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炼中的神奇

【明慧网2006年5月13日】

(一)甘肃河西走廊某县某村,有六十多岁的老俩口。老婆婆年轻时就患病,胆囊炎、贫血,曾是村上有名的中药罐子,每年至少花六七百元药费。老头子为治老伴的病下过窑背过煤,累的得了腰腿病。1998年秋天他们老俩口有缘得法。老头子在“四清运动”时期扫过盲识几个字,可是不能通读《转法轮》,他天天到炼功点和大家一块学法读书,终于能通读了;老伴纯粹是文盲,不识一个字。看了师父的九讲录像,老伴就能下床,不吃药了,老头子腰腿也不疼了。他们切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为了更好的学法,决定请回一套讲法磁带。家庭经济困难,决定卖掉两只小羊羔。尽管羊羔长大了才能卖个好价钱,他们也没想那么多,结果第二天两个甘谷的外地人上门收购羊羔,这样他们就有了录音机和讲法磁带。令人惊奇的是这一年冬天老母羊一胎又产下三只母羊羔。

九九年干旱,他们家门前的水浇地只够交公粮,家里人的口粮指望山外的二亩山地。可那里的土地干旱,大家都眼看着颗粒无收了。没想到七月的一个晚上,神奇的事出现了:老天下了一场小雨,从山上流下一股小山洪。他家的二亩地在排洪沟下游,上游一块地的人家为了堵山洪,特地在田边打了一个低坝,结果山洪顺坝外流到下游,正好冲破了这老俩口的两亩地的地埂,不多不少正好浇满了这二亩麦田。这二亩地和周围干旱的麦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秋天丰收了,并给保墒、来年春播创造了条件。

九九年元月五日下午,老头跟着去十五里外的另一个村子洪法。回家路上,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用自行车带着他,快到村子时,经过一个三十度的大长坡,快到坡底时,突然从坡底村口处迎面驶来一辆拖拉机,路另一旁又迎面来了一个骑车人。带他的年轻人一慌,车一偏把两人摔在地上,自行车的惯性把他俩在地面上拖了几米,老头儿被撞晕,太阳穴处皮擦破了。这可把年轻人吓坏了,因为这坡上以前出事故的没有几个能死里逃生的。他把老头扶進村包扎了一下,当天夜里没睡好觉,担心老头出事,可是第二天老头又来到炼功点,年轻人的心才放下。

之后,老头想起修炼前曾算过一卦,说69岁是他的铁门槛。老人在大坡上出事故时正好是69岁,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有师父的呵护,而死里逃生。

九九年七月,恶党不让炼功,乡上的头头叫他们去参加揭批。老婆婆吓的不敢炼功了,结果又躺在床上,抱起了药罐子。老头坚定不移,半夜里起来学法。在2000年底,乡上办洗脑班,叫他们老俩口都去。老头没理睬邪恶那一套。老伴天天去,听到的是邪恶攻击大法,因为怕心也不敢说真话。这年冬天派出所所长带着警察,每天夜里都来把车停在他家门外,老头照样天亮起来学法炼功。现在老头脸色红润。现在老俩口对比明显,老伴害怕不敢炼,病又在她的身上出现,又抱起了药罐子。

(二)武威某乡某村一位姓安的修炼人2001年7月从县看守所放出来,收完了麦子,他心想恶人把村中的十几名大法弟子都抓進了看守所、劳教所,这冬天他们家人就吃不上冬菜,因河西一带人们就靠春天种的土豆和萝卜、白菜过冬。

他相信大法的神奇,下决心在收完麦子后种土豆、萝卜。种地前他求师父帮助他。他不是为了自己吃冬菜,他真的为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家人着想,便毅然在麦子收割后才种下了土豆、萝卜。村中其他人的土豆、萝卜,按农历,种时最迟不能迟于芒种。这年秋收时,他种下的土豆、萝卜比村子里别人的都大,土豆几乎每个和吃饭碗一样大,白萝卜、红萝卜又粗又长。村庄中人都奇怪,问他用什么方法种出了这么大的土豆和萝卜。这年冬天他骑车一麻袋一麻袋的亲自送到大法弟子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