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仰真善忍的大学教授们的遭遇(图)


【明慧网2006年5月11日】在任何一个国家,大学教授都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然而在中共政权下,许多桃李满天下,得到政府表彰和世人尊敬的教授们,却只 因他们信仰“真、善、忍”而惨遭迫害。他们有的已被迫害致死,有的正在监狱和劳教所里遭受着难以想象的人格侮辱和身体折磨。下面这24位高级知识份子的遭遇,只是当今中国现实浮出水面的一角冰山。知情民众称,教授们的遭遇尚且如此,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中国法律在江泽民“群体灭绝罪行”面前早已形同虚设,只是骗人的一个摆设而已。

** 因维护信仰被迫害致死的大学教授

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刘丽梅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报道,41岁的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刘丽梅,硕士生导师,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1999年7月20日以后多次被抓,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和万家医院等处遭受酷刑、强迫野蛮灌食、药物注射等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仅剩40来斤骨架。

2003年8月12日刘丽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刘丽梅死后,警察威胁家人不准跟别人说,并不许家人上前查看尸体。


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刘丽梅2003年8月12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成都大学副教授张川生被成都大学与当地公安合伙虐杀

张川生,男,54岁,四川省成都大学副教授,2002年2月15日被成都市看守所警察活活打死。

张川生因身患多种疾病而走入法轮功修炼,炼功后迅速好转,不久痊愈。身为大学教授的他,被《转法轮》深深震撼,从此事事处处做到“真、善、忍”,受到同事、邻居、亲朋好友的一致称赞和尊重。2002年农历新年前,张川生在大年三十被成都驷马桥派出所强行抓走,仅过了几天张的家人接到派出所通知说张川生因心脏病突然死亡。

张川生的死相令人触目惊心——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张的家人问及原因,警察答曰:“他的手握成拳头,我们是为了扳开他的手,不是故意打他、勒死他。”随之,警察恐吓张的家人说:谁敢说出张川生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别想活了。

哈尔滨市管理学院教授周景森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哈尔滨市管理学院教授周景森,1935年6月出生,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非法关押。 2002年9月29日,哈尔滨南岗公安分局5、6个警察闯入家中进行抄家,将周景森教授和老伴及女儿全部抓走,没经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判每人三年劳教。老 伴在拘留所病情加重三个月后保外就医,女儿至今还关在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
哈尔滨市管理学院教授周景森周景森被非法关押前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周景森被非法关押前周景森被迫害至奄奄一息、骨瘦如柴

67 岁的周教授被关押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受尽非人的酷刑折磨。狱警指使犯人施暴刑“转化”,六根电棍同时通电。在劳教所期间,周景森浑身长满疥疮,身体瘦成了皮包骨,坐都坐不起来。后来劳教所怕担责任,于2003年8月21日通知家人将周景森人接走。周景森回来后亲友把他送入医院,大夫检查时发现整个 身体皮肤的颜色是深褐色。2003年9月2日,周景森含冤去世,眼睛和嘴一直没闭上,骨灰也呈现黑褐色。

延边大学医学院老教授朴世浩被迫害致死

延边大学医学院的老教授朴世浩,60多岁,是位德高望重的好人,他很有才华,为国家培养了很多优秀人才,他的科研成果不仅获奖而且拥有专利权。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国家的优秀人才却因为信仰“真、善、忍”,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在延吉看守所他被折磨成骨瘦如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身躯瘦小得如同一个孩童。朴教授于2002年8月21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尸体被立即火化。


延边大学医学院老教授朴世浩被迫害致死

** 被劳教、判刑的70岁的老教授们

杨靖霞,女,70多岁,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的退休教授,于2003年5月9日在家遭到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简阳市女子监狱。

杨靖霞教授德高望重,是国际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世界环保专家,在学术上颇有建树。她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曾出访过很多国家。她的家乡湖南省浏阳县还特别为她划了一大块地,作为她卓越的学术成就的奖励。在四川大学任教的约四十年中,杨靖霞教授在两个新专业和两个新系、新研究所的创建中起到了主力作用,为环境工程专业建立了硕士点并培养了十几名硕士。就是这样的一位老教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

被关押期间,杨靖霞教授曾在双手被铐状态下连续四天四夜(102小时)不准睡觉。对一个在国际上还有一定知名度的70岁老教授,这种恶行都干得出来的话,那么,在强制的劳教所、秘密的“洗脑班”,对那些社会及文化地位都较低的群众又有什么恶行干不出来呢?

曾令文,女,今年71岁,退休前是吉林大学的一位受人尊敬的物理学教授,她的研究成果曾在国内外重要刊物上发表,是一位受到学生爱戴和同事们尊敬的老师。曾教授多年来修炼法轮功,使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但99年7.20以后,她的生活被强行改变了,多次被绑架、关押,精神上,肉体上遭受了极大的伤害。本应安享退休后的平静,但意想不到的是一次次的被迫害,更是在69岁高龄的情况下被非法判了2年劳教,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到期后曾令文因为一直没有写 “五书”,又被非法加刑,一共被非法关押了780天。回家以后,仍经常受到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的骚扰。


曾令文

权稿锡,男,73岁,原北京大学生物系副教授。曾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并于2002年1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

优秀人才身陷冤狱

很多教授都是本单位的骨干力量,获得过多项表彰,修炼“真、善、忍”更让他们修心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然而正是这样的国家栋梁,如今却身陷囚囹。

须寅,男,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须寅教授因其在本职工作中的优异表现,数次获得清华大学先进工作者、优秀青年教师奖等荣誉,并因他在科研领域对科技进步做出的重大贡献数次获得北京市及国家级的学术奖励,受到清华大学师生的广泛赞誉和爱戴。2006年3月14日须寅教授被海淀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4月13日,被判劳教两年,理由是在他的家中发现法轮功资料。仅仅因为认定在他家中有法轮功的宣传品就剥夺其人身自由,剥夺其为社会、为科研领域做出贡献,剥夺他为学生们“传道、授业、解惑”的工作权利,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

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须寅得到的多项表彰

吴越平,男,50岁,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吴越平的论文多次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享有很高的学术声誉,他所带的研究生遍及海内外。2001年5月被非法判劳教2年,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多次被劳教所的刑事犯(恶警指使的)暴打,发烧39度还强迫做重体力劳动。吴越平为抗议迫害曾三次绝食,被放回时身体已极度虚弱。

从劳教所出来后,学校不允许他上讲台,只发基本工资,一切奖金及其它合法工资部份被剥夺。2005年初在学校教师职称评聘中,将他降格聘为副教授,在全校公示。2005年10月24日公布的教师职称评聘结果,将他从教师职称评聘名单中取消,只因他坚持修炼法轮功。

吴宜凤,男,大学毕业时因品学兼优而同时被哈尔滨、福州、长春等三市录用,后选择了长春市吉林省建筑工程学院任教,被绑架前是该院路桥系主任,副教授(院领导曾经让他填报正教授,后因他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中止),是东北三省几名优秀桥梁专家之一。2001年10月被抓进长春第二看守所,后被判刑九年。在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工程需要,2003年夏天长春市市长祝业精曾去过看守所,以“恢复工作、恢复一切待遇”为条件,想要劝说吴宜风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吴宜风断然拒绝。在吉林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吴宜风每日受到酷刑折磨,现被转到四平市监狱关押。

沈应柏博士,43岁,男,林业大学教授,系主任,优秀青年学者,发表学术论文数量全校第一位。但因信仰法轮功多次被抓进看守所、洗脑班。2003年9月20日,他和其他4名法轮功学员被海淀区公安局看守所从家中绑架并全被抄家,绑架的理由就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后被判刑3年。

杨永萍,女,45岁,佳木斯大学化学药学院副教授,曾被评为大学“双十佳”优秀教师。2002年1月,杨永萍老师在担任对高中老师的培训教学时,因谈及人类的未知领域和对生命的探索,幷证实法轮大法的科学性,而被举报,并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优稿,男,64岁,重庆大学高级工程师、教授、光电学科学家、三峡工程某项目科研组组长、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等称号,因进京请愿被重庆市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折磨数月,又被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期间受尽残酷迫害,期满后又被无故延期半年。释放后,由校领导在当地“610”办的指示命令下,送往当地政府办的“洗脑班”进行新的迫害。

全家遭受迫害的大学教授

张兴武,男,原济南市教育学院副教授,妻子刘品杰,济南市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工人,两人均已六十多岁。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99年 7.20以后,被刑事拘留,释放后仍然被长期监视。2000年他们为了摆脱骚扰离家出走,2001年1月1日,在北京被拘留,他们不说姓名和地址抗议无理关押。4月份被山东的警察认出,遣返济南,强行送进转化班。后两人都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被非法判处三年劳教。张兴武教授被关在济南刘长山劳教所,因拒绝转化,一直处于严管状态。妻子刘品杰被监禁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因拒绝转化一年中被加刑两次,在每天强迫洗脑的同时,还要经常劳动十几个小时。


济南市教育学院副教授张兴武、刘品杰夫妇

汪海波,四川大学数学学院副教授,妻子房慧是四川大学外语学院讲师,两人均40岁左右。夫妻俩因向群众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分别被非法判三年半和三年劳教,幷被开除公职。汪海波现仍被关押在四川沐川县五马坪监狱中遭受迫害。

张文革,男,38岁,北京林业大学副教授,优秀青年学者,科研骨干,中科院博士毕业。由于为法轮功上访,2000年4月被判劳教一年。在2003年9月20日,他被海淀区公安局绑架和抄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他的妻子谭芳。谭芳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外企职员。后张文革被判刑三年,谭芳被判劳教两年半。

周青龙,河北石家庄市军械工程学院教授。2000年10月,因给该院领导写信讲清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抓捕、关押。2001年2月22日,军械学院召开全院教职员工参加的所谓揭批、教育大会,几名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的军警,将清瘦文弱的周青龙教授劫持进会场,宣布非法劳教两年。周青龙教授被劫持往石家庄劳教所一大队,后又被当作重要人物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高阳劳教所迫害。

周教授唯一的儿子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山西至今。周教授白发苍苍的妻子,受不法人员骚扰抓捕等惊吓患病,生活不能自理,常常一人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无人照管。本来幸福美满的一家人只因坚持信仰做好人而遭此横祸。

不放弃信仰的教授们被强行注射药物

吴晓华,女,47岁,安徽省合肥市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因维护自己的信仰被多次关入劳教所和精神病院,受到各种侮辱、折磨。她经历了强制洗脑、打骂、戴镣、灌食、关小号、用擦厕所的抹布及带污血的卫生巾堵嘴、强迫服用精神病治疗药物、绑在床上电击等许多毫无人性的残酷折磨。吴晓华在精神病院被强迫打针、吃药、通电、电击,吃药打针后,出现昏睡,意识麻木,头昏、剧烈呕吐,听力、视力明显下降,有时一天昏倒三、四次。

2003年4月下旬,吴晓华被非法劳教期满,由于她坚持不放弃信仰,又被非法延期两个月。吴晓华绝食抗议,狱警指使劳教人员残酷灌食,生生撬掉四颗牙。长期非人的迫害使她头发几乎全白,身体极度虚弱。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优秀教师吴晓华

朱航,女,大连理工大学人文社科系副教授。1999年8月30日,朱航因为在公园里炼法轮功而遭抓捕并关押在位于南关岭的大连姚家看守所。她的手脚被用铁链子拴 在一个高20英尺,15英尺宽的沉重的钢架上(一种“地牢”刑具)。在她7天的绝食后,看守所命令狱警对她执行强行灌食,这造成她口腔严重受伤。狱警插入一个管子给她强行灌流食,这种方式使她失去知觉并被送去第二人民医院抢救。后来,不法政府官员把她关进精神病院以掩盖她在看守所的经历。在大连精神病医院,她被迫接受麻醉治疗,被强行吃麻醉神经的药。如今生活已不能自理。

李惠云博士,女,40岁,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2004年2月24 日,李惠云夫妇被单位和当地610绑架去“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在洗脑班里受尽非人的折磨。李惠云经常被两只胳膊背后捆在椅子上,两个男帮教轮番 殴打。有一次一巴掌下去打的一侧下颌脱位,他们一看脸歪向一侧又狠狠的打了另一侧。李惠云在洗脑班被折磨了五个多月后,因仍不放弃信仰,于2004年8月10日被劳教二年,送进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进五大队后她义正辞严的维护法轮功,被狱警冠以精神分裂症的帽子,送进精神病院长达2个月迫害,超大剂量的镇静和抑制药,使她全身无力,经常晕厥过去。

即使如此,劳教所依然胁迫医院大夫,不允许家人探视。李惠云70岁的老母亲,为了能够见上被治疗中的女儿一面,到劳教所苦苦哀求甚至下跪,才得以在两名便衣警察的监视下与女儿见了一面。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