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揭露当地邪恶问题与大连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6年5月16日】看到明慧网2006年5月7日的文章《给大连甘井子区所有恶警、恶人的信》中,提到迫害新寨子大法弟子薛新凯的甘井子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宋××(名字待查)”,很奇怪作者同修为什么不上网查查这个“宋××”的名字。于是顺便在明慧网上搜索了一下我们大连地区被揭露出来的恶人,竟然没有找到几个恶人的名字,即便是有名字的也很少有电话、家庭住址等详细信息。尤其是迫害大法的主要元凶——国保,除了市局国保的陈欣多次被曝光之外,其它四个分局的国保负责人几乎没有被曝光过。深感问题的严重,不禁反省我们地区揭露当地邪恶做的到底怎么样。

师父发表对学员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2003年11月15日)一文的评语已经两年半了,这两年半中,从明慧的报道中可以看到很多地区把当地邪恶揭露的非常可观,大量的恶人被揭露出来,邪恶之徒大大收敛。有的地区甚至公安局、派出所所有的不法官员和警察的电话簿都被曝光了。

相比之下,大连的问题显然的暴露出来了。揭露当地邪恶的工作做不好,其消极结果是很明显的。首先,恶人会非常嚣张。举例说,多次从网上看到我们的报道中提到某个恶人迫害大法弟子时公开叫嚣、一点也不怕人知道(比如文中提到宋××就在通知薛新凯的家属按法律程序请律师之后,嚣张的阻挠律师接这个案子,并且阻止律师按法律程序去看守所见委托人薛新凯。)而在与外地的同修交流中,得知很多地方恶人被揭露之后,再也不敢把迫害法轮功当作自己的“资本”和“政绩”了,非常害怕别人知道自己参与迫害了。在大法弟子面前都是尽量推诿、为自己开脱,表明自己未参与迫害、或者是不得已应付差使,甚至很多官员和警察积极向大法弟子表示自己对大法的好感和支持。从中可以看到,只有把邪恶暴露在阳光之下,正的场才能强大,邪恶才会自知理亏。迫害者是大张旗鼓的把迫害大法当作光彩的事、还是偷偷摸摸胆战心惊的被迫参与迫害,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其次,揭露当地邪恶的工作做不好,也不利于我们救人。因为只有正的场强大了,常人才会感觉到,如果世人都把迫害大法者当作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就等于站在了正义一边,会给自己得救奠定了好基础。而恶人的收敛也会使我们讲真相做的更加得心应手。

那么为什么我们地区在揭露邪恶问题上做的欠缺呢?问题出在哪里呢?原因一定是多方面的,这里想到几点,与同修交流。

一、怕心

揭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邪恶迫害,揭露迫害自己的恶人,首先要突破怕心。师父在新经文《走出死关》中明确告诉我们“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

人间的理和宇宙的正法理很多是相反的,师父在《走出死关》中给走错路的学员指明了出路“只有公开做错的一切,才能摆脱特务的纠缠与要挟”。这和人的思维正好相反,如果按照人的理肯定会觉得隐瞒才安全、公开就不安全了,可师父破了这个迷,已经不需要我们悟了,告诉了我们与常人之理相反的宇宙的正法理。其实在揭露邪恶问题上也是这样的。揭露邪恶其实是最安全的。

而我们以前固守的、被之牵制的都是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比如揭露邪恶会使恶人记恨,从而招来迫害等等。观念是修炼中必须去除的,《论语》中师父就告诉我们了“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们在修炼中也看到了,修炼就是去掉观念、同化法,就是做不做、是按照人的观念做还是按照法的要求做、同化不同化法的问题了。

克服怕心,揭露邪恶、柳暗花明的几个例子。揭露邪恶,是每个人都应该做好的,如果发现自己障碍在怕心上了,就应该无条件克服了。以下仅举几例。

A、在一次遭受迫害之后,我知道了直接指使的就是和我平时关系还不错的警察,到底让不让他知道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也犹豫过好一阵,一开始我还用很多推理方式左右权衡,想找出一个更安全的做法,但后来一下想到了师父讲过“揭露邪恶”的法,师父说揭露邪恶对恶人起到的是“极大的震慑作用”,而没有说揭露邪恶会让恶人记恨或者会使恶人嚣张。师父讲的就是法,就是真理,我还用人的思维权衡什么呢?于是我在一次交谈中暗示他我知道了那次迫害我就是他干的(没有直接点破是为了不至于使他太尴尬,给他悔改的余地),他当时脸就红了,很明显,他的唯一反映就是受到了震慑和被曝光之后自觉理亏的尴尬,而记恨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我当时的心态也很好,除了慈悲之外没有别的,还给他讲了很多善恶有报的道理)

B、一同修曾被邪恶非法劳教,回家后,为营救别的同修再一次面对几个曾经绑架她的警察时,认出他们之后,同修不禁脱口而出:那次不就是你们几个绑架我的吗?那些警察矢口否认,连忙说不是他们,他们从来不迫害大法弟子。

C、一警察多次迫害大法弟子,但没人知道他的姓名、电话,后来一大法弟子与此警察成了熟人,对于是否曝光他的电话和姓名也曾犹豫过,因为警察周围只有此同修一人修炼,如果用人的思维想,他被曝光了一定会猜到这个同修。但这个同修放弃了种种常人中的推理,而是直接按照师父的讲法做——给曝光了,结果没过多久,那个警察就再也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以后绑架大法弟子的事一次也没干过。事后,警察的亲人也曾问过同修,是不是他把电话号上网了,同修说:“大法弟子中能人可多了,而且公安局内部也有很多人虽然嘴上不说、背地里支持大法,要不然怎么那么多迫害内幕都能揭露出来呢?你就别再想是谁给你们上网了。要我看他现在不干那些事其实是大好事,迫害大法弟子那是断子绝孙的事啊,避开那个倒霉差使不是挺好吗?”以后警察和他的家人再也没提过这件事。

二、求安逸之心

我们大连大法弟子人数众多,各个阶层的都有,很多同修有方便的条件揭露邪恶的个人信息。但为什么很少有人做呢?很多同修是害怕自己安逸的环境受到触动和冲击,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逸环境(其实不符合法的做法并不能起到保护自己的作用,而揭露邪恶符合法,不会使我们失去什么)。所以除了怕心之外,求安逸心也是问题之一。

我们都知道应该珍惜师父赐给我们的一切,包括我们现在能拥有一个稳定的生活、工作环境,这些都是为了保证我们做好三件事,而不是为了别的。怎么样珍惜呢?除了恭敬的接受师父赐予的一切、不奢求太多、不在常人中过多追求、多用心在三件事上之外,能不能更好的利用我们的条件证实法也是珍惜。

修炼人只要有一个衣食不愁生活就可以了,为什么师父还安排我们有一定的社会阶层呢?除了圆容法在常人社会的形式之外,也是让我们救度不同阶层的人。我们知道很多人的姓名、电话,这都是师父的安排,都是师父给的,就是让我们在大法需要时揭露出来证实法,如果我们为了自己的私利没听师父话,就是错用了这个环境,辜负了师父的苦心。

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们应该知道师父给我们这些是为什么,该怎么做才是作为弟子的本份。师父能给我们的一切,也同样能收回去,为什么我们一错再错师父还没有收回去呢?师父是在等着我们自己走回来啊。师父慈悲,总是原谅我们做错的,如果在历史的修炼中,我们曾经犯的任何一个错误可能都足以被逐出师门了。

而且我们曝光这些恶人是在救度他们,不让他们继续对大法行恶,不再继续犯罪,这不是真正对他们好吗?不是对他们最大的慈悲吗?我们的慈悲之心在他们那里不会有不好的反馈、只能解体他们不好的思想,他们生命明白的一面只会感谢我们。

三、“揭露邪恶会被迫害”的观念不符合法

一些同修有“揭露邪恶会被迫害”的观念,是因为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假相呢?

《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说:“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

揭露邪恶也是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也是不敢反对的,就是说,出问题不是出在我们揭露邪恶上了,而是出在了我们的心态上。比如我们是不是以慈悲心在做这件事、有没有怨恨和争斗之心?再比如我们真的法理清楚了吗?有没有一边揭露一边心里胆胆突突害怕被迫害?我们都知道怕就是求,你求就能求来。

如果我们法理非常清楚,明白揭露邪恶只会震慑恶人,而不会招致迫害,理直气壮、心态光明磊落、同时以慈悲祥和的心态揭露邪恶,那么邪恶就没法钻我们心态上的空子。也就不会出现那些假相了。

四、是不是广大同修都重视揭露邪恶了、都尽自己一份力了、达到法要求的标准了?

一个地区如果在某一点上出现了问题,很可能是大面积的同修在这一点上没跟上、没做好。我们就问一问自己,自己对揭露邪恶的法理解的怎么样?是不是重视了?做的怎么样?有没有尽全力?有的同修不知道什么恶人的信息,也打听不到,但最起码我们还可以发正念。明慧上有文章提到:揭露当地邪恶时有一个主要恶人的信息很长时间也没找到,于是大家针对这件事发正念,很快就从一个意外的渠道得到了恶人的信息。可见整体参与、每个人都用心是多么重要。

师父要求我们做的做不到,很明显就是自己还有没同化法的地方。每次努力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事情中,我们都能体会到多方面的升华和自己不符合法的方面的归正;能体会到:不是我们在为师父做什么、在为别人做什么,师父让我们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们自己。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现在就是大法弟子在圆满你们最后的东西、你们所需要的那一切。看上去象是在为大法做什么,也有的人可能在想,‘我在为师父做什么,因为师父叫我做的,’(笑)其实不是的,我叫你做也是为你自己做的。”每次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需要我们修正的都是与我们自己的提高、自己的圆满息息相关的,没做好的、落下的不仅会影响救度众生,也是自己实实在在的损失,在任何一个问题上达不到标准都是不行的。

师父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说“作为修炼人来讲呢,提高对你心性的要求,对你执著心的放下,这一点是不能含糊的,是绝不能够降低标准的,因为那是对未来、对将来的宇宙、将来众生要负责的。很多大法弟子将来要成就很大的生命的,要包容很多众生的,甚至于是无量众生,所以你的标准的降低,那层宇宙就不会时间长,那层穹体就不会时间长,所以一定要达到标准。”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讲:“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

希望更多同修能参与讨论,在明慧上发表自己的见解,分析我们存在问题的原因,探讨解决我们地区问题的办法。让我们大连弟子能在揭露邪恶问题上形成一个整体向内找、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大环境,互相配合,弥补我们以前没做好的、落后于正法進程的这一项,从而突破我们讲真相中的瓶颈,开创更好的证实法局面。

最后,重温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与同修共勉:“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象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