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2006年5月11日】我是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二岁。在我两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已经修炼大法了。我从小就知道了要按大法标准“真、善、忍”来做人,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在大法中修炼。

上小学二年级时,我的耳朵里面很痛,红肿得很厉害,而且发高烧,妈妈告诉我这是消业,我忍着疼痛,坚持去上学。一天下课后,两个男同学打闹着玩,一耳光打在我的耳朵上,我痛得眼泪直流,但我一声没吭。刚好老师来了,同学就告诉老师说我被打哭了。我想这个同学在帮我消业呢,我怕他受老师批评,就赶紧离开了。到了晚上,我的耳朵流出了许多脓血,第二天就好了,再也不疼,烧也退了。

有一次我哥哥告诉妈妈说有人欺负他,我就对哥哥说:“你要忍,而且要告诉他,不能再欺负人,欺负人要失德。”哥哥说:“不能这样说,因为他在帮你提高,一举四得。”我们两人各执己见,都说对方是错的。妈妈说:“你们都是对的,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你们都是站在自己的层次中的认识,都没有错。”就这样,我慢慢的明白了许多法理,在后来的修炼中,我修掉了很多的执著心,包括妒忌心、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只要有我过不去的关、执著心出来时,妈妈便会说:“你是个小弟子,这点事你还过不去吗?师父在身边看着你呢。”我马上就不作声,向内找了,有时忍不住,便强忍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时我七岁,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爸爸妈妈都因为上访而被关押,我就不能上学,只好回老家去了。因为家里没有人,我和哥哥只好在叔伯奶奶家东一餐西一餐地吃了十几天,村里人都说我爸妈被抓去坐牢。我总是流着泪说:“我爸妈不是去坐牢,他们是在修炼。”那个日子好难过啊。我总是很想念妈妈,我就求师父帮忙,十几天后,奶奶回来了,我们魔难才结束,再后来,爸爸妈妈一个一个都回来了。

讲真相的时候我和两位小弟子一起,也学着妈妈他们的样子经常出去讲,在墙上用粉笔写:法轮大法好。看见人就告诉他们: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佛法,会保护你们平平安安。他们都点头,有的人还说谢谢。我们心里很高兴,因为他们得救了。

有一段时间我不精進,不爱学法炼功,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我梦见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他们都飞上天圆满了,我却怎么也飞不上去,我就大哭起来,哭啊哭啊,哭醒了。我便告诉妈妈,妈妈说:“师父见你不精進,在点化你,幸亏是在梦里,要是真的,你哭也没有用了,赶快好好修炼。”以后我又开始精進了。

后来师父讲法中又告诉我们要叫人退党,我就把我班上的同学大部份劝的退出了少先队,叫他们知道大法好。有不信的同学,我就把他们带到妈妈那里让妈妈跟他们讲,他们就都退出了邪党的少先队。有一次学校要求全部学生都戴红领巾,不戴就不准進校门,我坚持不戴,而且发正念,过一段时间,学校就不管了。

我们学法点的阿姨们都开始背书,我以前背过《洪吟》,背《转法轮》我开始觉得难,到后来看见《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很受鼓舞,就开始跟妈妈一起背,现在已背到《转法轮》第三讲,我计划今年一定要背完。

我很爱看《明慧周刊》上小弟子写的文章,我觉得他们修的真好。我希望小弟子们多写一些文章让我们交流,让我们共同提高,比学比修,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