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记忆


【明慧网2006年4月6日】师父在成都办法轮功学习班的情况,有同修已写过回忆文章。这里我仅写下我个人的所见,算作对其他同修回忆的一个补充吧。

1994年5月29日,我们来到成都牛王庙,在紫东正街内,得知师父将在成都办班。当时只知道师父是办气功班,不知道师父是在传佛法。平时我工作很忙,每年从头忙到尾,恰巧那段时间不知怎么就有空了,有幸参加了师父亲自传法传功的九天班。真是缘份啊!

第二堂课时,我看到师父的身上发出光芒四射的佛光,直径约有三米多,中间是密度极大极高能量物质,透明的,外边是一圈彩虹那样的光圈,再外面是放出的彩色佛光,极其漂亮、纯正。接着,看见师父座位两边,每一边都坐有4--5个觉者,然后是一边站着一个很高大的觉者,背后还站着一排,全是由金色的光构成的觉者形像;师父前边坐着4个人,这四个人比较小一些,戴着帽子。

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位女同修,30多岁,我看见她头的周围有一圈红色的光,约一尺五六左右,边上发出红色毫光,就象画上那些大菩萨发出的那种光的形象,只不过画上画的是蓝色或白色的,而这位女同修发出的红光。她的女儿坐在她右边,她女儿老是回头看我,我问她“你看啥子?”她说:“我这里有个眼睛。”接着,指了指她两眉之间往上一点的地方,我明白了。

师父生活俭朴,有两天早上我都看见师父边吃着馒头,边往讲法的学习班走。师父穿着也很朴素,白色衬衣,青色裤子,都是7、8成新的。

有一天下午,师父来得比较早,就到了老学员住的那个房子去,我也住那屋。我在走廊上看见师父来了,我向师父合十。学员们见师父来了,赶忙洗了桃子,用碗装着请师父吃。师父吃了一个,然后把每个桃子都摸了摸,放回碗中。我怕打扰师父,没进去,待师父走后,我才进去。老学员说,师父吃了一个,这些都是师父摸过的,是仙桃。我说:“这是佛果,吃佛果,得佛位。”于是大家就把桃子分着吃了。

有一个星期天(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们正准备到宝光寺去,后听说师父要去,我们怕打扰师父要做的事,就决定下午去。后来听同修说,那天师父的佛光特别漂亮、特别大。宝光寺的几百罗汉(另外空间)打着手印迎接师父。师父在庙里的一个地方呆的时间比较长,据天目看得见的学员说,那是佛在跟师父说话。师父对其随行的学员讲:“你们今天沾光不少。”有一个学员,早上出发时,背上还有黑气,回来后就没有了,而且觉得有光透出,确实沾光了。下午我们去宝光寺,觉得宝光寺里和以前不一样了,感到十分祥和与纯净。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把大家身体上不好的东西摘掉后,我们大多数人感到一身轻,身体非常舒服。可是,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也就是说你病的根本原因、身体不好的根本原因我们给你拿掉了,可是你还有一个病的场。在天目层次开的很低的时候,看到身体里有一团一团的黑气,混浊的病气,它也是一个浓缩了的、浓度很大的一个黑气团,它一旦散开会充满你整个身体的。”确实如此,当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的时候,我看见内脏上一个一个的黑气团不断往外冒,太多太多了。在给我调整脑袋时,觉得脑袋特别疼,看见脑袋内外有一个大盘在飞快的旋转,还听见呼呼旋转的声音。当天晚上,我看见头顶上一团白色的物质,大概有一个碗那么大,发出白光,把我身体全部罩住了,觉得很舒服。

在成都九讲学习班的最后,师父打了一套大手印。随后,师父站在台子前面,对随行学员讲:“悟了就悟了。”(指大手印)可惜我没看懂。师父要回去了,学员们恋恋不舍,有的学员落泪了。师父讲的真是太好了,太好了,都讲到大家心里去了。师父的慈悲和祥和,师父的谆谆教诲,将永恒的留在我们的记忆中。我们内心的感觉,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大家只是一个劲儿的鼓掌,用我们的掌声向师父表达深深的、真诚的谢意,没有语言,只有掌声一浪高过一浪。接着,师父提起右手,左手跟着,划了三个立圆,右手对着全体学员连推三下。这时,我看见师父手心有一团金色的光,直径约三寸,全场再次爆发出暴风骤雨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我自己天目开得低,只看到这些,还有许多更玄妙的东西没有看到,觉得遗憾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