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被抓和“维权接力”(3)

从青岛市区出现的“全球维权反迫害绝食大接力”一事谈起


【明慧网2006年5月13日】(接前文)也常常听到一些同修谈起修口(修口牵扯到的安全问题)问题时,有的同修的认识是:都到了现在了,谁还会干那种出卖同修的傻事。有的干脆把修口问题当成同修与同修间的一种隔阂的表现,说修口就是对同修的“不信任”。

这些种种的缺少理智的做法,根本上还是没有在法理上的清醒的认识,把这场宇宙正法中发生的迫害,完全看成了一场发生在人类空间的人对人的迫害。把这场迫害放眼在人的层面、人的角度、人的思维上。所以看到那些中共恶党的黑手活动频繁的时候就“注意安全”,反之麻痹。或是“注意安全是国内大法弟子的事,国外大法弟子不用注意安全”的认识。那么近期一些中共恶党的黑手在国外频频行凶造成的安全事件,有没有整体大法弟子的这种心理促成的呢!我们当然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与大法弟子的提高这种必然关系。但是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注意别给旧势力钻空子是应当的。

有一位同修在明慧网上谈到修口问题时提到:在大陆的淄博王村劳教所那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40%都是由我们自己同修直接或间接、有意或无意、或是承受不住牵扯出来的。以此来提醒同修修口对安全的重要。

为什么有的同修会对一些女大法弟子被强暴表现的吃惊或怀疑,对刚刚曝光的沈阳苏家屯的焚尸炉一事难以置信与接受。还是这个问题: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把背后的邪恶仅仅在心理上描绘成“坏人或坏蛋”。所以对安全问题没有深层的认识,把他当成了一种人的防范,只是人的“求安”与“求全”,缺少大法弟子的理性和正念认识。

大法弟子在证实法过程中到底如何看待这个“安全”问题呢?师父的一句法给了我最大最深的启悟。这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的第一句讲法:“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我的粗浅认识是:师父在传法传功过程中,师父不仅仅考虑对学员的负责,更要考虑到对社会的负责;不仅仅考虑在学员中收到的效果,更要考虑到对整个社会的影响。

社会上其他一些气功师一出山,就大搞特搞什么特异功能表演与治病。结果也演砸了,也得病了,往往都是“早亡”。你特异功能再奇特你不能拿出来表演,你的气功治疗手段再高你不能开门诊。我们大法弟子中的一些自认为“正念强没怕心”,一些令同修“羡慕”的同修反而频频遭迫害。是否因为他把“正念强没怕心”当成特异功能与治疗手段了拿出来表演了、出售了?你把超常的东西拿到常人这用,能不出问题吗?咱资料点出的资料再多再好,咱不能把一体机搬到大街上来,不能把门打开冲着大街。一切工作看起来是常人的形式,但这不是干常人的事啊!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是有着本质的不同,气功治病就要考虑到对常人社会负责。这样看来安全问题在高层次上看就是一个对他人(社会)的负责问题。大法弟子是修炼中的人,但是看问题的心态是神(不仅仅局限在为私的修炼上看问题)。

2. 在法理与人情之间不理智

在法理与人情之间不理智,在认识上往往法理中掺杂着人情;做法上往往证实法中夹杂着人情;再过的就是宁愿维护起人情来不维护法了。从根本上讲就是不能做到师父的要求“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讲法》)

在青岛或城阳一些地方,你去到那里,你会感受到这里的大法弟子很“热情”。即使开法会的时候,见面也先“详细”(住址、单位、姓名……)的自我介绍一下,然后再请你来个自我介绍,不自我介绍还真是盛情难却。如果正好遇上不修炼的家人恰好再来个相互介绍。不用呆上几个小时,什么谁是协调人,谁是资料点的同修,资料点的大体情况,资料的来源你会掌握个七八。在走的时候叫你留下电话号码,不给留的话看到对方还真是觉得面子上下不来。

我谈到的这些问题所指的不仅是一般的(在大法工作方面)同修,而是一些协调人。其中的一些协调人已经长期的被多次跟踪,他们自己也曾谈起过。其中的几位协调人跑的地方真不少,几乎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有“名”了。有刚刚走出来的同修就知道青岛市里一些主要(因工作的不同)协调人的真实姓名与其所做的一些主要工作(因同修做事不严谨)。

这里的一些可疑的人(可能是特务)如影随形,不时的忽隐忽现。一些协调人对情况是很明白的,但做法上是糊涂的。市南区大法弟子王志辉于2006年3月2日被6个警察从家里带走,(为了安全不作细谈)我认为一些同修(协调人)有着直接的责任。也听到这里的同修谈起一些协调人的不正确状态,但都是在私下里议论,见面的时候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一团和气。

有这样一件事:一位同修被这里的协调人介绍给了另一位协调人。这位同修因为工作上的需要就和后来的这位协调人接触了。这位同修发现这位协调人一些认识很不在法上,有些方面不理智,后来就和先前的那位协调人谈起此事。先前的那位协调人说了句:人都不和她联系了,就你和她联系。

当同修看到这些协调人的不正确状态,问家里的同修为什么不给他们指出来。同修有的不正面的回答,只是说:我们这儿就指望他……。有的说:我们这儿多亏了某某同修。当指出这里一些协调人的不足,他们就替协调人挡出去了,好象谈协调人的不足就想揭到了他们这里的短处。这些协调人的一些不正确状态,还不是这里的整体大法弟子的人心促成的吗?

有的大法弟子为了向有电脑的同修那儿拷贝资料,而主动的把自己做资料的事透露给了同修。理由是:我不这样做,怕同修不给我拷贝资料。这是用人情来平衡与维护大法弟子之间的关系 。而大法弟子相互之间的关系不都是为了这个法,是不能把人情看的比法还重的。

相互之间维护起来这张厚厚的人情网,害的还是同修、是整体、是自己。

3. 不以法为师上的不理智

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以法为师这是根子上的问题。这也是对师父对大法根本上坚不坚信的考验。

在这些地方有的协调人已经有点找不到北了。上面谈到的这些协调人有的在大家一起学法的时候说:让我来读,我读威力大。有的协调人声称他要把某某的元神调出来。有的协调人建议同修三退的声明不用署名,编一个号就是了,在城阳一些地区的同修就是这样做的。家里的很多同修对这些协调人恭维有加。有的同修就当着其中一位协调人说:“你知道同修说咱们青岛同修中出了一位高人,这位高人是谁吗?就是你呀!”这些协调人中不止一人多次的在同修中说自己看到了什么什么;自己要干什么、如何做,师父就把信息打给他了,云云。还说同修存在什么问题师父直接会告诉他同修存在的问题……。有的同修在谈起这些协调人的时候看起来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同修听到这些协调人切磋交流也几乎都是谈的协调人自己的如何了不起。那些刚走出来的同修那里传的很多是这些个人的“英雄事迹”与“天目功能”。

就绝食接力一事谈起,此事是维权人士发起的反迫害的活动。他们在做他们应该做的事,而大法弟子也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们应该做的事就是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而不是我们也加入到绝食接力中,造成同修被抓,给讲真相、救度众生造成损失。同修传说(听个别协调人说的)潍坊地区的同修也发起了绝食接力运动一事,我也在那份材料上查到了,声称潍坊地区参与绝食接力的不是大法弟子而是常人。这不是在造谣生事吗!为了進一步证实此事的可靠性,我特意和潍坊地区做协调的同修通过电话。明慧网多次通知禁止在同修中的任何的变相的签名活动。师父也在法中告诉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安全不利的一切行为都要停止”(《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同修为什么还要配合这些协调人的签名活动呢!因为做不到以法为师。发起绝食一事的同修是不是在做事心、欢喜心与显示心带动下搞的呢?

这次绝食,每个其中参与的同修也没有个明确认识。有的协调人还有这种说法:绝一次食,就提高一个层次。法里哪有这个内涵?!其中一位协调人说青岛市区的同修已经绝完了,意思是大家都应该参加。而我后来去过青岛市区,问过这里的一位做协调的同修,回答说根本没听说这一事。这使我想起了在2004年(大约时间)的即墨市地区传出的所谓每月的初一、十五跟师父一起炼功一事,其实就是这些现在发起绝食一事的做协调的同修搞的。后来这些同修又要搞什么打出几米宽几米长(说法很有讲究)横幅,被同修制止了。其中一些被同修认为的协调人(只是他们自己愿意到处走走)散布一些邪悟之理,散发出很多业力和不好的东西,也有和他们频繁接触的一位同修险些失去生命。这些“协调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喜欢到老年同修多的地方,喜欢到对法缺少清醒认识的同修多的地方,喜欢到抱着个人修炼、个人提高为主的同修多的地方。

当和同修谈到这些协调人的这些不符合法的做法时,很少听到在法上交流,谈的是协调人以前的显赫地位现在是如何的放下了,或是如何的从魔窟放下生死闯出来了。意思是这些协调人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是经受过考验的。缺少在法理上的清醒认识,大多是对协调人的盲目崇拜。

有这样一件事提醒这里的同修,有一位“协调人”说自己是从魔窟闯出来的,可许多同修发现该“协调人”说话很有问题,并带有邪悟状态,在青岛与即墨一些地方的所谓“初一、十五炼功”一事就是从他那儿来的。他后来到即墨一个地方散布邪悟之说,被同修当面给揭穿后,就再也没有去过那里。这一切还不能说明他的问题吗?这些被同修放不下的“协调人”,同修谈的都是他们的“事迹”,不知他们翻来覆去的将自己的“非凡经历”谈给同修是为了什么?而这些对“协调人”放不下的同修,是否有了这些“协调人”就不用以法为师了?他们能成为大法弟子修炼的参照与榜样吗?我们心目中还有法吗?正法到了今天,我们为什么还不明白什么叫“以法为师”呢?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