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乾安县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4月6日】我是吉林省乾安县大法弟子。2000年2月,我和本地区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进京证实法,在丰台火车站被乾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喜龙、政保科赵彦海劫持回来,关押在乾安县看守所。恶警赵彦海多次提审、逼供,扬言要用开水烫我,并且还指使恶警张立丰、邵永梅、老张头狠打我,恶警张立丰拼命地打了我二、三十个嘴巴子、抓住我的头发把头往墙角撞、用木棍从头打到手指、还用脚使劲地踢我双腿、并踩我的脚趾,还要用刷子刷我肋骨,打了三个多小时,打得我全身青紫,到处是包。

在看守所期间,我和几名大法弟子学法炼功、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看守所所长王辉等几名管教用手铐把我们铐在暖气管子上,不让穿鞋,光着脚,在敞开门的走廊上站了一天。所长王辉一边骂大法,一边用大法书狠打我们的脸,嘴都肿得很高,还用拳头、巴掌猛打我的头和后背。乾安县公安局在恶警张喜龙、赵彦海指使下,对这次进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中的17名非法判劳教,索取的钱财达数千元。

2001年1月,在乾安县610的操纵下,我们单位的领导找到我母亲,让我母亲逼迫我写保证书。因我正念走脱,他们又逼着家人替我写保证书。2001年腊月二十九,乾安县第一派出所恶警徐洪刚、聂金鸣等一伙到我家抓我,我没开门。他们穷凶极恶又找到单位领导,到我母亲家找人。2002年正月十五又到单位找我写决裂书,我正念走脱。2002年3月,长春电视插播成功,极大地震慑了邪恶,他们疯狂地强行抓捕大法弟子。恶警徐洪刚、聂金鸣一伙又到单位非法绑架我。在第一派出所所长周铁铭拿着一卷稿纸骗我,说是在我家抄出的经文,我要拿过来看,他不敢让我看。我当场揭穿了他的骗人手段。同时恶警聂金鸣带着几名恶警又到我家非法抄家,我被非法拘留15天。后来知道恶警宋学娟还向我家人勒索了2000元钱。据我所知,这次邪恶在乾安县又非法绑架了50-60名大法弟子,劳教40多人。

2002年7月,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贾洪富和政法委一名恶警又到我母亲家威胁、逼迫我转化。2002年11月恶警张立丰又带3-4个恶警人到我家,把我的身份证给拿走。2005年11月前后,恶警贾洪富、李彦波等一伙恶警开车把我从单位绑架到公安局,恶警宋学娟逼我签字,不然就劳教。后来单位领导把我保了出来。

只因我坚修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江氏流氓集团在乾安县的爪牙就对我多次拘留、抄家、无理骚扰迫害。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已经长达7年了。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段被邪恶迫害的不同经历,我们都要把自己所受到的迫害写出了,把这个邪党的非法行径及其法西斯暴行揭露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国和全世界的善良人们看到它的邪恶本质,共同起来彻底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也希望乾安县的恶警、恶徒及时警醒,将功赎罪,再不要去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如不改悔,还要继续行恶,那则是罪不容恕,定将受到天理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