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盘锦及其它各地大法弟子自觉抵制集资和骗钱行为


【明慧网2006年4月4日】大陆盘锦地区,在2005年的上半年开始就有一部份人理智不清的在搞集资活动。

从明慧网上同修发表的关于抵制集资活动的文章看,盘锦地区的乱法集资活动在一少部份同修中一直在活动。并有外地同修直接接触到了当地在搞集资的同修,当面指出了这种做法的错误,写文章上明慧建议当地同修抵制此种行为,同时提醒其他地区的同修。听当地同修讲:这种行为在当地一出现就遭到抵制和严正指出。当地同修对发生此错误行为的同修進行切磋,耐心说服。但是,有些人仍在继续搞,还有人跟着跑。

他们由刚开始的在同修中较公开的搞,变为被指出后秘密的再继续做,动员其他学员拿钱的说辞也在变:去年上半年搞的两次是说什么师父在讲法中说要“造卫星”、“大纪元、新唐人有需要赞助的公告”,北京、大连以及其他地区也有都在搞的,还说编出什么“这些事师父不能明说、明慧不能公开说”,并说“国外和常人都在做,我们更应该做,现在的钱下一步没有用,不能留给以后,现在不花白瞎了,应该现在积功德,这是功德无量的事,可以积大功德,加快弥补损失,”等等。甚至在常人中也搞这种宣传,搞集资。

当地同修直接指正后,虽然退回了一部份钱,但大部份钱不知去向。有的当地同修甚至不要退回的钱,非得向国外捐不可。当地同修甚至曾通过访问明慧交流此事,以希望达到更有效的制止这种乱法行为,当他们听说后,又说什么明慧也经常出错的云云,不惜诋毁明慧来为自己辩解。甚至后来盘锦发生了2005年8月3日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恶绑架劫持、几个资料点同时被破坏的事件后,他们这部份人反而更认为他们的集资行为没错。公开说什么:某某是因为有漏、反对我们集资被抓了。甚至露出幸灾乐祸的不理智的变异神态,等等等等。

故而,他们在其他同修紧急营救被绑架关押迫害的同修的时候,除了在同修中散布:同修被抓是被抓同修有漏、制止他们集资不对,利用常人的法律手段营救没用,中共对大法弟子从来不讲法律,你怎么做他们也照样被判刑等说法外,又继续较隐密的在部份学员中搞起了集资,不过动员的话语有点变动。甚至把大法弟子被邪恶劫持迫害的事例也当成了说服动员其他学员集资的内容!

特别是去年年底频繁的又在本地区搞集资活动。还让那些被动员过的学员极力替他们保密,特别对反对他们这么做的大法弟子更是保密。说这是个人行为。因当地同修制止时曾说过:大纪元、新唐人面对常人的做法没错,你个人的行为也不能说错,但集资肯定是错的这样的话。这在修炼人中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引起的争论也较大。甚至影响到了常人社会。有的学员认为:不应该、也没权指责其他同修如何做;也有的当地同修对那几个同修的被反复劝说不听的固执做法觉得无可奈何。但大部份同修认为:应该从不给其市场着手抵制,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去争论,不能因此干扰了大法弟子证实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让那些同修自己慢慢的再想想。有的同修甚至为那些同修的不理智而心痛流泪。同修焦虑、忧心的说:他们这样可怎么办好啊?正法進程都到现在了,多不容易啊,这不毁了吗?

最近,又听说盘锦地区还是那几个人又在积极的搞集资。他们又在以:“师父讲了要造卫星。大纪元等资金紧张、以前的资金都给出去了,大纪元等收到了。什么大连来了个大学生他是师父身边来的,他天目看到了:师父让集资造卫星等等。”虽然,跟他们走的学员越来越少了,但还是有不清醒的人跟着走。据说有的学员开始拿一千元钱还嫌少不要,说是心不诚不行,直到后来拿走了两万多元钱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当劝说其他同修没达目地,被指出这是集资行为时就说,我们觉得关系不错,都挺好的,才告诉你的,我们这是个人行为。有的在动员其他同修被质疑并说我们与某某一些同修交流认为你们的做法不对时,竟以“某某同修修的不好、有漏、不能听信”挡过去。说什么悟到多少得到多少,似乎他们悟的高、应听他们的等等。盘锦当地的不少同修对那几个热衷在大法弟子中,甚至在大法弟子的家人亲属(常人)中搞集资并且劝说不听的人,有点泄气和麻木了。畏难心较大,有的无可奈何的为之泪。

我们一些同修对此事進行了進一步的交流。在此,我们想谈一谈我们的看法。不对的地方请同修能慈悲指正。

首先,盘锦地区乃至大陆的一些地区的同修整体有漏,静心学法不够,对师父的法理认识不清,遇事向内找的不够或没向内找,被邪恶钻了放任了的空子。该事件在一些同修中造成很大干扰,加大了邪恶从经济上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实际上是不自觉的承认了旧势力,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纵容了邪恶,做出了事与愿违的天大的错事!作为大法弟子既不能听任这样的事情继续发展,也不能对有过错一时处在迷中的同修抛弃不管的。他们也是师父的弟子呀,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啊!

慈悲伟大的师父不轻易的放弃一个学员,我们有什么资格对出错的学员妄下判断呢?即便是心里的念头也是也不行啊。我们善心够不够?说话的语气祥和、善意、平和吗?我们向内找了吗?我们有没有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没去?是不是我们自己修的不精進?是不是我们以前有过错给同修造成了影响?如:不管在什么理由下,我们是不是也曾不自觉的有过变相集资倾向的行为?是不是也曾让同修被动的为资料点拿过钱?等等。邪恶不就是想方设法的在正法中、在大法弟子的整体上制造间隔,企图左右正法、毁掉大法弟子、毁掉众生吗?我们的一思一念一动,如果符合了旧势力、旧宇宙的理,那不就走了旧势力的路,默认、承认了旧势力了吗?哪还谈的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包括旧势力的本身?!“放弃同修”的想法的本身不同样也是上了旧势力的当吗?正法洪势到了今天,邪恶因素越来越少的时候出现这么大的干扰能是偶然的吗?除了邪恶最后的疯狂,是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执著心促成了某些地区或某些方面的迫害加重,甚至是出现了全国性的一轮轮疯狂加重迫害?!一定要修好自己,在正念清除一切邪恶的同时不忘向内找啊。我们作为修炼人不向内找自己的执著,怎么去执著,怎么修上去啊?

再是,想对参与搞集资的学员交流认识,希望能在法理上共同提高。

禁止在学员中集资的问题,我们伟大的师尊早就在讲法中多次讲过,这是大法原则问题,必须严肃对待。特别是2005年以来,对这个问题讲的次数更频繁,特别讲到了中国大陆的特殊情况。明慧编辑部也多次发出通知,严禁在学员中進行集资活动。如2004年9月28日明慧编辑部关于禁止在学员中集资的通知。师父从来没有讲过要在学员中搞集资的法。在讲法中,师父在讲到传《九评》是为了更進一步的讲清真相、解体邪恶的法理时,在讲到中共封锁消息并扩展到国外去,搞经济迫害时,是提到了“卫星”的事,但师父只是在举例子。我们体悟:师父只是在讲在邪恶的破坏中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艰难。师父在利用已经发生的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建立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威德,并清除宇宙垃圾。大法弟子必须具有巨大的威德!如果没有经济迫害,造个卫星放到天上多省事,全球都能看到,效果多好!就用不着大法弟子不顾生命危险去讲真相了。那些曾发誓来到世间发大财,在大法遭到经济迫害时出力的迷中的人,现在不迷糊多好啊,要是迫害不发生就更好了!是不是?我们是不是没静下心来系统的学好法啊?带着自己的执著心抓住自己喜欢做的事,断章取义的理解了师父的讲法的内容?仅就师父提到“卫星”字眼的讲法内容,师父在提到“卫星”之前的话呢?之后的话呢?同修提的问题是什么?当地同修与各地都在积极的背法、抄法,你也在做吗?做的怎样呢?我们仔细想过我们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吗?

关于明慧网,师父早就告诉我们原则大方向问题看明慧,师父的经文、讲法内容都是通过明慧发表的。网上同修谈的修炼体会那是个体对法理的认识,有时也是修炼中普遍的问题的讨论交流,正法修炼中,可以有自己的不同看法和做事方法,大道无形嘛。但不能偏离法,这是原则问题。至于说网上有个别时候登出的消息与实际有一定的偏差的问题,这有多方面原因。首先是邪恶对迫害消息的封锁和故意放假消息,致使消息有一定偏差。当然也有提供情况的同修的责任,这需要改進。多向内找啊,同修。这种情况的出现是不是邪恶的迫害和干扰造成的?而且这也影响不到明慧整体的大方向。如果站在对方的角度问:你指责我们做的不足我们承认,但你们有做了什么?

是啊,有的修炼人自己不做好自己该做的三件事,把精力用到在证实法中可能存在不足的大法弟子身上,在旁边指手划脚的。我们在修炼中有多少时候不是在不知觉中扮演了这样的角色?起到了邪恶想起而又起不到的作用?不自觉的干扰了大法弟子证实法、做好三件事?成了邪恶的帮凶?

修的有漏的同修就不能指出他看到的其他同修的问题吗?师父不是讲过这个法了吗?这不是旧宇宙中变异了的观念吗?对与错还分是谁提的吗?众神看这样的事现在还在大法弟子中出现,是挺可悲可笑的。师父会多痛心啊!邪恶为达到了它们的目地,可能正在那欢呼雀跃呢。

另外,修炼是没有捷径的,只看人心。那种以所谓出钱积功德的说法,只是在佛教中的变异的谤佛谤法的乱法有为行为。师父多次讲过大法修炼是不讲师徒情的,“情”是我们要修去的执著,我们是在严肃的修佛,不存在常人变异观念的走后门。这不是在谤佛谤法吗?弥补过失能是这样的弥补吗?这不越补越增大过失吗?这不是在败坏法吗?常人中的滑头行为在大法修炼中是决对不能取的、不能要的。

同修啊,关于有同修天目看到了什么的问题,师父在《转法轮》中以及其他讲法中都反复讲过。我们为什么,不但自己遇上这种情况还动心,并且还热衷的去传播。这不是不理智吗?师父讲的就是这同一部法,怎么可能给所谓身边的人开小灶和单独下指示呢?我们不能说同修在故意犯错,可能都是好心不清醒的干了坏事。关于中共流氓特务对大法的种种卑鄙破坏的罪恶行径,在网上已经多次曝光。特别2005年以来,曝光的更多,也更详细。英、美的情报部门也证实了中共对法轮功的特务活动。它们混入大法弟子中,或挑拨离间的挑起内部矛盾,干扰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或直接对证实法讲真相進行秘密破坏;或搞什么征集签名活动,以达到收集掌握大法弟子的情况、诱捕大法弟子的罪恶目地;或在大法弟子中搞集资,既搞敛财,又从经济上迫害大法弟子,同时也使不稳定的学员人心浮动,破坏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或在明慧网上故意发出假消息,干扰视听;或故意恶意恶言攻击明慧网,搅浑水,以达到在学员中引起混乱,对明慧产生疑心的罪恶目地;或者它们利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以表面的积极掩盖其真正的罪恶勾当。

同修啊,我们、甚至那个“大学生”是不是在被特务牵着鼻子走呢?或者他本身就是问题呢?我们是否冷静的理性的想过呢?这些行为符合大法吗?

更严重的是:曲解师父的话,或把自己的想法当作法的话,打着大法的幌子在干着破坏大法的事。用“是师父告诉的”、“谁谁天目看到的”等等,去迷惑学法不深的学员,甚至用师父针对某个问题的一句或半句话,断章取义的来为自己的另一个错误辩解,极力掩盖自己的执著。我们某些同修由于强烈的为私为我的怕心,至今没有或没有完全走出来;也有的邪悟走了弯路,不把心思用在赶快爬起来真正的去弥补损失,而是趴着不想起来。但又知大法好从心里不想放弃,然而,想修炼又不想付出。一手抓住大法不放,一手抓住常人的东西不放。往往就不知不觉的采用常人变异的滑头观念及其派生出的方法去行事。自觉不自觉的在走旧势力毁灭众生的路上而不自知,反而自以为得意!还有的同修本人或其他同修认为:我或他在以前或某些方面做的很好,其他方面也不会有问题。于是听不進同修批评,或不允许其他人批评。甚至明知错了,也还是为了面子而明知故犯!我们是在修炼啊,不是在治气啊,人心不去是修炼吗?宇宙众生一员的大法弟子你不在宇宙大法其中吗?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学会愉快的接受批评啊。遇有批评就不耐烦或跳起来,甚至变本加厉的继续犯错,这能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所为吗?神佛是不会这样对待不同意见的。

那种认为因为同修有漏就承认邪恶迫害的观念是要不得的。任何邪恶及一切旧势力都不配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即便是大法弟子真的有漏也不允许它们迫害,不能成为迫害的理由。遍布中国大陆的至少有36处之多的邪恶的苏家屯集中营式的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超过纳粹集中营的迫害,几年来一直秘密发生并正在几乎公开发生,在江、罗的亲自指挥下,目前正在紧急加快对大法弟子的群体灭绝的杀人灭口销毁罪证的行动,与我们相当一部份大法弟子的麻木和不自觉认可迫害能没有关系吗?我们任何同修都应该想一想啊。我们在营救被关押迫害的同修过程中做了多少?尽了多少心?为什么我们在不自觉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上做糊涂事时往往那么积极?而应做好的“三件事”却做不太好呢?我们把整个心思都用在了真正的正法修炼上了吗?

同修啊,清醒理智起来吧。我们时刻都应“以法为师”,勇猛精進,不能以人为榜样;要学法不要学人、模仿人啊!大法弟子各有自己的修炼道路要走。让我们在法上共同提高,互相促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