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怕嘲笑,害怕罪恶曝光天下

说说法轮功组团“赴大陆调查”的意义


【明慧网2006年4月8日】2006年4月4日,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起成立“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标志着法轮功学员开始了主动出击的历史性行动。

七年来,中共对法轮功进行了灭绝人性的迫害,但是,其“一言堂”的宣传却把惨绝人寰描述成“春风化雨”。为了舒缓国际压力,中共更是上演着一出出秀,让海外记者去参观、采访预先安排好的劳教所,借别人的嘴来欺骗外部世界。仿佛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中共反倒成了被人冤枉的受害者,白脸和黑脸,婊子和牌坊,流氓都让它耍尽了。

在2001年5月中共邀请包括美联社记者在内的中西方媒体去参观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2001年6月,邀请来自香港、澳门和台湾的记者前往北京大兴县“团河劳教所”进行参观采访;2002年4月邀请包括纽约时报记者在内的中西方媒体去采访“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王进东”。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器官的恶行被曝光之后,经过3个星期的证据销毁和转移,中共又故伎重演,邀请外界去调查,至少有香港的一家媒体已经前往。

虽然记者们也知道这种采访是中共的做秀,整个过程都是在中共的预先安排和监控之下,场地、证人早被处理好,去了根本就不会得到实质的东西,但是,海外媒体对这些所谓的参观、调查的报道在客观上却重复了中共的说辞,迎合了中共的宣传口径,或多或少成为了中共的传声筒,成为中共玩弄世界的一枚枚棋子。

这种游戏,暴露着中共的阴险,却客观上有效的为中共一次次找到了台阶。当人们读到那些报道中说“团河劳教所”里面是一幅“轻柔的音乐,芳香的空气,还有温顺的小鹿在玫瑰花园里穿梭,小鸡小兔也成群结队地走来走去”[1]的画面时,虽然记者都抑制不住的要调侃中共表演得有些过了头,但是,那些见不得人的罪恶、撕心裂肺的痛苦、非人的酷刑和丧尽天良的强奸下的呻吟却在这种哪怕是对共产党的嘲笑中被轻描淡写的忽略了。

中共不怕你去嘲笑它、讽刺它,但是,它害怕把它的真正罪恶曝光天下。

自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在大陆,中共是到处追捕通缉法轮功学员,关进劳教所,抓到洗脑班,打入集中营。而在海外,中共却时时处处躲着法轮功。就连开个所谓的侨社“揭批会”,都不敢让一个法轮功学员参加。中共领导人出访,为了躲避一条法轮功的横幅,酒店正门都不敢出入。中共同西方国家的人权对话,更是关起门来,任由中共耍流氓和金钱交易,毫无改善人权的实质效果。

中共的罪恶必须被调查,被清算。对迫害法轮功真相的调查,离开了遭受巨大痛苦和损失的法轮功团体的直接参与,离开了法轮功学员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各种卑鄙手法和造谣诽谤的深刻了解,离开了法轮功学员几年来掌握的大量第一手迫害资料和人证物证,离开了法轮功学员要掀开这场捂得发臭的旷日持久的残酷迫害的整个盖子的巨大毅力和决心,一切的调查都将显得苍白无力,甚至一如既往的成为中共用来糊弄世界的工具。

想象一下,如果中共再次安排采访“天安门自焚骗局”中的“王进东”,也许会有下面一出戏:王进东说,“政府”没有摘他的肾,正相反,“政府”多么关心他的健康,共产党象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把党的肾无私的移植给了他。多么荒唐的戏中共都是演的出来的。

过去,有人说酷刑和强奸是基层执法人员的素质问题,那么,到今天,当苏家屯几千名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摘取被曝光出来后,人们不得不相信,这绝不是几个警察的素质问题所能为的,而是一个巨大的集团犯罪,是中共从上到下的系统性犯罪。

一个强奸犯是不配去挑选谁来调查的,一个杀人犯是不配去指定谁来审判他。中共更不配决定谁去调查它。

现在是我们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要求进入大陆调查整个真相的时候了。在国际监督之下,包括海外法轮功在内的各方联合起来赴大陆调查,必将对中共产生巨大冲击。中共将知道它已经失去了一个用所谓邀请海外媒体去做秀欺骗世界的救命道具。

中共会让法轮功去吗?

不相信这场迫害的人,他们是多么希望中共让调查团去啊。倒是了解迫害真相的人们,心里总是想着“中共怎么会让法轮功去调查呢?”

中共就是希望大家都想“反正不会让你去的”,从而,大家都不敢、不愿、不去想要争取赴大陆调查的事了。

中共最喜欢的就是人们的这种思维方式,自动的把自己放到有利于坏人的角度去思考,从而得出一个使坏人满意的结论,符合坏人的理和做法。就如同人们想“我要是共产党,我也要镇压学生”,“我要是江泽民,也要迫害法轮功”一样,因为首先把自己放到了中共的角度去想问题,于是,对迫害法轮功就听之任之了。

法轮功没有去组织调查团赴大陆调查真相,谁最高兴?中共!谁最没有压力?中共!

对中共最难堪的事情,莫过于它干了坏事一面否认,一面又做出邀请外界去调查的姿态时,而又不敢真正让当事人去调查了。那些把摘取活体器官血案斥为“废话”“谎言”“荒唐离奇”的中共外交发言人们,面对法轮功的一个朴实的基本的调查诉求,他们还能有什么借口去搪塞西方记者们呢?

人们一直在推动西方政府,希望他们能在会见中共领导的时候,提及法轮功甚至苏家屯,呼吁西方政府要求中共去调查,或者希望西方政府去做调查。这些,无疑都是非常重要的步骤,是调动国际社会力量对中共施加压力的必不可少的途径。

面对西方的质询,中共会如何反应?不外乎是或者回避,或者否认,或者倒打一耙。杀手锏就是邀请西方政府亲自去做所谓的被安排好了的参观调查。这样的话,西方政府回应了民意,中共也觉得找到了台阶。然而,这对于停止这场迫害还远远不够。

作为受迫害的主体和当事人,法轮功学员不能仅仅寄希望于别人,要主动出击,要求偕同其他国际媒体和机构同赴大陆调查真相。我们要国际社会广泛参与和支持这样的诉求。实际上,对于西方政要和国际机构而言,支持一个现存的调查团,会更加具有可操作性。对于厌倦了中共做秀的西方媒体记者,他们也会乐见有法轮功一起,去做更深入、独立的真相调查。

由法轮功团体为主导的赴大陆调查团,第一,让不相信迫害的人,从中共对赴大陆调查团的阻挠中看到中共的做贼心虚,看到迫害的真实存在;第二,对大陆受中共迫害的民众和有意维护正义的有识之士,形成有力的呼应和激励。第三,为国际社会制止这场迫害,提供了一个方便有力、诉求更加具体的实体;第四,不给中共利用媒体耍流氓的机会,曝光中共两面三刀、掩饰真相的卑劣行径;第五,为全民反迫害提供中共的罪恶证据,加速终结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悲剧。

当调查结果公开之时,面对几年来法轮功学员遭受的人所不能想象的迫害,整个人类,连中共自己的官员,都会惊讶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