

路过这里的观众吃惊的看着眼前“摘取肝脏”的一幕。一位叫凯希的女士说:“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非常非常让人伤心。我刚刚知道,这么残酷的事媒体怎么不报导?”

在看了展示的器官摘除手术后,斯密斯先生说:“把活人杀死、把健康的活人这样杀死,太可怕了!为了钱,做这种事,太恐怖、太荒谬了!我对中国政府不制止这种活体摘取器官感到非常气愤。”

罗娜-米勒女士在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签名本上签完名后说:“我觉得这种事太残忍了!一年前我参观了费城戴氏家族举办的真迹画展,当我进到有关法轮功被迫害的画展室时,我被(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惊呆了!从此我对法轮功很熟悉。以后再什么活动请告诉我,我愿意义务帮忙。”

另一位路过的行人玛丽女士说:“这是我所知道的纳粹以来最坏的人,看起来跟纳粹是一样的兽行,毫无人性可言。”

宾州大学生物伦理研究中心主任、生物伦理系阿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因为宾大一个十年庆祝活动不能前来,他特别回信指出,“从道德上看,中国现在的器官摘取行为是令人怀疑的。看来他们没有‘捐赠者’在明确知情的状况下的书面许可。那些从互联网上搜寻的人,发现‘捐赠’的尸体随要随到,这表明谋杀和处决是获取器官的方式。”卡普兰教授还说,“国际性的器官交易必须立即停止。这是对人权的蔑视,也促成了人体器官不可靠的来源。”

在胡访美前,包括宾州四位美国国会众议员在内的81名国会议员联名签署了给布什总统的信函,要求布什向胡锦涛提出允许到中国的劳教所进行全面的调查。众议员科特•威尔顿(Curt Weldon)的亚洲事务助理叶夫金尼-本得斯基(Yevgeny Bendersky)表示:“这么多人在劳教所被活体摘取器官,一定要让国际社会调查。中国(中共)的人权纪录很差,我们一直在关注。”


家族曾被纳粹屠杀的俄国犹太人前来抗议中共纳粹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