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喜悦

写于第七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


【明慧网2006年5月13日】洪小姐是位著名的国际出版社台湾分社长,她曾经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在茫茫中一直找寻人生目地为何?修炼法轮功使她的人生焕然一新,心中充满了喜悦。她说“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功,现在的我会是怎样?我已无法想象了。”“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洪小姐回顾了自己得法修炼的经历。

* 喜闻大法 有幸得法

1996年底,哥哥从新加坡佛学会成立的交流会上带回一本简体版的《转法轮》,问我要不要看,一来看书是我的兴趣,一方面也一直在找寻生命的目地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于是就答应了,没想到这一看就看入心了,觉得一下班看《转法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每天都要看到半夜。当时我们很少有机会看到简体字的书,对简体字不熟悉,因此我花了一个星期才看完。

之前哥哥即问过我要不要炼功?我原是位基督徒,从小就在教会受洗,日常生活就是上教堂做礼拜,唱唱诗歌等,对我而言,上庙拜拜是很遥远的事,炼功也不感兴趣,所以也就没什么意愿学炼。但是当我看完《转法轮》后,觉得这个太好了,这书很特别,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写的这么浅白与口语,但可感受到他的内涵很深、很正,也解答我很多不明白的事情,于是我主动跟哥哥说:“你不是要教我炼功吗?我想学!”

过去参加教会做完礼拜,还是觉得很空洞,我要找的东西我找不到,经常流连于书店,沉浸在哲学、探索人生与心灵的书籍里,想找寻人生的支柱,虽然有些书觉的写得不错,也很少看了又看,可《转法轮》这本书很不一样,我看了之后还想再看,到现在我看了九年了,还是想再看。

刚修炼法轮大法时,教会的牧师和教友们对我选择另外一条路很是担心,还帮我祷告,但当我提了一些问题,牧师也解决不了后,也就没有勉强我了,随着生活轨道的不同,渐渐的,以往的基督教友不再找我了,现在我拥有更多同在大法中共同精進,不断同化真善忍特性,提升境界的同修,生命是如此的可喜可贵。

修炼后常觉得自己非常幸福,得到这殊胜的大法。曾经二次到中国大陆,与北京、长春的学员学法交流,还参加了德国、美国纽约与西部的法会。那是1999年前的事了,这时期是着重于个人修炼,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除了每天早上炼功,每星期参加1-2次学法组的接触外,与其他同修的互动不多,生活很单纯。

* 提高心性是根本

回想刚修炼后的一年多,我的双盘一直无法突破1小时,最多是55分钟就将腿拿下来了,持续一段时间无法再前進一步,挺难过的。那个礼拜特别考验我,老板看到我都很不高兴,特别讨厌我,不但做什么事都不对,连名字也总叫错,以前叫我洪小姐,那个礼拜他却叫我郭小姐、刘小姐的,永远都是叫错的,我也不知他哪来的气,他真是气的不行。

我知道我当时有一个关没过好,就是他有时会批评别人,如他坐计程车回来后,会一直跟我说哪个司机如何的不好啊。回到办公室总还在说人家哪里不好,一直在抱怨给我听,我就不太耐烦,不太爱听,后来我就顶了他说,你这样说给我听,他也听不到,都是我听到,哇!他就非常生气,好气哦!他觉得我不体谅他,没有听他讲,从此以后就叫错我的名了,脸也总是臭着对我。

有一天,老板叫我换健保卡,我去办理时将他的健保卡资料填好,心想这段时间他老找我麻烦,我也就战战兢兢的怕填错,写好后交给他,没想到他好气、好气,对我破口大骂,我都听不懂他要干什么,简直骂得我体无完肤。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时一点也不动心,他虽然跟我站的很近,可是我感觉到跟他好遥远,好象一个人看着煮开的水一样,一点感觉也没有。他骂完后我说:蔡先生,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他突然之间脸就胀红很尴尬,可能他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吧,掉头就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第二天好奇怪,我早上去炼功,已经可以打坐1小时了,去上班时,老板看到我讨厌的感觉就不见了,一切像没事一样,名字这时也叫对了。

在这礼拜中,还有一次也没忍住。有天我在发传真时,他就跑来数落我,我就回嘴,因为事情不是他讲的那样,我心里觉得委屈,没想到一回嘴,他骂的更凶。后来我就想我是修炼人,为什么没有守住心性呢?那时我正在背《转法轮》书,刚好背到第四讲“提高心性”“过去许多人因为心性守不住,出现的问题很多,炼到一定层次之后上不去了。”

* 4.25促法轮功在台家喻户晓

1999年4月25日,约有一万名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的消息披露,震惊国际。台湾地区电视台一直重播4.25当天,许多法轮功学员静静站在路边拿着书的画面,4.25事件让台湾更多民众知道法轮功。以前坐计程车,与司机聊天问到法轮功,十个有九个说不知道的,现在可好了,法轮功一夕间变得家喻户晓,从99年4.25到2000年,台湾地区修炼法轮功的人数急速扩增到20、30万人。

由于电视、杂志与报纸等媒体争相报导,甚至有报纸是整版面报导法轮功的精神是“真善忍”。我们在自家住处设的法轮功九天学习班一下子大爆满,学员个个挨着坐,屋子都装不下了,到了学炼功法时,根本无法动弹,只好带大家到屋旁的户外空地学炼。每天总有接不完的民众与媒体打来电话询问,什么是法轮功?什么时候有九天班可以上课?还有许多社团、政府机关纷纷邀请学员利用公余时间,到他们单位教功。使得《转法轮》这本书销售一空,书局都缺货,预订后,每每都要等上二个礼拜左右才买得到书。

* 拨开云雾明真理 坚定正念不迷航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行动时,我曾有一段思想的波动。当时台湾仍然可以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有一段中共播放4.25事件,整个从头到尾看起来那剧本好象是串好的,觉得不太舒服,心里很难受,那个难受持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走在路上时,突然一念:“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怎么办?”当时着实吓一跳,倘若我学的法轮功是假的,我这不是白走这一遭?于是,我静静的回想,发现从修炼到现在,我只有受益,并没有损失,老师没向我们要1毛钱,也没要我们捐钱,只是要我们做一个好人。如果我没修炼这部大法,也就无法开启智慧,认识到人活在世上的目地为的是什么。如果连这宇宙大法,教人向内找,修心性,重道德的修炼都说是假的,这样人来这世上好象就没有根一样。当一想通后,我更加坚定了,更是非常、非常的开心,那个印象直到现在都还很深刻,对法轮功的认识更清楚了,对这部法也有更深的认识。

很多人在寻求真理的过程中,这都是一个阶段,我们对我们走过的路,到底是盲目的还是真正值得我们追寻的,我们真的可以静下来仔细想想,想清楚、想透了,就非常充实,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过怀疑,一直走到现在。

这场迫害的开始,不仅迫害了中国大陆的同修,也改变了海外同修的生活。记得以前出国参加法会,都会安排交流活动,事后还可以到景点走一走,逛一逛,感觉比较轻松、悠闲,而现在感觉到压力比较大。因为中国大陆有许多与我们同修这部大法的弟子们正遭遇着无理迫害,许多人被迫流离失所、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至亲,更有的失去了生命或被迫害致残,我们不能坐视不管,大陆同修也顶着压力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们要声援支持他们。记得那时举办反迫害活动,眼看着被迫害致死的学员人数,由200、300、1000到2000,那数字一直在上升,心里非常沉痛。

我想要没有这场迫害,会有更多的人走進法轮功修炼的,因为人们脑子里没有这些中共谎言毒害的话,就不会对法轮大法有那么多误解。

特别印象深刻的是在99年的下半年与2000年阶段,我去纽约参加法会,在街头发真相材料,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与发生在中国的这场迫害的真实情况,一西方人跑来问我:“你拿多少钱啊!美国政府给你们多少钱?”我告诉他:“我们完全是自费的,不管是机票、住宿、吃啊,都是花自己的薪水,没有人资助我们。为什么呢?因我是受益者,法轮大法让我心性提升与身体素质改善,让我知道人生的目地,这么好的功法,我就愿意来这里,想借这个机会来告诉更多的人。(说我们拿钱)那是中共的谎言,中共是为了掩盖其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害怕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我修炼法轮功受益良多,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功,现在的我会是怎样?我已无法想象了。在这第七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真诚的希望更多的有缘人能够了解法轮功真相,早日走上这条光明的返本归真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