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 劝三退 救众生

【明慧网2006年5月10日】在50多年恶党文化的洗脑下,在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六年多的时间里,今天有不少众生对大法认识不清,或不了解真相,或知道了真相也是麻木不仁,善恶不分,为此倍感救度众生的责任紧迫和艰巨。在此向同修汇报一下我在讲清真相,劝三退救众生过程中的思想及事例的点滴情况。

背法去怕心

首先谈谈走出去前的思想状况:因我学法不深,走出去的面也不广,比起精進的同修相差很远。究其原因还是一个“怕”字,怕自己若被抓承受不了酷刑,怕连累家人,再加上自己生来就胆小,体弱多病,小时候一个人不敢呆在家里,不敢一个人睡觉。修大法后怕心去掉了一些。究其怕心的根本原因还是为私为我的综合症。

要想救度众生,必须走出去,必须去掉怕心。每当我走出去的时候,每当生起怕心的时候,我就诚念师父的经文《怕啥》鼓励自己,出门就背,念着念着,怕心就慢慢消失了,到了真正讲真相的时候什么也不怕了。

不久前的一天,我在小区门口碰到几位以前在一起打太极拳的熟人,她们问我:你的拳打的那么好,怎么现在不打了?我说我在修炼法轮功,她们问为什么?又说中央镇压的那么狠,你不怕吗?我坦诚的说:怕什么,我们是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不是好人越多社会风气越好吗?我就认真的给她们讲法轮功是什么,中国现在有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功,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等。发现她们听的很认真,其中有一人说:怪不得你长胖了(因为我以前面黄肌瘦,体重不到90斤)。另一个说,我也有一本《转法轮》也看过一遍。我马上说,你一定要把他保护好,放高点,因为那是一本天书啊!她点头答应。谈着谈着,估计有20-30分钟的样子,突然我感觉头顶的(百会)法轮飞转,我立即领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什么,这时我才想起了我们所站的地方与门卫的位置只有两米之隔,回头一看两个保安在那转悠。于是我马上送走了她们,她们也向我投来友好的目光,象这样的事例很常见。

耐心善心讲真相

再谈谈看了师父2005年2月14日和2005年2月15日先后发表的《再转轮》和《向世间转轮》后,感触较深便提笔写两退(因我不是党员)申明,写完第一次觉的没写好,重写,当第二次快写完稿时,突然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那么神奇的感觉无以言表,师父那伟大的慈悲使我倍觉温暖,顿使我热泪盈眶,我是流着泪写完我的名字的。

我认为家人是必须首先劝退的对象,这也是开创更好的修炼环境,对家人讲真相与对陌生人讲真相,劝退一样要耐心细致,有的还得多次,反复的讲,并让其看《九评》《江泽民其人》及有关传单,明慧、正见等资料,如能接受,很快就退了。

也有的难做一点,特别是不居住在一块的亲人,党龄较长或有点地位的人接受较慢或不接受,我就用走动的办法,与他们同住几日,以身教重言教,以耐心,善心感化他们各个去击破,效果也很好。

2005年11月28日,我和一同修去了郊县的城关镇,到达后已是中午快11点了,先去的一家曾经是我单位领头人,他几次来电话,我体会到他渴望得救的心情,因我上次去他家时只送上了两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记住在心中默念,他很是愿意,因他发现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和精神面貌与在职时完全是两回事,他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可我当时资料已送完了,我也没想到他会接受这么快,就许诺下次一定给送护身符来。这次去后他喜出望外,马上接了“九评”,真相资料及护身符,并立即把护身符放入了上身内衣的口袋里,我给他提出了退党要求和为什么要退出邪党的道理,他马上报了名,托我帮他办理,因他老伴是佛教信徒,什么恶党组织也没参加过,但她也很乐意的听了我们的讲话。他们已买好菜要留我们吃饭,我说我们还有很多地方要去,没时间,他们送了我们很远的路,并要我们常来,

接着同修陪同我们又去了另一家,这家男主人以前是工行行长,性格内向不好接触,但没料到的是,我们带去的资料他接过就坐下来看,女主人热情招呼我们,于是我们马上進入主题,讲真相劝三退,没想到女主人一下子就同意退了,还提出要学法轮功,同修推我教她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我毫不犹豫的上床打坐,教她打手印的动作,我打手印时那种“缓、慢、圆”“内柔外刚”,内在的机带动我轻飘飘的动作非常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我感到真是神奇,同修和男主人也在一旁观看,当教了两三遍时,她说她快学会了,并说:“两手拉开”时感觉真的胸部内很舒服。我真为她高兴,又一个生命走入了大法。临走时我把他们三退上网任务以及教功事宜交给了当地同修,同修也很乐意。

考验时时有

在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一件奇事:送走了同修后,我上了去另一镇的客车,车上的人没满,我刚找一个位置坐下,就有一个中年妇女给我打手势,暗示旁边坐着小偷,我刚定下神来,突然一个中年男子问我:你是去××镇的吗?我说是,他立即掰了我的车票叫我跟他走,他把我带到另一车上,开车就走,车上只有一男一女,30岁左右,穿的还是警服但没戴标志,当时我想: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吧?但我没有“怕”,我就和颜悦色地问那女的:为什么叫我一人?那人告诉我,司机有急事,必须马上赶去××镇,我边观察他们的谈吐边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物质及乱法烂鬼,让他们明白大法好,也是救度他们,并时不时地在他们讲话中送上两句:恶行必自毙,善行会得福报的道理。本来50分钟的车程,不到半小时就把我送到目地地了。我反思:因为我有怕心,师父就用这种环境考验我,帮我去掉这最根本的执著,又用最快的时间把我送到了我要去的地方。师父巧妙安排,佛恩浩荡,使我永世难忘。

鼓励新学员

12月6日,我和一新学员去了汉口那边的一同修家,他们两口都是7.20以后得法的,女主人先是带修不修的,后来就干脆炒彩票,还很入迷,男主人是行长,家财较丰厚,由于在今年体检中发现有病,也想修炼。之前我多次上门送去“九评”及一些资料,和《转法轮》及有关材料,他明白后对我们说:“我受了共产党的害,在吃喝玩乐中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没有身体有钱又有什么用呢。”我劝他按真善忍做好人,认真学法,退出恶党,精進实修,会有转机,会得福报。并劝他爱人赶快回到大法中来,认真学法修心,丢掉不好的习气,夫妻同修一部大法,多幸福呀!他们接受并很快走入了共同修炼的路。而且还很精進。这次我们去,她叫来了几个新学员,我们一起交流切磋,一起发正念,大概发了半小时左右,感觉真神奇,好象他们都包在我强大的能量场里,那种神圣的舒服的感觉无以言表。发正念结束后有的说:我原来双盘4分钟腿就受不了了,有的说我双盘8分钟就得把腿拿下来,有的说我只能盘12分钟就受不了了,今天怎么半小时也没痛呢?真是奇事。但我深知,这是师父的加持,是对新学员的鼓励,我深深的体验了“佛光普照”的法理。

“原始”的真相要重复讲

到另一同修家吃饭时,主人非常热情,我趁大家正高兴时讲真相,边吃边讲,有人说你们法轮功什么都好,就是不应该去天安门自焚,不应该参与政治,还有炼功中还死了一千四百多人。

我一听一惊,怎么还有这样“原始”的问题呢?真还有不了解真相的人们呀!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们。我马上提了几个问题要他答复:警察有背着灭火器,摄像机巡逻的吗?汽油不是最易燃烧的吗?为什么放在自焚者王進东大腿中的两个装满汽油的雪碧瓶还完好无损呢?他们答不上来,同修说这都是在演戏。我说制造假相蒙世人,导演竟是江泽民。自然就引出了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及镇压的残酷性,并解释一千四百例的由来和所谓的炼功人杀人的真相,并告诉他们,大法修炼者上北京是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以免人们受害,也是为了救度世人。大法弟子顶着压力,冒着生命危险揭露邪党罪恶,反迫害,救度不明真相的众生,这是壮举,不是参与政治。

那天在座的有10多人都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为这些明白的生命感到由衷的高兴。

向有缘人讲真相

我是97年9月份走入大法修炼的。没修炼前我的个性是清高的,自命不凡,不愿与人接触,不愿去的地方我怎么也不会去,特别是老伴家的亲戚我从没去过。现在不同了,只要能接触到的人,我尽量去接触,找机会,寻理由去串门,送去大法真相,关心他们前途命运;来家做客者我热情善待,使他们亲身体会到大法修炼人的善举,能理解真善忍大法的慈悲及被救度的幸运。

我很尊重缘份,亲人、亲戚、同事、朋友、乡亲、熟人,还有陌生人,只要碰上了就必须讲真相,劝退,凡是到我们家来的人,我都不放过,人多时集体讲,劝退的个别讲,只要愿意来玩的我们都热情接待。

举最近一例:大概10月份左右,有的老朋友想来我家玩,我们马上发出邀请,结果来了10多人,这其中我也安排了几个同修来了,她们热情的帮我端茶倒水,送菜送饭,抹桌洗碗,我一人主持,一点也不觉得累,趁大家正高兴之时,同修们你一言我一语讲真相,发现他们都能接受,还夸我们同修好,有一个人开玩笑说:我发现你们家的客人都是“苕”(指不会打麻将的人)。午饭后,常人在客厅打麻将,我们大法弟子就在房间学法、切磋,一个常人在我们学法的时候也進来听,她的女儿是法院的,受毒较深,提了一些不解的问题,经同修讲真相后,也很快就明白了,我们都感到高兴。下午又来了5个人,是亲戚,我马上又去买水饺等东西,吃完晚饭,朋友才不舍的离去,亲戚第二天才走。我虽然累了点,但我感到特别快乐。老伴说:你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法轮功。

4月份借清明回乡下住了几天,向家乡父老乡亲,讲真相,劝三退,有人不解,提出了一些疑问,有人还强调信仰自由等,我知道人们的这些疑虑皆因受党文化的毒害,必须用不同方式,深入浅出的说明阐明道理,澄清迷误,利用九评,向人们介绍什么是法轮功,我们为什么要修炼真善忍大法及大法在世界70多个国家的洪传情况;同时也指出共产党是什么,并揭露中共在建政的50多年里,一直是以谎言,动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伴随广大人民,具有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和传统信仰被破坏,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低下,生态环境的破坏,贪官盛行,腐败成风,民不聊生,人们怒而不敢言,因此中共惧怕真善忍。当人们明白了真相后,纷纷提出退党保平安,退党自救,在这几天中,就有40人左右写了三退声明。我打心底里为这些明白了真相而得救的人高兴。

再举一例,大概今年5月份,在一亲戚家聚会,一下子来近20人,有80多岁的老人及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还有孩子,有当官的,有纪检的,有检察院的,也有银行的,也有下岗人员,这天我带了护身符和资料,趁着大家高兴的时候,话题很快進入了讲真相,并让传看九评,有理解的,有沉默的,有疑虑的,但通过揭露邪党狰狞面目,摆事实,讲道理,大部份明白了真相,但是退党就不那么容易了,根据当时的情况,我把劝退的事放在后面去做,只能是个别交谈。为了不使人们难看,我发起了护身符,很多人都伸手要,特别是带孩子的要的更急切,10多个护身符一下子就发完了。后通过交流,有几个人表示同意退党,但保持沉默的也不在少数,后来再次上门,再次交流,相继也有的退了。

我也经常利用晨练的时间去公园走一走,想找机会接触有缘人,过程中碰到有教育界的,有新华社的,有文联的,有电力的,还有工厂的工人等,但大多数是退休的。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交流了思想,大多数起到了共鸣,后来甚至还成了朋友了。有一次突然天下大雨,我们几人躲進了棚子里,仅有的几个坐椅,互相让座,有几个玩剑的小嫂子,还有一个男的,加上我们俩老,他们一定要给我们让座,我借机夸她们善良人好,她们夸我们很显年轻,不象快70岁的人,我马上说,我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有这么好的身体,并接着讲了些我的修炼故事,并讲真相,发现她们听得很认真,并提出要护身符,因为当时没有,许诺第二天早上给她们送去。当她们接到大法护身符时,表示感谢。

经我劝退的大概有100多人,经过介绍進入大法修炼的有10人。我深知我的修炼状况比起很多同修来相差甚远,我必须加强学法,增强正信正念,努力提高心性,去掉“怕心”的执著,走好最后这段艰难的路,只有以法为师,加快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的脚步,我们的路才能走正,走到最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