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沙洋范家台黑窝

【明慧网2006年4月4日】

一、范家台监狱的黑暗历史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是中共恶党残害中国人民的众多黑窝之一。在沙洋的监狱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打死的马良(监狱),饿死的黄土坡(监狱),最黑的还是范家台(监狱)。

范家台监狱怎么个黑法?这得从中共邪党的杀人历史说起。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时候,那儿还都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五十年代初时,一群国民党战俘被共产邪党押着路过那里,走不动了,也不肯走了。共产邪党便让战俘在那里搭帐篷开荒地。那时他们画水沟内侧为牢。机关枪架在水沟旁。那时共产邪党对国民党战俘动辄架机关枪对着扫射一杀几十个人在它们眼中根本算不了什么。他们靠杀人搞恐怖维持着劳改队(监狱)的秩序,维持着所谓的稳定。

1983年,全国“严打”开始,共产邪党为制造恐怖四处抓人杀人。多少无辜的生命被冤杀,冤判。仅沙洋十几个监狱便囚禁了上十万“犯人”,号称“十万大军”。晚上睡觉时,屋檐下,床底下睡的都是人,由于“犯人”太多,警察根本管不过来,就由犯人们自己在里面斗打,谁最凶狠,谁就当牢头,警察也扶持他。因此在监狱中便形成了一种恐怖的相互斗狠的氛围。而那些牢头与警察则一天到晚琢磨着怎么“整人”,怎么样把环境变成一个恐怖的环境,使犯人成为驯服的工具。那时一般的犯人根本不谈吃饱,早上从披着星光出工,晚上带着月光回监号。只想着当天或第二天怎样少挨些打就心满意足了,就谢天谢地了。而范家台监狱的牢头们则一天天积累着整人的经验。

1989年六四屠杀后,许多请愿的大学生被判刑关进监狱,无论他们在监狱里怎么勤劳、超产,都没给他们减一天刑。

1997年,从武汉军山监狱调往范家台去的一批犯人,因为不愿在三伏天的中午在烈日下吃饭,而被武警架上枪围住,监狱中所有的男警察都背上一根粗大的棍子进去打人,有人目击当场打倒了六人被抬出去了。

2002年3月,肖天波(现在在四监区任监区长,曾主导迫害大法弟子)管生产,常将生产住务定的很高,完成不了任务的犯人往往挨打、挨罚,由于内在的、外在的压力太大,一名犯人在后来上吊自杀。监区里却用放一天假吃一天肉来封大家的嘴。

2002年下半年。二监区四分监区(老八队)一犯人叫肝疼。医务人员不给送医院,后来只给了一片去痛片。第二天早上就断了气了,身体都凉了硬了。监区里一边把他用担架抬出去,一边装模作样给他打吊针,其中一人用手将输液葡萄糖瓶子高高的举着,还有一个人在前边正对着他们摄像往医院里送。后来对外宣称:某某某肝癌发作,因抢救无效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这正是邪党演戏造价的一贯做法。

在监狱系统内部,监狱长与监区长相互勾结,监区长与各干警狼狈为奸,监区长与各干警们又与下面的犯人牢头狱霸沆瀣一气,互相利用,积累下了一套套的摧残人的方法,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成。

范家台监狱就这样虐杀着中国人,积累着虐杀人的邪恶经验。

二、范家台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1999年恶党全面迫害大法后,范家台监狱把恶党历史上积累下的、并反复训练过的各种毒招变本加厉的用在迫害大法弟子身上。有多少人承受不了通宵达旦夜以继日不停的折磨与迫害而放弃了修炼,放弃了自己最基本的东西。

后来,迫于世界媒体和社会上各方面的压力,它们的邪恶迫害手段变得更加隐蔽、狡猾。

2004年七、八月份,四监区恶警肖天波将一姓成的法轮功学员拖到窑里面,6个人轮番毒打至身上青上加紫,惨不忍睹。另一姓陈的法轮功学员曾被搞到干警的寝室,监区长和犯人一起动手打的他满脸鲜血……还有暗地里摧残大法弟子刘清水,余刚海等等等等。但这只是冰山一角。

再看吃的。饭时常是生的,带泥巴。里面常有沙子,石子。那菜就更不用说:老的,黄的,烂的,带虫的什么样的都有。那菜里的油啊,大多犯人一闻着就想吐,没有放辣子但又麻又辣,别人都私下里说是“地沟油”。

每当上面来“检查工作”时,它们故意搞一些假动作,把那些平时喜欢说真话的特别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赶紧藏起来,怕他们在这检查工作时出来讲真话(意味着“转化”失败)。这就掩盖得了它们的邪恶暴行吗?

这些把戏对于共产邪党来说太平常了,这其实不过沧海一粟,中共邪党向来拿人命不算事,中共邪党一向撒谎欺骗愚弄老百姓,真是假、恶、斗、暴、骗……。十恶俱全,已是罪不容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