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五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2006年3月,14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明慧网数据显示,自99年7.20中共和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已有2855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由于中共和江氏集团在近7年的灭绝性迫害法轮功运动中,一方面大面积残杀法轮功修炼人,一方面严密封锁迫害真相,目前在明慧网上公布的通过民间渠道证实被迫害致死案例,仅仅是冰山一角。近日曝光的沈阳苏家屯等等中共秘密集中营黑幕,揭示了中共不仅非法关押了数目庞大的法轮功学员,而且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牟取血腥暴利后,就地焚尸灭迹。其残暴和罪恶比纳粹有过之而无不及。

3月份证实的14个案例中,7人被迫害致死于2006年的1至3月,其中3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2006年3月。据初步统计,至少有30位大陆法轮功学员在2006年1至3月期间被迫害致死。

14个案例分布在大陆8个省份:湖北省、四川省各3人;黑龙江省、吉林省各2人;河北省、山东省、湖南省和江苏省各1人。女性法轮功学员有8位,占57%;55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有6位,占43%,其中有4位是年逾七十的古稀老人。

古稀老人惨遭酷刑和毒药摧残 含冤离世

* 王增仁,男,77岁,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杨家镇高斗村人,四川省机械化施工公司一处退休职工。王增仁以前患有严重的冠心病、糖尿病、直肠癌,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转法轮》中“真、善、忍”的法理和师父教人重德向善做好人、时时事事为别人着想,两年内所有疾病不治而愈,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1999年7.20后,王增仁因告诉人们法轮大法使他身心受益的真相,竟三次被非法拘留,数次非法抄家,非法扣发了两年工资合计三万两千元。期间,旌阳区杨家派出所所长向华明和恶警林德喜,及高斗村治保主任余云寿等人直接参与了绑架、非法拘留、抄家、打砸,还把王增仁的老伴田兴琼一起绑架到派出所不准睡觉,喂蚊子。

2002年8月23日王增仁因参加92人的集体炼功,又被绑架。同年9月25日上午杨家派出所所长向华明派人将王增仁劫持到德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9个月后,再非法劳改二年。据王增仁生前所述:“8月4日上午两人叫我到大门卫生所,其中一名狱警崔××叫我背靠窗户站立,可是马上又叫我俯在窗台上,不知用的什么药在我头上擦了几下,我就突然昏迷了。”王增仁后保外就医,于2006年1月29日含冤离世。

* 祁来兴,男,72岁,吉林省蛟河市大法弟子,原来身体不好,96年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都不治而愈了。

99年10月2日祁来兴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蒙冤上访,因此几次被非法抄家,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罚款数千元,后被非法判劳教2年。在非法关押期间,从早晨6点,老人被恶警逼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至晚上22点,不让睡觉,一打盹,就被用针扎身体敏感区。室内没有暖气,加上饥饿,老人多次昏迷,后又被逼睡在厕所小便池外,躺在污臭的水泥地上,还不让盖被子。祁来兴老人遭恶警刑讯逼供,在烈日下曝晒、暴雨中猛淋,直至昏死过去;就这样恶警还不罢休,用木条狠抽,用木棍猛戳胸部,致使老人全身伤痕累累,多处瘀血、下肢麻木。祁来兴在长期毫无人性的肉体和精神迫害下,于2006年2月28日含冤离开人世。

退休教师朱大凤被警察暴殴致死 女儿鸣冤遭下岗威胁

朱大凤,女,60岁,武汉市武昌区退休教师。朱大凤的丈夫在湖北省公安厅工作,女儿、女婿在派出所工作,还有一个女儿在监狱工作。朱大凤一直秉着良知善念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用自己省吃俭用的收入给亲朋好友、同事寄真相资料。

2003年3月5日,湖北省公安厅10号楼出现两条真相条幅,当日大法弟子朱大凤和另一名老年女大法弟子被警察非法劫持,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月,后又送洗脑班迫害一个月,遭受强制洗脑等残酷迫害。

2006年3月1日10点钟左右,朱大凤被武昌区610人员、中南派出所及居委会、小区保安,从家中绑架。朱大凤不配合邪恶的绑架,在被劫持的路上就被打昏死,被直接送到了武警医院抢救。朱大凤腰部以下直至大腿全部青的,血压一会正常,一会紊乱。住了5天医院后,不法人员通知家属说人不行了,然后就强行把朱大凤遗体送殡仪馆火化。朱大凤的小女儿(也是警察)提出要为母亲讨回公道,当局竟以下岗相威胁。

朱银芳因不“转化” 被恶警张小芳指使犯人活活打死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恶警张小芳是中共“全国十佳青年”。她的谬论是:不打人骂人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转化不彻底。她对法轮功学员罚站、蹲、不准洗澡、刷牙、洗手;指使吸毒犯用烟头烧不“转化”的法轮功女学员的乳头,打耳光,扭、掐;指使犯人用臭袜子塞大法学员的口,不准学员解手,让学员拉在床上或身上,强迫学员把棉衣脱下来擦地上的尿,在学员吃饭时吐口水在饭里。

法轮功学员朱银芳,女,50多岁,被非法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里,因坚持不“转化”,被张小芳指使犯人在澡堂暴打,在胸上、肚上用皮鞋踢踩,惨叫声撕心裂肺,活活被打死。

2003年4月26日上午9点多钟,张小芳指使吸毒犯庄小玲、陈凌燕等把已被折磨成骨瘦如柴的成都大法弟子朱银芳从外面带进七中队三楼强行灌药,药落进了气管发出呕吐不出来的声音;11点多钟吸毒犯陈凌燕、庄小玲等4人又强行将朱银芳从三楼拖到底楼,在值班干警潘蓉纵容下,两个犯人双脚站在朱银芳的两个膝盖上使劲踩后,又将朱银芳拖到七中队澡堂里把门关起暴殴,只听到朱银芳断断续续的惨叫声叫了一中午。

青年教师吴殿辉被迫害致死 孩子不满6岁

吴殿辉,男,34岁,江苏省常州师范(常州工学院)教师。吴殿辉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及公安警察关入精神病医院、结核病医院迫害,在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6年2月11日含冤离世,


常州青年教师吴殿辉被迫害致死 孩子不满6岁

吴殿辉,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生前任职于常州师范。1999年10月30日,吴殿辉和妻子在天安门广场休息时被抓,在警车上遭到毒打,回到常州后被非法关进洗脑班迫害10天。吴殿辉被常州市公安局文保处姚政委罚站了三天三夜。之后,常州师范违背人才引进协议,强制夫妻俩从事体力劳动,并收回了本来答应给他们10万元补贴准备买下的房子。

2000年4月初,吴殿辉和妻子依法进京上访,被常州市公安局拘留,释放后,常州师范伙同市教委人事处撬门入室,非法剥夺了他们在校外租房的权利。

2001年5月1日,吴殿辉从上海探望导师以及同学后返回,在回家的路上被当地公安秘密绑架,十多天后家属才收到一份劳教通知书,吴殿辉被非法劳教2年。当时吴殿辉儿子才8个月,

吴殿辉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在那里,吴殿辉受到多种方式的折磨,包括用电棍电,连续一星期甚至更长时间不让睡觉,被恶警唆使的劳教人员毒打,关小号、野蛮灌食……

2003年元旦解教,由于在劳教所身体、心灵受到严重摧残,吴殿辉回家后身体一直不好,而且越来越消瘦,医院检查出是肺结核,曾2次住院治疗,于2006年2月11日含冤离世,身后留下不满6岁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

*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及其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5/124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