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无愧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称号

【明慧网2006年4月7日】我于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随着学法的深入和自己身心的巨大变化,对师父充满了无限的敬意。

回顾这几年的修炼历程,我谈以下三点体会。

一.坚定信念,是修炼者的根本

我带着各种各样的人心走入大法的修炼行列,随着学法、炼功、修心性,正象师父《转法轮》所说:“整个修炼过程的演变、身体的转化过程,都在你自己能够看的到或感受的到的情况下,发生着变化。”我清楚的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必须严格要求自己,遇到问题和过心性关都是在考验那一“念”是用常人的观念对待,还是在法上认识法,去解决问题,这就是修炼。这是常人和修炼者的最根本区别。

要想走正修炼的路,要想不断的提高心性和保持正念,学法是至关重要的。修炼者要时时刻刻把心放在法上,只有心性的提高才会有身体的变化,只有心性的提高才会在不同层次上认识法理,才会正悟到你所在层次中法的内涵。修炼中的点点滴滴都是每个真修弟子所经历过的。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那一时间,新闻、报纸的宣传带着欺世的谎言充满了大陆的每个角落以至全世界。而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一信念从未动摇过。记的师父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中说:“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无论今后发生什么,我会以法为师,一修到底!

我庆幸自己活在大法洪传的时代。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我从未放松学法修心性,正象师父《转法轮》中所说:“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

二.无畏艰难,正念救度世人

2000年8月9日师父发表了经文《理性》明确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明确的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在学法修炼自己的同时去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同时感受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责任重大。

我利用一切的条件去发传单,光碟,讲真相。那时资料的来源很少,我自己就想尽一切办法复印,使周围的同修也有资料去讲清真相。有时会和同修一起发放资料时,一、二百份真相资料背在身上,从未考虑过个人的安危,那时心里只一念:在欺世的谎言中,尽全力救度世人!被蒙骗的世人能看到真相资料,能明白真相,能心存“法轮大法好”世人就能有一个美好未来!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啊!

2001年7月在一次发放真相传单和光碟时被保安非法抓住带到当地派出所。第二天610办公室的恶人和我谈话让我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就放我出去。我微笑着讲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并说如果不是中共在电视报纸上诽谤我修炼的大法,欺骗世人,我也不会发放传单讲清真相了。恶人一看没能力说服我,下午,又让他们的所谓领导来和我谈。我还是耐心的将我修炼大法后的一切告诉他,最后恶人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人让你写,你不写,那后果自负吧”。我心里明白,我心里根本没有怕,只想到为维护大法,这是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应该做的!

在牢房里我给周围有缘的人讲真相,讲法理做好人!她们亲切的称呼我“法轮功”(没有人知道我叫什么名)。尽管我身在牢房,我为一声“法轮功”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从而也意识到要严格以法要求自己,绝不给大法抹黑!尽自己的能力在生活上帮助身边的人。

那段时间电视新闻几乎每天都在播放欺世的谎言。而我周围的女子却说:“法轮功,你讲真相吧,我们不相信电视上说的。”我用心针对每个人的接受能力和文化水平给她们讲真相,并把《转法轮》中的内容告诉她们。一个女孩说“我出去一定要找你学大法。”一位嗜赌如命的女子说:“法轮功大姐,知道你能救我,救我的全家。”我明白她们在这里遇到我是缘份,她们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得法的。

牢房每天進進出出的人不停的循环着,而我从未间断的向她们讲真相。然而有一天,我突然泪流满面,有一女犯过来安慰我,以为我想家了。不是!那一刻真的不是想家,而是想到了师父的慈悲和伟大!想到世人得救不易,而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一切,凭着坚如磐石的信念,凭着师父对我的呵护,我用正念闯了出来。正象师父《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 :“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2002年农历新年之际,我因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派出所610办公室已用一年多时间四处抓我,并把我列为重点抓捕对象。于三月份,我被从家里非法带走,被强迫送到所谓区“学习班”。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逃出去。而当我知道街道工作人员因我的逃脱,他们将面临下岗,我的人心出来了,我没有想到,由于我接受他们的迫害,就使他们做了全宇宙中最坏的事--迫害大法弟子。由于对法没有更好的理解,也由于自己的怕心,我的人心是我感到心软了,我知道她们生活不富裕,家里有下岗的、有上学的小孩。之后,我经历那种日子是精神上的折磨。不许我和其他法轮大法学员讲话,每天不停的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相,让认识我的已“转化”的邪悟的人不停的在我身边灌输邪恶的东西。

恶毒的是610办公室想出让我年迈的父母来看我。自己的精神在那邪恶让人窒息的环境下几乎支撑不住了。街道的工作人员每天同吃同住,最后都止不住流下泪水说:“你比我母亲文革被抓起来还惨。”那是生不如死般的日子,无奈我写下了“三书”。我至今都清楚的记得拿着笔的双手在颤抖,心脏几乎停止跳动,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谎言之作。无颜面对师父,愧对大法!

从洗脑班一出来我在网上立即声明本人在洗脑班所写一切全部作废。并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精進实修。

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救度众生

在努力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我能体察到我一段时间里有明显的怕心,学法修心没有放松,但很少做讲清真相的工作,而自己这时并没有意识到由于人的执著没去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学法时心不在法上,发正念也不专心,讲清真相也是被动的,有机会就做。由于正念不足,人心被世间的名利情带动着。师父的话仿佛就在耳边: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而自己好象又无可奈何的被动的接受着这一切。有时明知是人的执著也死抓住不放,有些心性关明知而故犯。因住所的改变,我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明慧网的文章和师父的经文。有一次在梦里师父点化我,离回家的路越走越远了,我心里清楚也明白,但就是没有办法从常人的状态中走出来。好象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了。

2006年初我读了师父的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好象此文章是写给我的一样。我反问自己,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为什么非等看到师父的经文才肯修正自己?为什么不能在法理上用正念严格要求自己?一直以来对师父所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没有完全在法上真正认识和悟道。而自己这种状态不正是被动的接受着旧势力的安排吗?让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吗?难道还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

我知道自责没有用,要用正念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正念一足,在师父法理的开导下,我一下子从常人的状态中走了出来,在法理上的升华使自己此时此刻才真正正悟师父所说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句话的深刻内涵。

正象师父早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你能够走正,就是你正念很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你就否定着旧势力,你也是在走正你的路。”而自己由于“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越最后越精進》)。我明白了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就是在全盘否定着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把心放在法上,正念一足所做的三件事又溶在我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当我听到《为你而来》这首歌,泪水一次一次的流下,是的,我是为救度众生而来,我担负着使命,今后的路要与大法弟子一道精進实修。

写此文章主要是认识、意识到自己修炼上不足和修炼的严肃性,写的过程也是在法上理性的升华和正悟的过程。以告诫自己要珍惜师父给我的一切。无愧大法,无愧众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