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杏桃被白马垅劳教所害死 家人决心讨公道(图)

【明慧网2006年4月4日】(明慧记者李静菲报导)自从2002年5月,39岁的女大法弟子陈杏桃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受尽残酷迫害,含冤离开人世,四年来,她的丈夫李跃进四处奔走,他说,“一定要为妻子讨回公道,法办劳教所执法犯法的恶警及相关领导的刑事责任,决不放弃。法轮功没有错!做一个好人没有错!”


陈杏桃受迫害前照片

陈杏桃拄着拐杖在家乡向世人揭露迫害真相


迫害时被电棍烫得满身水泡,后变成黑色,两个月后留下的疤痕

骶骨烂出一个大洞

* 多次遭抄家、勒索、关押

李跃进说,他的妻子陈杏桃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心做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

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99 年7月24日,湖南岳阳县杨林乡政府方青龙等人闯入李跃进家,强行抄走价值1000元左右的录像机、录音机,以及法轮大法书籍。

2000年4月陈杏桃被抓进拘留所,搜走现金500元后又被转送到看守所。陈杏桃被看守所副所长谢泽华打得鼻青脸肿,并加戴脚镣手铐一个星期,家人被逼交1500元后才放人。

2000年11月陈杏桃再次被非法关押 23天,12月14日家人又被勒索了1000元才放人。

2001年1月陈杏桃正在家里准备过年,乡政府方青龙等人以办“洗脑班”为名又将她抓进拘留所,于1月31日被送到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判一年半劳教。

* 陈杏桃被逼跳楼 劳教所造假惑众

李跃进说,陈杏桃被关进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后,劳教所恶警用暴力强迫她“转化”,拳打脚踢、电棍手铐,经常连睡觉也用手铐铐上。

2001年3月24日,劳教所管教人员把陈杏桃叫到办公室,她一进门,三名恶警就如狼似虎的把她仰推到墙壁上,用电棍把她手心烫得黢黑,将她打得遍体鳞伤,全身满是火泡。他们还不罢休,又把她伏按在地上用电棍打她脚心,这样电了她几个小时,陈杏桃的全身被烫得面目全非。

在劳教所恶警的迫害下,陈杏桃被迫于4月1日晨从二楼跳下。劳教所的领导知道后,不但极力隐瞒真相,还制造假口供,强逼她签字,又千方百计制造假相,拍摄假录像,用谎言来迷惑和欺骗群众。

* 白马垅劳教所无视人命

陈杏桃受伤后,脊椎骨折断,做了开刀手术,刀口有七寸多长,缝了十四针。手术后她下身瘫痪,没有知觉,大小便失禁。

李跃进说,白马垅劳教所恶警毫无人性的还将她铐在床上。最恶毒的是女恶警朱荣,她用手铐将陈杏桃双手铐在床边之后重打陈杏桃的耳光,又用牙膏涂在她眼、耳、鼻、嘴等处,使她泪流满面,难受的无法动弹,还不给她吃喝,毫无人性的对待这样一名严重的急救病人。

2001年4月9日,白马垅劳教所赵所长来医院威胁李跃进说:“在医院治死的,我们不负责任,警棒打人伤皮不伤骨。”

5月10日劳教所伊所长到医院对陈杏桃的家人说:“现在不要用药了,可以回家了。”

李跃进说,陈杏桃此时全身瘫痪,没有知觉,大小便失禁,两腿开始萎缩干枯,这完全是劳教所把人的性命不当一回事。

5月12日,劳教所管理科方科长威胁陈杏桃的家人说:“你们现在不领回家,今天过了这个村,明天就没那个店,以后想回家也没有机会了。”

方科长连续打了几个电话给李跃进的父亲,用强硬的口气威胁、恐吓他这位六十多岁没有文化的老人。

李跃进说,“我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文化,在他们的威逼下,就签了字。”

白马垅劳教所当即把陈杏桃送到岳阳市政府,市政府负责人见陈杏桃伤势严重,也不接受,双方互相推脱四个多小时。劳教所又强逼李跃进的父亲签字,并给了现金2000元了事。

* 陈杏桃含冤离开人世

陈杏桃回家后,6月15日伤口尾椎处溃烂,从内烂到外,伤口足有一个拳头大,还掉了两块尾骨,大小便流红,坐卧不得。

李跃进请求乡政法书记陈季红,要他看一下后向上级政府汇报实况,但无一领导上门。

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李跃进只得找省高级人民法院,法院说:“没有刑事责任的找公安厅。”公安厅又推省劳教局,劳教局又推白马垅劳教所,没有一领导接受和解决。

李跃进只好带陈杏桃搭车去岳阳二医院检查,但医院以陈杏桃炼法轮功为由拒绝检查。

2002年4月29日陈杏桃病情恶化,全身化脓。在这样的一再拖延医治下,陈杏桃于2002年5月27日早8点去世。

陈杏桃的家属请求乡政府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帮助解决一下陈的后事,但乡政府不但没有一点安慰,人大的兰天禧还行凶打人。

* 一家三口被迫害致死

李跃进说,“自从1999年7月以来,我的父母、妻子相继被迫害致死。政府三、五天来抄家抓人,我母亲难以忍受威胁、恐吓,于99年8月10日去世。我妻子陈杏桃被迫害致死以后,我父亲看到家庭被迫害成这个样子,伤心气愤,于2002年12月23日去世。”

李跃进说,“我们家乡有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炼功人危害国家,危害社会。相反却看到政府机构对人民群众造成的种种灾难,家破人亡,受害的人不可计数,这是为什么啊?”

* 李跃进决心为妻子讨回公道

李跃进和陈杏桃育有四个女儿,其中两个女儿还在读书。李跃进的妻子和父母去世后,一家的生活重担都落在了李跃进一个人身上。

李跃进说,“自从陈杏桃被迫害致死以后,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为她讨回公道。我的妻子没有犯罪!”

当邪恶之徒对李跃进说,“你只要说这一切都是法轮功的错,我们就承担一切费用。”

李跃进回答:“法轮功没有错!做一个好人没有错!”

2004年7月12日,李跃进对白马垅劳教所提出起诉。要求依法惩办劳教所执法犯法、侵犯人权的警察的刑事责任及相关领导的刑事责任,并依法责令被告赔偿因故意伤害致伤、致死的一切费用和孩子的抚养费用。

李跃进说,我要问各级政府领导,各界人士,善良的人们,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领导和地方政府的领导的爱心何在?人权何在?人道何在?各级政府领导的公道何在?我要讨回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4/陈杏桃被白马垅劳教所害死-家人决心讨公道(图)-124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