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犯罪集团对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非法开庭


【明慧网2006年4月9日】2006年4月4日,青岛市610邪恶组织操控公、检、法、司组成的青岛市犯罪集团在李沧区法院对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非法开庭。法官柳林、书记员刘涛、公诉人王成新参与了此次非法庭审。

8点30分左右,在李沧区恶党法院周围及对面的李村广场就来了许多恶警,国安、公安的都有,大都身着便衣。有的带着照相机,有的拿着录像机,有的蹲在广场周围,有的站着聊天,手里都拿着掩饰用的报纸,还有装作游玩的拿着录像机四处拍摄,李沧区“邪教科”的科长魏振青、恶警刘勇、孙巍峰等人都在其中。还来了一些不明车辆,停满了法院对面的马路,里面的人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有的车里坐着的人在偷偷的给广场上的人录像,还有大批穿着制服的城管人员也布满了整个李村广场,平时在此靠活的出租车也全被城管赶跑。法院周围的气氛空前紧张,如临大敌。

由于李沧区伪法院坐落在李村镇中心,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老百姓一听说是要审判法轮功学员时,纷纷摇头叹息,议论纷纷,有的干脆破口大骂:“共产党真是要完蛋了,如此对待这些好人,对杀人犯、黑帮头子都没有这样的,真是伤天害理啊!”

9点20分三辆警车呼啸而至,大批警察匆匆的把孙虹、闵惠荣带进法院。本来公开开庭可允许10至15人左右进去旁听,这次却只允许5、6个二人的近亲属进去,入门时用探测仪挨个仔细的检查,所有靠近法院的人都有国安或公安的人盘查身份并跟踪录像。

由于青岛市司法局给青岛市所有的律师事务所下发了文件,不准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并胁迫青岛市原来为孙、闵二人辩护的律师不准给二人辩护(见明慧网报导)。家人无奈之下又从淄博聘请了律师,准备给孙、闵二人办理家属为其作无罪辩护的手续。可在开庭前,法官柳林却借口说家属手续不全,不予办理。理由是他们必须要有派出所出具的目前是否是处于刑事处罚阶段的证明,才能为其辩护。正在被执行刑罚与失去人身自由的人又怎能来到法庭为人辩护?这根本就是故意刁难。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因大法弟子欧允洁、崔鲁宁被非法审判时,他们的家人均做了精彩的无罪辩护,让恶人们哑口无言,非常的“被动”,所以这一次,青岛市犯罪集团当庭耍流氓,也是在意料之中。律师说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无理要求。

9点30分左右开庭,法庭里坐满了青岛市610、政法委、司法局、办事处等青岛市犯罪集团的大大小小的头头们四、五十个人。闵惠荣首先提出不能录像和拍照,法官不予准许,孙虹提出要求姐姐和岳母为其辩护,法官也不同意,说是手续不全。庭审过程中李沧区检察院公诉科的王成新磕磕巴巴,好不容易的念完了那份漏洞百出的公诉书后,(居然连当事人的姓名都念错了好几处)出具了王东林与黄彦的笔录及一些照片,作为证据。孙闵二人均表示根本就没有见过,不是他们的东西。

律师认为证据不属实,提出质疑:最明显是第一次搜查时根本就没有搜查证,搜查证是后来补的;搜查时,闵惠荣说“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搜查”,恶警说“开门就有证据了”,后来又在当事人不在的情况下,又非法搜查了几次,拿走什么东西孙、闵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签字。而且在卷宗中第一次非法搜查的物品当中没有任何恶警想要的“证据”,更没有什么台式电脑,可是在事隔4个月后却又说是电脑硬盘里存了500多条东西,电脑都没有哪来的硬盘,显然是栽赃陷害。律师还指出在案件卷宗里明明看到对孙虹他们只提审了3次,可是却出来8次口供,显然是伪造的;证人王华的身份不明确,律师提出质疑,本来在搜查的时候并没有王华这个人在场,在过了几个月之后,突然又凭空冒出个王华来作为当时搜查在场的证人;还有鉴定书,鉴定机关都是他们公安自己内部的,不具公正性,不能作为证据指控当事人。

闵惠荣与孙虹都做了无罪辩护。闵惠荣平静,从容的对公诉人提出的指控,提出疑义,逐条进行了有力辩护。当闵惠荣指出“两高”的解释不但违反了中国的《宪法》、《立法法》,也违背了普适的正义和公理时,法官柳林气急败坏的用力敲桌子阻止闵惠荣讲下去,把当时在座的犯罪集团的人都吓一跳。

孙虹要求黄彦和王东林出庭作证,法官不敢表达任何意见。孙虹揭露:他在看守所时曾被恶警刑讯逼供,8天8夜不许睡觉,还无耻的威胁,诱逼他把所有的事都推到闵惠荣身上就可以放他走,让他正常的工作、生活,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孙虹说曾在看守所看到过王东林,也曾被刑讯逼供,脸上的肉被打的向外翻着,走路时腿一瘸一拐的,还有黄彦也是被威胁、诱骗、逼迫的,他们在这种情况下的口供,其真实性如何让人相信,而且都是孤证,一面之词,根本就不能作为证据。

闵惠荣提出在非法抄家时有一台可以看VCD的录音机被恶警抢走,在列举物品中却没有,本来没有的东西却凭空冒出了很多。最后闵惠荣慈悲的说:希望在座的人都能明白真相,希望每个人都能有美好的未来。柳林又拼命的敲桌子不让她讲下去。

最后所谓公诉人心虚的小声要求法官判大法弟子有罪。最后律师(青岛犯罪集团的黑手又伸到了淄博对律师事务所施压,不准律师做无罪辩护。)为他们辩护:因许多证据不足,证人证词的不可靠性,要求从轻处罚或免于刑事处罚。

11点30分左右,非法审判狼狈的草草结束。

由于庭审过程漏洞百出,证据严重不足,青岛犯罪集团的恶人又置法律、良心于不顾,在当庭检察人员既没有提出补充侦察的要求,法院也没有宣布延期审理的情况下,于当天下午3、4点钟犯罪人员又到看守所非法提审孙虹、闵惠荣,妄图继续补充证据,再次罗织罪名,继续构陷。

这里正告青岛犯罪集团的恶人,你们助纣为虐的迫害法轮功已经快7年了,可笑的是你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搞清楚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法轮功修炼者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你们以为闵惠荣、孙虹是青岛市的什么1号、2号人物,就如此的兴师动众、如临大敌,这只能证明你们的自信心严重的不足!证明你们明知道法轮功修炼者都是些无辜的好人,明知道犯罪的恰恰是你们自己!不知你们想过没有,谁会如此惧怕、憎恨好人与修炼者呢?──只有坏人与魔鬼!

这7年来,多少人被你们判刑、劳教、非法拘禁甚至送进精神病院折磨,多少人被你们迫害致死、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人被你们迫害的失去了正常的家庭、工作与生活,多少人被你们逼迫的流离失所,可是你们哪一个人是与我们有过深仇大恨的?为什么就如此的痛恨这些坚持真理与正义的修炼人呢?为什么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呢?为什么直到今天还在麻木的、不知悔改的干着这种伤天害理、害人害己的蠢事呢?可是不管千难与万险,我们在这条光明的大道上又何曾畏惧过!告诉你们,我们没有什么领导,没有什么头目,我们人人都是1号人物!

古今中外的历史文化内涵中都在告诫着人们迫害神佛和修炼的人是有大罪的,最终是要遭到天惩的,历史的教训太多了,不管你们相信与不相信,这一切都在验证着,都正在发生着,迫害法轮大法的这7年来,中国的天灾人祸从没有如此的频繁过,各地因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的事例每天都在大量的发生着,不要认为这是偶然,有因必有果,我们真心的希望这样的偶然不要落在你们的头上,但未来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我们每个真修的大法弟子即使随时都会面临着失去一切甚至生命的危险,还会一如既往的讲清真相,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你们,不再受到邪恶的欺骗,不要使生命堕入绝境。

醒醒吧,生命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功名利禄转头皆空,怎能用它来赌你们的未来?劝你们真正的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作出自己正确的选择,立即停止迫害,立即无条件释放孙虹、闵惠荣,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用你们的实际行动挽回你们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