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纯净的心做大法工作


【明慧网2006年4月9日】我今年二十六岁,已婚并有一个两岁半的女儿。我们住在奥地利的一个小镇。

我参加欧洲合唱团的体会

其实从去年一月份有幸参加伦敦的演出时,我就开始了欧洲合唱团活动。那时我还相当兴奋,并不知道等待着我的将是什么。虽然我在半年前也曾参加过一个小型合唱团在维也纳的演出,但这次参与的却是新唐人举办的中国传统新年晚会。在这段时间里,行程、排练等一切都安排的非常紧凑,必须全力以赴,这恰恰体现了这件事情的严肃性,而这也正是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我有时行动散漫,甚至经常凭兴趣行事。我以一种很松弛的状态参与進来了,这也不一定是坏事,我在表演时很放松,一点也不紧张。后来我才明白,我们合唱团作为一个整体,在这个正法时期承担着怎样的救度众生的责任。

半年后我再次有机会尽我最大可能为这个项目做贡献。我们坐飞机去斯德哥尔摩参加一个类似的演出。这一次活动更艰苦,集体学法时,我有时差一点就睡过去了。直到我认识到集体学法的作用,(我才不再在读法时睡觉)。记得就在我们演出前的学法中,我读着读着头就抬不起来了,只觉的单调和没完没了,最后真睡着了。但只一下我就醒过来了,立刻清楚的意识到此事的重要性,人便清醒起来,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专注,法中的每一个字都能印在心里,并马上领会。

接下来的整个晚上情形令人称奇,我突然感觉满身充满能量,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在这个整体中应该做什么,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可能看起来我歌唱的可以,一些同修突然走过来请求我,让我和他们一起把歌曲再试唱一遍。总彩排后我又和一些对自己的能力没有足够信心的同修交谈,并尽力帮助他们克服怕心和放下其它的执著。其间我也同时在和自己的执著心较量,竭力去克服它。我必须非常注意,不让自己沾沾自喜或让人感觉我自以为了不起。当我们站在舞台上的时候,我感到我们达到了最佳状态,整个合唱团形成了一个圆容无漏的整体。以至我们从舞台下来后,有些同修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因为我们表演的实在太好了。但我们的领队很快走过来提醒我们应该集中精神在晚会上,直至整个演出的结束。

第二天当地还开了一个法会,也给了我很大的激励。一个七岁的女孩在五百多人面前谈了她的修炼心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一刻我对这女孩怀着极大的尊敬,她的心得交流带给我的认识上一个很大的提高。我在整个法会期间感受到很强大的能量,使我能够一动不动端坐一整天。我真实的感到自己非常轻盈,整个大厅难以形容的安静,一种无法描述的光辉充满了整个大厅。当我回家时,我觉得(精神上)比以前更加强有力了。

之后我还参加过两个合唱团的培训,主要在德国举办。一般常人无法理解这样一个项目真的能够成为现实,因为我们来自这么多不同的国家,而且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一起排练。在一起时我们主要是一起学法和发正念,歌唱技巧上的训练实际上越来越少。因为我们都认识到,能否达到好的效果,首先取决于我们的心态。当然我们还要熟悉歌词、歌曲,经常练声,但这些大多可以自己在家练习。我们大多数家里都可以上网,唱歌方面所需要的资料和信息也可以在网页上下载。更幸运的是,在奥地利我们还有一个小合唱团,我们每隔两个礼拜就在星期天聚一次,一起学法、排练。这都是我们很珍惜的美好时光,我们也从中大大的获益,同时它也为我们一年几次的国外演出做好了准备。开始我不敢想象能积极参与合唱团的工作,因为我有一个孩子。带着到处走也不方便,因为排练时间总是安排的很紧凑。我需要有人帮我照料孩子,因为大多数的时候我和丈夫都同时不在家。幸亏我的家人都非常理解,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来照管孩子。我想,师父帮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另外还有一个经济条件方面的问题。每次我为能否有足够的资金参加大法活动而忐忑不安时,在关键时刻总能得到参加演出的机会。就象师父说的:“难行能行”。

我们的上一次演出是不久前在纽约。整个行程都令人印象非常深刻,也是我修炼再精進的一个机会。每次奔波在合唱团的演出途中,我都对我们救度众生这一充满荣耀的使命有了更深的理解。(通过合唱团的演出)我们可以一下子就接触到这么多的众生。每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心中便越来越多的充满了对尊敬的师父的感激之情。我们合唱团的一位组织者曾说过,我只能复述她的大概意思,说在瑞典或是在法国一个城市举办了一个活动,合唱团的一些同修也参加了。他们和一群乘旅游巴士来的中国游客不期而遇,同修们尝试向他们讲真相,但似乎很难,多数人都不愿接受。于是合唱团的同修们开始唱歌。突然这些人的神情就改变了,并能清楚的了解学员想传递的信息。其中的一些人被歌曲深深的打动了。我相信,很多人听到这段曲子都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我们用整个心去唱,是最重要的。

在纽约我们连续演出了三次,这就要求我们更得有毅力和更加专注。而这种特殊的情况也更能体现出我们的修炼状态。我们可以考验一下自己,能否在每时每刻都能保持正念和清醒,去兑现我们许下的誓约。我觉得我们在纽约的演出是成功的,我们在其中稳步提高,而合唱团的歌唱水平也越来越高。师父也肯定了这一点。

我们其中一些同修无比的幸运,在这次行程中见到师父了。对此我也没法讲太多,因为有些东西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无论如何,我们当时有这样的幸运能为尊敬的师父献上一首发自我们内心的歌。虽然不算完美,可却是从我们的心里唱出来的。这是师父的话。师父感动落泪了,并说,大概的意思是,我知道,你们是用心来唱的。那真是一个无法形容的时刻。我感觉到,当我们正念一出,真能感动天地。

第二天我们就有幸加入到纽约同修反迫害讲真相的行列中。就在新唐人举办晚会后两天,中共也策划了一个所谓的新年晚会,还会唱“同一首歌”——一首中共恶党在中国大陆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歌。法轮功学员在被强迫签字放弃自己的信仰后,中共就让他们唱“同一首歌”。中共策划的新年晚会就是以它命名的。我看到这正是一个向更多的人讲清真相的好机会。而学员为救世人所作的努力也给人深刻的印象。我看见一位老太太,脚腿都不便,一句英语也不会,却坚持不懈的在派发资料。我们也分发着真相资料和报纸,向路人澄清真相,告诉人们正在发生的事。虽然它们的晚会还是举办了,但不少人还是明白了真相。虽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间正在发生什么,但我相信,当我们带着正念去做的时候,作用一定是巨大的。

我很感激我们能利用这个机会去建立伟大的威德。尽管有些事情做起来不一定尽如人意,但我们用正念去对待时,这就不是邪恶的干扰,而是使我们自己提高和证实法的好机会。

我想通过自己的体会说明,加入合唱团不仅仅是唱歌,同时也给修炼提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机会。每一个参与其中的同修,都能在其中充实自己。我自己在参与的过程中已经暴露出很多的执著心。参加合唱团的益处是,在和人交往中,声音的质量中,能够体会到我是如何精進的。

我的翻译工作

我为大法项目当翻译快一年了。那时有个同修和我提起,我可以在翻译组工作,在这正法时期尽自己的一份力,因为这个项目需要帮手。直到那时我还是无法想象自己用电脑来工作,还曾明确决定,不会放这个东西在家里,我就是不感兴趣。它对于别人是司空见惯的,但对我来说却是个异物。再说我也没那么多钱,买得起一个电脑。于是这位同修给了我一部手提电脑,供我暂时使用。我不便拒绝,但也无法真正的接受这么慷慨的好意。就这样我家里突然出现了一部电脑,而我都无法对此作出反抗。看来这一切都是已经安排好了的,现在我只需要去适应它和放下自己在这方面的人的观念。我已经很久没有钻研过英语了,手头上只有一本上学时用过的旧字典。我翻译的第一篇文章还是用手写的,因为我还不懂的如何正确使用那个电脑。感谢翻译组里的协调人和搞校对的同修的帮助,形势很快得到了改观。刚入门时真的很难,但现在我几乎每天翻译一篇文章,至少我尽最大的努力坚持达到这个目标。

当然人在修炼中总是有波动。我记得曾有一次,我用了很长时间才翻译出一篇文章。以至组里的协调人问我是否出现干扰了。我对此却不是这样看。同修对我说如果有一天他不学法,忽视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那其它所有的事也会受影响,尽管同修只是叙述了他自己的经历,我却觉的受到了压力。当我也认识到我的这个问题时,我对他使我意识到自己的漏而充满感激。我发现当我状态不好时,我就越紧张,这时邪恶就会钻空子。然后我的状态就越糟糕,就好象坐在课堂里却没做功课,心中忐忑不安,这就是不正确状态。一不用心做,事情就弄得面目全非了。错误出现了,人也容易疲倦。现在我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当我觉的状态不好时,我就尽力翻译,哪怕是几行,冲破这个障碍,往往它不攻自破。当我觉的哪里疼痛时,马上坐在电脑前开始工作,痛楚马上就消失了。对待其它干扰也是一样:如果我工作时女儿发脾气了,她其实是提醒我应自我检视一下,并用正念来做事,否则我做的就不是大法弟子的事,而是一件常人的工作了。

其它方面

有过几次这样的情况,做校对的同修称赞我文章翻译的好,对我也是一个考验,看自己动不动心。当然自己所做的被肯定,总有它的理由。关键是自己应该看到,大法的工作是必须无条件的尽最大努力去做好的。如果我为赞扬而太沾沾自喜,那么我的下一篇文章就又漏洞百出了。

我为自己能在正法中有这样的机会主动参与证实法而心里充满了感激。我也正在努力,坚持经常在维也纳中领馆的前面参加烛光守夜,这也去掉了我害怕对街上的路人讲真相的执著。我以前觉得自己表达不好,知道的信息不多,不知道讲什么真相。但我的翻译工作使我这种状态得到改善。现在别人问我问题时,我不用想太久了,我能用心去讲,不再纠缠于“技巧”的问题了。

当我从被动式的修炼转变为现在主动参与大法工作,要克服一个大障碍。我有一个执著,就是我总想人人都按我自己认为对的去做。我以前不能忍受别人不喜欢我,很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当我刚开始大法工作时,一些已经认识我很久的同修说,我变的不好了。虽然我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没有改变我的(参与大法工作的)打算。我知道,这是一个大考验,同修给了我向内找的机会。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许多执著心都表现出来了。渐渐的,情况又平静下来了。我用多长时间才能真正的、用正念把我的决定付诸行动,这取决于我自己。今天我知道我走在正确的路上,当修的好,善于分配好时间,那一切都会自然协调,自然理顺。如果有时觉得要求太高无法达到,我不会害怕把工作稍微停一停,从而能把问题从根本上考虑一下。但又必须注意,不能因此而松懈,或者又陷入日复一日的例行公事中去。我觉得自己很幸福,能坚持不懈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按师父说的去做: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这就是我理解的:跟上正法進程。

我感谢我们尊敬的师父,谢谢同修。

(2006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