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自己的罪恶 摆脱怕心与特务要挟

【明慧网2006年5月14日】

  • 曝光自己的罪恶

  • 曝光执著怕心,走出死关

  • 去掉一切污浊的包袱,干干净净的跟师父回家

  • 曝光自己的罪恶

    2005年10月份,我被盘锦市教养院恶警非法抓捕(当时有三个恶警,其中有∶刘大汉,一个姓关的科长),后又被送到本溪教养院。

    在本溪劳教期间,盘锦市兴隆台区国保大队来了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叫许浩),他们问我在2005年的8月份左右,兴隆台区有一处资料点被秘密转移,当时都有谁参与了这次活动……。

    由于当时没有正念,怕心很重,怕加期,怕上刑……,便违心的向邪恶妥协,如实的讲出了自己和另两位同修的姓名。(其中有一位同修因此而被抓)

    过后,我很后悔,但坏事已经做了,已无可挽回,我痛苦万分,整天在自责中越来越懈怠。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知道自己在掩盖着的是什么。表面上也在修,实则是自己在欺骗自己。

    今天看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我真是无地自容,我做了这么大的错事,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还在给我机会。因此,我今天把自己这可耻的行为写出来曝光。

    今后,一定要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决不做对不起同修的事情,吸取这次沉痛的教训,按照师父的要求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邹立明
    2005年5月13日


    曝光执著怕心,走出死关

    看了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我悟到自己在以前的严正声明中没有把一些东西曝光出来,这是怕心,现曝光执著走出死关。2000年我在丈夫的逼迫下曾说过一句对师父不敬的话,写过一份悔过书交到单位。2000年底因证实法被非法关押15天,在亲情的干扰下向邪恶妥协,写了认错书并交了两本书和一些经文,按了手印,国安特务要我以后有消息给他打电话,我嘴上答应了,但从没配合并烧了他的号码。临出来时国安公安要我写保证,我说我要炼,他们明知是假的也要我写,在他们的口述下我写了保证。回家后受到家人的围攻,丈夫写了悔过书要我抄,我说要对大法负责对自己负责不抄,他要打我,我说明天,第二天清晨把大法书藏好我就离家出走了,在去北京的列车上我的许多人心没去,怕自己被抓给亲人造成伤害,于是返回,家人表示不再逼我。就在天安门伪火的第二天,本地邪恶向贵州省公安厅厅长姜延虎报告他亲自下命令逮捕我,在丈夫的花言巧语下我邪悟了,抄了他写的悔过书,改动了一些尽量不要攻击师父,又分成几部份就成了三书,家人复印了几份说是交到各部门。在看守所,所长逼我写过两次心得,狱医一次当着我及我丈夫说要把我的悔过书在公安里公开,我违心的答应了。所长一次说要把我的事登报我拒绝了。直到2001年10月我看到了师父的《大法坚不可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猛然醒悟了,向当地看守所、公安、国安、检察院、法院、地委、政法委、本单位、省检察院等声明:法轮大法好!在被迫害中的悔过书等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从此我走回了回归的路。在四年的牢狱中我坚修大法看《转法轮》炼功,讲真相,证实法,救人,得到了全所干警及在押人员的好评及尊重。检察院、法院的人也间接的知道了大法弟子是好人。

    在无明的迷中,在修炼的路上,我没学好法,种种的人心变异的观念顽固的私心使我被旧势力迫害给大法染上了污点。这是作为弟子最不应该和最为痛心的事,让慈悲的师父为弟子操尽了心吃尽了苦,我摔倒了但我不趴着,我要听师父的话加强正念曝光执著,怕心,私心让一切不符合新宇宙标准的物质灭尽,让旧势力的因素机制灭尽。

    陆军
    2006年5月11日


    去掉一切污浊的包袱,干干净净的跟师父回家

    我是1996年得法的。自得法以来,由于怕心等各种各样的执著心没去,犯了很多错误。特别是99年恶党开始迫害大法后,由于怕心没去,每次被恶党迫害都没有彻底的放下怕心靠正念闯出来,每次都或多或少的向中共恶党的公安、国安妥协,并因为此一直被特务干扰,做了一些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情。

    正如师父新经文《走出死关》中所讲:“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这几年来弟子一直被自己所做的错事及怕心所困扰,象背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师父慈悲发表新经文《走出死关》再一次给弟子机会,弟子这次下决心去掉怕心,去掉一切污浊的包袱,干干净净的跟师父回家。

    在此,弟子严正声明:弟子曾经对邪恶所做的一切保证及妥协全部作废,弟子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徐鹄 赵纲全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