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贵州都匀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六日】我是从监狱里走过来的法轮功学员,不但亲眼目睹,而且还亲自经历了邪恶对大法修炼人的残酷迫害。正如伟大的师尊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一文中所讲的,邪恶是“使用了集人类历史中最下流的行为、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与修炼者。”

我于2001年元月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邪恶抓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里面的牢头有时指着白色的墙壁问大家:“那墙壁是白的还是黑的?”若有人回答墙壁是白色时,就会遭到一顿毒打。后来牢头才说:“当今这个世道啊,不能讲真话,那墙壁本来是白的,只要上头说是黑的,你就得跟着说是黑的,否则就会带来麻烦,吃亏的是自己。”这使我明白了中共恶党就不断把人们逼得失去正念。

后来邪恶把我关入都匀监狱。在那里面,多数星期天不得休息,晚上夜深不得睡觉,经常加班加点干活,比地下黑工厂还要残酷,根本就没有一点人权。狱警经常声称:“监狱是国家的暴力机器,监狱就是残酷的。”

包夹人员在狱方教唆下长期殴打法轮功学员,限定法轮功学员的自由,上厕所都是包夹人员护跟着,不准同时上厕所,不准交谈,食堂吃饭不能坐在一起。株连政策使服刑人员不敢跟法轮功学员说话,否则就要挨扣分或遭毒打。一次服刑人员杨××和法轮功学员臧冬生打了声招呼,就被包夹组的几个人痛下毒手打成重伤,杨××爬着去报警,找了狱政科,当时监狱狱警蒋××到一监区来,反而把打人凶手姚××从D级提升到了C级。

2003年2月26日,都匀监狱以一监区作为试点,采用了马三家劳教所的恶毒行径,授权于马云、曹宝龙为大组长,组织了包夹组20人左右,围攻一监区法轮功学员包健伟、臧冬生、朱星碧,强逼他们写“五书”,把他们3人关进19号室,采取各种邪恶招式、谩骂往脸上吐口水,用鞋垫子打脸,每天殴打,暴踩若干次,一上来就是12人拳脚齐上,晚上用烟熏,浇冷水摇床不让睡觉等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3人受了整整7天非人折磨,但他们坚定修炼的正念始终没有改变。

邪恶的第一招没有得逞,接下来使用另一招,集中法轮功学员办了四十天的洗脑班,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晚上回来利用恶人折磨法轮功学员,它们的目的是把法轮功学员折磨到神志不清时叫其写“五书”。在这期间汤闰春被监狱的几个恶警通宵围攻,监区长周××讲:“如果你不写出五书,不把你折磨死也要磨疯你。”

2003年6月,法轮功学员石登灵被两个恶警铐上刑床用酷刑强迫悔过,双手腕被铐出了筷子那么深的血痕,禁闭关了两个多月才放出来。

都匀监狱恶警迫害大法修炼人,关禁闭,严管是监狱的家常便饭,有时还不让到食堂吃饭,不能下楼,只准在号室里做工,号室也成了不是禁闭的禁闭。人们常讲: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失去自由!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在牢中牢里,寒冷的冬天象坐在冰窟一样,不痛苦吗?是凡进了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受到非人的折磨。

在监狱里,法轮功学员都尽管承受了那么大、那么多,都本着慈悲,善念去讲真相。而无论恶人对法轮功学员怎么行恶,怎么疯狂迫害,但都无法改变真修法轮功学员坚修大法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