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近年遭雷击人数剧增


【明慧网2006年4月6日】苏家屯事件对我的震撼使我近日来禁不住关心网上关于苏家屯的报导。就在网上浏览时,“雷击”这个词老在眼前晃来晃去。专门检索一下,结果非常令人深思。现在我就把这几年在沈阳市尤其是苏家屯的雷击事件概略地从新到老地回顾一下。

2005年:沈阳有17人遭雷击8人死亡
(www.ln.xinhuanet.com/2006-01/08/content_5991750.htm)

《沈阳日报》2006年01月08日报导:去年气象灾害近十年少见

1月6日,市气象局发布了2005年沈阳气象灾害公报。公报显示,去年气象灾害近十年少见。

2005年8月12日,康平、法库、东陵和苏家屯等地降大暴雨,30多万亩农田被淹,1600间房屋倒塌,冲毁桥涵(涵洞)99座、机电井400多个,损坏路基超过5公里。这场暴雨引发的洪涝灾害是沈阳市近十年气象历史上少见的。

去年冷涡天气系统出现频率较高,受其影响雷雨天气出现频繁,全市共有17人遭雷击,其中8人死亡。

2004年:沈阳地区雷击死亡人数约20人且雷击事件多发生在苏家屯

如果说2005年17人遭雷击属近十年少见的话,2004年沈阳地区雷击死亡人数约20人而且雷击事件多发生在苏家屯和辽中地区,那么就更是罕见异常怪事了。

据《辽沈晚报》2005年06月25日报导(http://cn.news.yahoo.com/050624/808/2d2ty.html )报导:6月24日上午10时,沈阳化工学院3个男生雷阵雨中在体育馆门前遭遇雷电袭击,所幸送医院后经抢救都被救活。所以该报提醒市民在这个雷电多发的夏季加强自我防护。同时,“记者从沈阳急救中心获悉:去年,沈阳地区雷击伤亡人数约20人,雷击事件多发生在苏家屯、辽中等地区。”

奇怪的是这则报告就在这几天从网上给撤掉了(从雅虎网页快照上还能找得到)。看来苏家屯惨案的曝光比雷击更令一些人胆战心惊,竟然吓的把苏家屯多遭雷击的报导都赶快藏起来。看到这里,读者已经知道中共怕人们会看了报导后会联想到一个词 — “报应”!

也许有人会说,即使是有报应也不该报应到血气方刚的大学生头上吧?或者你还会问难道遭雷击的真有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急,让我们看看2003年的报导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吧。

2003年:沈阳有多人惨死在雷电之下

说到2003年,http://www.weather.ln.cn/content/fulltext.asp?id=208 和http://news.nen.com.cn/72342397614292992/20030606/1158103.shtml 报导到:

6月5日沈阳市出现雷阵雨天气,新民和苏家屯各有一人在农田干活时遭雷击死亡。

8月11日,受强对流天气影响,铁岭的开原、沈阳的苏家屯和东陵、本溪的本溪县及丹东地区的凤城和振安区相继遭受冰雹袭击,大约有7.2万亩农田受灾,经济作物受灾也较为严重,苏家屯有一人遭雷击死亡。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s/2003-08-12/08071525203.html)还保留了对于8月11日上午在苏家屯的雷击事件的较详的报导:

苏家屯一教师遭雷击身亡

今年从进入雨季,沈阳已经有多人惨死在雷电之下。8月11日上午,苏家屯区八一镇官立堡村又上演一幕雷击人的惨剧。

平时经常钓鱼的程先生告诉记者,死者姓张,今年56岁,是官立堡村六十八中学的美术老师。平时,张老师酷爱钓鱼。每天早上四五点钟,他都拿着鱼竿、拎着小桶到鱼塘边垂钓。昨天上午9点左右,张老师钓完鱼后刚刚收起鱼竿,天空就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他便跑到旁边的一棵大杨树下躲雨。这时,随着一声惊雷,张老师惨叫后倒地,当时就不省人事了。

在程先生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出事地点。在这里,一个400多平方米的鱼塘旁边并排着两棵20米高的大杨树。其中的一棵树上端的树皮被劈开了一条长约一米的口子。树皮都已经被烧焦呈黑色。树下面留着一张草席。据附近的村民李女士说,这张草席是盖尸体用的。张某被雷劈后,上半身都已经发紫,帽子和胸前的衣服被雷劈了个碗口大小的洞,洞边缘处的布料都被烧糊。记者在死者家中了解到,死者的尸体在经过尸检后已被送到殡仪馆。负责此次出警的八一派出所一位姓刘的民警告诉记者,9点30分,他们接到了报警后出动两名民警赶往现场进行处理。而尸检结果也证实了张某确系被雷击致死。

气象专家提醒市民注意安全,同时要相信科学不要迷信。

奇怪的是这篇报导专门提到要人们不要相信迷信。为什么?难道这位姓张的人类工程师、校园园丁会干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而遭了报应不成?

我突然看到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8/71906.html)2004年的一篇报导提到了此人。

该报导的题目是:沈阳市辽中县迫害大法者遭现世现报十例

第二例:沈阳市苏家屯区官立村68中学美术教师张同兴曾组织学生在诽谤“法轮功”征签活动中签名,且画漫画攻击谩骂。结果2003年8月11日,张同兴在钓鱼时天突降大雨,遭雷击身亡,死者头部有大洞,后脑流血,头发焦糊。

朋友,看到这里,您该明白为什么那篇报导专门提到要人们不要相信迷信了吧。您再想想又有多少天真的中学生们、大学生们在这样的张老师、王老师的带领下签名参与了诽谤和迫害法轮功啊?!在中共邪党党文化的熏陶下,又有多少人有意无意的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袖手旁观、甚至参与其中啊!

我们无需去一个个追查遭雷击的都干了些什么。生活在中共党文化环境中,很多人的袖手旁观都或多或少地助长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现在是该觉醒、不能再坐视不管的时候了。人做着,天看着。不能再沉默了,每一个有传统道德美德和良心的中国人都应该勇敢地站起来对中共说“不允许再残害我们的中国同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