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宫南草坪事件谈几个“区别对待”


【明慧网2006年5月1日】白宫南草坪喊话事件发生之后,我想到几个我们应该区别对待的问题,提出来供大家(尤其是海外弟子)参考。

区别对待中共邪党的几个主要官员

任何一个生命,都是在正法当中摆放自己未来的位置,绝不会因为他有特殊的头衔而可以有资格与大法讨价还价。大法和大法弟子是慈悲的,无论是呼吁也好,讲真相也好,都是在竭力挽救每一个生命,而不是对任何人有什么依赖。然而,在去掉对有特殊地位的人的依赖心理的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对他们同样要保有对每一个生命都应有的慈悲之心。

邪党迫害法轮功,注定了它灭亡的下场,但其中的个体党员,包括主要官员,对于大法的态度的不同也决定着他们未来的不同:有的官员在寻求给大法平反,有的希望看到大法平反,有的则极力阻挠。虽然任何常人都不配给大法平反,但这里面体现了对大法的不同态度,那么我们大法弟子对于他们也是应该区别对待。同修们都知道重大问题看明慧网,但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明慧网一直是直指迫害的元凶“江、罗、刘、周”等人,而没有直接针对其他的官员。这次中共党魁访美,大法弟子打出的主要横幅是:

-法办江、罗、刘、周
-严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及凶手
-彻底清查全国劳教所、监狱对法轮功的迫害

从这里也可以看得出来大法弟子整体要传达一个什么样的讯息。

区别对待明慧和大法弟子办的其它媒体

虽然大家都知道师父明示的“明慧”的作用,但我感觉海外同修似乎越来越不重视“明慧”了,对于“明慧”和大法弟子办的其它新闻媒体所起的不同作用也分的不是太清。其实,不同的网站、媒体面向的人群不同,说话的角度不同,但同样都是为了最大程度的救度众生,完全没有谁重要、谁次要的分别,就如同我们不会去讨论是陆军重要还是空军重要。但是,我们需要清楚他们各自的作用。

明慧网的内容以揭露迫害、报道大法弟子反迫害和洪传大法、以及促進弟子交流切磋为主,明慧网反映了大法弟子主体对事物的态度,也就是说,当我们以大法弟子身份出去做事情的时候,我们要参考明慧网长期所反映的态度。

我们办的其它媒体是常人形式的媒体,也同样起着救度众生的巨大作用,起着明慧和其它形式起不到的作用。既然是常人形式的媒体,就必须讲常人感兴趣的话题。常人关心各种政治问题,我们的媒体也要讲这些问题,并就着常人的执著,去影响他、救度他,但作为常人媒体持有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一定是作为大法弟子修炼团体主流应该持有的立场和观点,更何况,常人新闻媒体上常常需要刊载其他常人的各种观点,更是需要我们明辨的。

比如说,对于为法轮功呼吁的大陆维权律师,我们的社会媒体上给他们关注和声援,侧重的是支持和鼓励世人反对这场迫害,但明慧网则很低调,侧重的是“你们帮助做一些事情是行的,但是你们要清楚:这事的出现是协助你们来的,而修炼与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最重要的。”(《洛杉矶市讲法》)对于大法弟子写的一些揭露迫害的文学作品,我们办的常人网站上可以连载,却不见明慧网上刊登,那是因为“这本书对揭露邪恶对学员的迫害、救度世人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可以在常人社会中发行,也可以在常人中大力推广,对外的个别网站可以连载。但是,为了避免在学员中造成干扰,不要在学员中宣扬。”(《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

同样的,我们的常人媒体上可以有对中共政权及官员的各种褒贬评论,但是,当我们以纯法轮功学员个人或团体的身份表达观点时,则不应该把作为媒体可以说的观点当作法轮功本身需要传递的讯息。

区别对待作为大法弟子的一面和作为社会一员的一面

在证实法、揭露迫害、救度世人中,我们大部份时候是以大法弟子的身份直接去做,但也有很多时候为了更方便、有效的达到目地,我们会以第三者个人或组织的身份去做。不同身份,所表达的观点和采取的方式就应该有所不同,甚至心态要有所不同。久而久之,在这一点上我们容易淡忘,需要互相提醒。

当利用白宫南草坪事件去跟人讲迫害真相时,作为法轮功学员,我们会承认同修当时的举动或许欠妥,然后让人们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上。而作为第三者写文章或与人谈论时,我们完全可以象其他常人一样把同修比作民权运动中Rosa Parks那样的英雄,目地是树立常人社会中的正气,把人们引向反迫害、支持大法。但是不能因为把同修树为常人中的英雄,我们就真的在心里把她当成英雄,或是在大法弟子群体当中树为英雄。

我感觉我们这个时期的修炼有两条主线:一是修炼,一是救度世人,并行在一起。修炼不忘救度世人,救度世人不忘修炼。当我们清醒的想着这两点时,无论我们做什么、以什么身份做,都会运用自如,而不会有心态和身份上的混淆。

一些体悟,供同修们参考,不当之处请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