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兽印 实现梦想

【明慧网2006年4月6日】

  • 抹去兽印 实现梦想

  • “三退”得福

  • 恶党末日看绝望

  • 抹去兽印 实现梦想

    我妻妹的丈夫在政府上班,做文件收发、传阅等事务性工作,一天忙碌不停,节假日不休息,周末也闲不着,刚结婚因工作太忙连孩子也不能要。为了离开这个繁重的岗位,家人送红包、找人说情、请客、送礼等常人的手段都用上了,钱也花了,人也找了,就是走不了。没办法,全家人在一起也是唉声叹气,没办法,只能等机会了。

    我和妻子几次劝他们夫妇二人“三退”,妹夫本人用“无界浏览”看了《九评共产党》,也知道了真相,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夫妇二人办理了“三退”。一个月之后,妹夫的工作调动了,夫妇俩兴奋异常。问他们最近为工作的事找人了吗?他们都摇头说“没有”。于是我告诉他们:“三退也有福报,看,抹去邪恶的兽印,实现了心中的梦想。”妹夫自己也说:“是啊,这回好了,没有事了,可以传宗接代做爸爸了。”


    “三退”得福

    湘南某县一个小镇上一家五口,男主人老陈曾当过13年村支书。2005年,老陈在朋友(大法弟子)家听了大法真相,立即宣布退出共产邪党,并要了真相资料和《九评》,此后大法护身符时刻带在身上。

    2006年农历新年期间,老陈在外打工的二儿一女都回家过年,大年初二全家人便来到朋友(大法弟子)家拜年,并要朋友帮全家人声明“三退”。

    正月下旬,老陈家建的一幢五层楼房主体即将竣工,其连襟到他家拜年并参观建房工程,不慎从第五层楼顶掉下来,却毫发未损,众人无不称奇。老陈明白,是“三退”为他家带来的福份。


    恶党末日看绝望

    今偶与几位朋友闲聊,听到她们亲身经历的几件小事,可见恶党末日下的绝望心态及世人对恶党的厌恶至极。

    一天广东深圳市福田区景田某公司来了两位内地来应聘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对招聘单位说,本来他们学校是可以帮助找工作的,但前提是必须先“自愿”申请加入中共,两位学生很反感,“一气之下,我们就到深圳找工作来了”。

    安徽合肥市某初中一年级男生新近入了团,家长闻之不快,问“是谁叫你入团的?”答曰:“是老师。班组长都必须入团。否则就不让当班干部……只要交五块钱就行了。”

    一朋友的丈夫是知名专家,中共前党员,已通过大纪元退党。最近专家有点烦,原来中共恶党的人民日报社为给恶党脸上贴金,频向专家催稿,硬要将专家的“先进事迹”和专业成果收入其所谓“大型文献《党魂》”中。专家不予理会。恶党喉舌苦求不到,于是从开始说要收费,到改说免费出版并奉送云云。专家对太太说:“魂都没了,还党魂!我才不管什么稿不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