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阅读《九评》 清除恶党毒素


【明慧网2006年5月11日】最近两个星期,我的修炼状态特别差:学法无法集中精神;晚上炼功、发正念打瞌睡,常常是动功还未炼完就已经要睡着了,没有办法,只好放弃午夜12:00发正念,而改为凌晨炼功;但早上又常睡不醒,根本无法保证每天的炼功时间;讲真相时更觉力不从心。到后来,甚至白天头都发沉发昏。我一直以为是我有什么执著心未放下造成的,并尝试向内找,但收效都不大。尤其最近还有一个现象,即常常莫名其妙的会有恶党的歌或话语在我的脑中反映出来,于是我就把它们当作思想业一样去消除和排斥。

几天前,我母亲感冒咳嗽,我就想劝她再多看看《九评》,或许是恶党邪灵的毒素对她的影响。这时,我才想到我是不是也是如此呢?我已经有半年多没有阅读《九评》了。因为我已经阅读了七遍《九评》,自己觉的已经完全认清了恶党邪灵的本质,并且我一直未中断向世人讲述《九评》,觉的自己不会再受恶党邪灵的侵扰了。

想到这,我马上就静心阅读《九评》。才看完一评,当天晚上炼功就明显感到能够集中精神了,而且第二天早上起来,再没有了那种头脑昏沉的感觉。《九评》的威力显现出来,他就是能直接清除我们脑子里残留的恶党毒素!

在中国,长期受到各种邪恶的宣传教育,我们每个人头脑中被灌输的邪恶毒素似乎已经根深蒂固,它会象业力一样渗入我们身体的每一层次中。甚至在海外生活的华人,或多或少的都受到这种邪恶宣传的影响,这是无法抹煞的事实。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宇宙在正法中是从微观往表面上突破,大法弟子在修炼中你们也是从微观往表面变化着。”

当我们在修炼中突破了一个层次,这层次的业力以及恶党毒素都会返到我们表面身体上,而我们有时并不能完全认清和及时排除这些毒素,当它们在我们体内累积到一定成度,就会严重影响我们的学法、炼功、证实法,甚至影响到物质身体。仔细阅读《九评》,正是彻底清除这些恶党毒素的最好办法。

关于阅读《九评》的作用,我在一年前已经有了一次体悟。2004 年12月初,我第一次浏览了(并未仔细阅读)《九评》,心中有明显的抵触:担心常人会不会理解;是不是参与了政治;是不是说的太过了,等等。这也正是恶党邪灵的影响,使我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仔细阅读《九评》。接下来几个月,我在讲真相中根本就不愿提及《九评》。

后来看到师父发表了“退团声明”,我也发表“声明三退”。两个星期后,我开始咳嗽。这虽然没有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但却严重干扰了我讲清真相。只要一想讲真相,就开始咳嗽,咳的无法说话。后来看了《明慧网》上同修的心得体会,才意识到应该仔细阅读《九评》。当我读完一遍《九评》,咳嗽就好多了,等读完两遍时,就完全好了。后来看到师父的讲法:“前一段时间有的学员咳嗽,有的学员出现了一些个不正常的反应,特别是从“九评”出来以后的一段时间。就是那些恶党的邪灵在人体里的因素干的,大家发正念的时候要清除它。对大法弟子它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是它会干扰。最近一个时期包括其它方面出现的所有的干扰,基本上都是这些邪恶因素干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深感师父对弟子的关怀真是无微不至。我连续读了七遍《九评》,给我后来讲清真相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现在我正在阅读第八遍《九评》。

阅读《九评》对常人的作用更是显而易见。我母亲声明退团后,因居住在国内,无法看到《九评》。两、三个星期后,她开始发烧、咳嗽,非常严重,被其他家人劝说,去了医院打点滴。这之后,她甚至连床都起不来了。我知道后马上给她打电话,针对她思想中的症结,讲清了恶党邪灵的本质,清除她脑中的恶党毒素。第二天,我又打电话去问候,她说:“昨天一放下电话,我的鼻子就通了,两个星期来第一次闻到了气味。”之后,她再未去医院打点滴,身体也越来越好。后来我设法让她读到了《九评》。

作为大法弟子,现阶段应该经常仔细阅读《九评》,从而清除不断返到身体表面的恶党毒素。

我们在劝说常人“三退”的同时,若有条件,一定要劝他们也反复仔细阅读《九评》,以使他们不再受恶党邪灵的侵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