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4月7日】我所服役的营区附近电台相当多,手机收讯很差,所以我在营区里通常很少打电话讲真相。长期以来我把这种状况视为理所当然,我在军队里的环境中修炼。军中没有集体学法与炼功的环境,我长期处于独修的状态。即使假日到炼功点上与同修交流,面对同修对我的善意建议,我也以“你们不是军人,你们不了解军中的环境”为由,替自己开脱。平时我也很少参与当地协调证实法的事情,我真的认为“军人就该如此”,也把这种封闭情况视为理所当然。

起初学到《别哀》这篇经文时,我主观的认为这是为在大陆狱中的同修所写,然而在反复的通读下才深深的感觉到,这篇经文是为所有的大法弟子所写。我的体悟是:旧势力或多或少的都安排着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的事情,只要大法弟子没在法上或是正念不足,就很可能走了旧势力所安排的路,并且演化假相让你认为这一切都是必然的、理所当然的。

以我本身为例:我读了四年的军校,接受过最严格的军事训练,一方面养成了独立的做事能力,以及坚强的性格,另一方面也深植了许多变异的观念。在刚得法时,在军队里培养出的坚强性格,的确使我很快的在几个月内就跟其他学员走入了证实法的行列,然而时间一久这所谓的助力就成了阻力。体现在讲真相的方面就是:我专找恶人讲真相,遇上对方歇斯底里的谩骂时,我通常在心里笑他:只有这种成度才称为恶人。长久以来我只有做到所谓的揭露邪恶,还达不到救度众生的目地。但是这样做往往对方听不到两、三句就挂电话,即使是站在揭露邪恶的角度上看,仍然是相当的有限。

另一方面,炼功点的同修时常跟我说,希望我能在军队里开创修炼的环境,这个问题是我得法至今一直无法突破的一点。我在军队中讲真相的对象,往往落在我底下的士官兵,我的长官们知道的较少。刚好此时纽约法会开始报名,过去同修们也时常鼓励我参加国外的法会,我都以基层干部不可能在非公务的状况下出国为由推托。

不过这次我决定要正视自己的执著心:军中绝对服从的观念。所以我借着申请出国参加法会的机会向我的长官讲真相,我一定要叫他们知道我是去做什么的!在申请出国的过程中,我的公文被退回三次,有几度想放弃。最后我心中保持着一念:我是去证实法的!并发正念清除自己不正的因素,最后审查通过,我得以出国参加法会。在法会中终于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聆听着师父讲法时深深觉的自己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生命。

在法会中与世界各地的学员们交流后,我更明确的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处,此时也深刻的认识到:师父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炼功、交流、以及法会的修炼方式,使人能最快的在“比学比修”的环境中找到不足,我也找到了自己讲真相的误区─善心不足。

“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是修善的,你们要慈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们都要慈悲的对待,你们都不能够与常人争高低、用常人心来看待众生。你就慈悲的做着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慈悲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给人看的;那是永远常在的,而不是随着时间、随着环境变化的。”(《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本着善念冷静的去做。无论对人讲真相还是参与什么活动,都要叫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千万不要做任何过激的事情。你在救度众生讲清真相中,你跟人家过激的去讲也起不到正面效果,因为你的不善不能够使被毒害的人思想中的那些邪恶因素解体,所以你就起不到正面的效果。”“我跟大家已经讲过了,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没有真善的强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体,你在讲清真相中就起不到作用。特别是偏激做的,我告诉大家,是绝对起不到好作用的,就是因为你修炼的能力体现不出来,你的善体现不出来。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要抱着对着干、跟人斗的想法,这都是不对的,不能偏激,哪怕去领馆。对人还是要慈悲的,对邪恶的生命不一样,我们在发正念中清理那些不属于人类的邪恶、搞迫害的妖魔鬼怪,那些烂鬼、黑手你怎么去对待它都没有问题,但是对人要善。不是救度人吗?救度世人嘛,所以对人不善你能救度人吗?”(《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回到部队之后,我首先做的是,更加大力度的发正念清除自己的变异观念,不能再以任何借口掩盖执著。我开始利用时间打电话到中国大陆全面的讲真相,刚开始受到的干扰不少,首先是不断的被打断或是收讯不良,起不到好效果。我更努力的发正念排除干扰之后,情况便有了改观。我不论接电话的是谁,听了真相后有什么的反应,我的心中只有一念:我一定要救你!

前几天我在营区里,利用手机打电话去中国大陆讲清真相。开头我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告诉一位接电话的老太太关于苏家屯的事件,想办法引出她的善念。在她说到生活上的情况时,我从头到尾很仔细的听完,并且发正念清除她头脑里中共恶党的邪恶因素,最后我顺利的帮这位党龄41年的老太太和她已过世的老伴退了党。

对话的后半段我甚至不看广播稿,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善心跟她讲,感受到了大法所给予源源不绝的智慧与师父的慈悲:又从旧势力手中救回了两个众生。

敬以《论语》中的第一段与同修共勉,愿同修们都能放下更多的观念,救度更多众生:“‘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以上个人层次体悟,请同修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