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问题及时找自己 让正念主导自己


【明慧网2006年5月16日】我从网上下来,站起来准备晚上12点发正念时,清楚的看到一个亮点在眼前划过,我还用手在前面下意识的赶了它一下心里说,不要干扰我,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也不能干扰我,谁干扰谁有罪。昨天晚上也是,我赶紧发正念清除它,想自己是不是心性上出了问题,出在哪里?是什么地方让邪恶钻了空子?

这个旧势力想阻挡我证实法,正念足时没有它钻空子的地方,它是没办法的,查找自己的心性,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找自己,我的根本执著这个“私”隐藏在哪里?不想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那起初的一念是什么。最近遇到的矛盾也一定不是偶然的,在很多心性的摩擦当中固守着人的观念,心性得不到提高,一滑而过,错过向内找提高心性的机会。学法时有杂念干扰,对师父不太尊敬。还用师父的法给自己找借口,不严格要求自己。遇事不是无条件的向内找,如在整体配合协调,不注意修炼自己的心性,口里不说心里说:怎么这个人这样?特别是对同修手中留真相资料不理解,抱怨对方,埋怨对方不会配合,说话还有点激动,语气也不善。用人心做事。眼睛是个警察,老是盯着别人。有时还不悟,心性提高的机会一次次错过,不珍惜修炼的机缘。

这个旧势力的神时刻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钻我们思想的空子。慈悲的师父点悟我,一次打坐头脑里显出一个“严”字。清清楚楚。我问自己,我是干什么来的?修就是修自己,干吗老是把眼睛看别人,遇到矛盾总是有的时候还是守不住,不是扎扎实实找自己。而是盯着别人不足,用人心对待对与错呢。

从学师尊《在2002年美国费城讲法》,我问自己一思一念在法上了没有,自己的所为,是不是在法上严格要求自己?不在法上向内找、向内修,这怎么能达到法对自己的标准和要求呢?师父说,“我们决不是一个常人的什么政治团体,我们也决不是一个常人的什么娱乐性的俱乐部。这里是修炼,是生命从本质上向高级生命转化的过程,也就是说在座的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洛杉矶市讲法》)修炼是严肃的,是没有后门开的,只有扎扎实实按大法要求,严格要求不放松自己。不和人比,不和自己的过去比。而是用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踏踏实实修。

邪党两会期间610打电话干扰我的家人,说要来查,威胁我的家人,制造恐惧企图干扰我做大法的事。家人对我说了此事之后,听了我心里真还有那么一点紧张,心突突跳,还有了不好的念头,想回避。但我马上归正了自己,这多年都走过来了,也没有回避,今天邪恶已经少之又少了,我还怕什么?不就是自己吓唬自己,不就是人的观念在起作用吗,不就是人心促成的吗?对得起慈悲救度我们的师父吗?正念一出,决定面对面找610,提醒自己理智、清醒,别怕,此时有一点对邪恶的惧怕都可能为邪恶提供生存的理由的空间。我走到师父法像面前,双手合十说,师父,我是跟着您来救度众生来的,邪恶不配来,不准它们来,请师父加持。此时不断的背诵师父的《洪吟(二)·怕啥》,可能读了几十篇,心渐渐平静。

其实,一切都是师尊有序的安排,第二天我在菜市场遇到了610头目(他很少买菜),我边发正念铲除控制它背后的共产邪灵,铲除它背后的邪恶,一路走到他跟前:用眼正视着他,表面尽量保持平静,不冲动,我说,正要去找你的,你不是说要找我吗?他看都没敢多看,故意扯东拉西起家常。我说,从99年开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少吗?你们随便在上班时抓人,抄家,到今天还没有给个说法,钱抄走了收条都不给一个,是谁教你们这样干的?那是我上班一年的工资,正好,我还没有机会说,这回正好。你不是说要找我吗?你说一说是什么事,我就不相信,北京就没有主持正义的人。其实邪恶什么也不是,它躲都来不及,看也没敢多看一眼,马上说,没事,时间已经过去了(意思是人大会议已开完了)就赶紧走了,其实就是它在造谣,邪恶利用它在造谣,制造恐怖气氛。

修炼是严肃的,旧势力的阻挡正法的方式,是在这形成一种间隔,查找自己也是因为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形成,特别是不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譬如,在做大法工作有时脑子里闪过警察敲门,上网过程有时还表现那么一点忐忑不安,看到警车总是多看几眼,有时还闪过一念,都是让邪恶钻空子理由,邪恶三次来电话骚扰,说要查要关我的网,就表现出不冷静。我急急忙忙给明慧发了一条呼吁,准备它来查(明慧网没有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一思一念应该是清除它、根本就不准它進屋)。有一次还断了我一个星期的网线,这一次比上次正念强,先静下心来,等两天观察观察,查找自己是否心性有漏,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邪恶对网路的干扰,并找他们面对面的讲,为什么关我的网,现在一个家庭有个网上不是正常的吗?他们说来查一查看一看,人来了,要我打开电脑。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乱法烂鬼。刚一打开电脑,说我的电脑有病毒。我很清楚,我的电脑是专用的,只上明慧网,哪来的病毒?我说,你只管我的网路是不是通的,别的就不关你的事。他就到了外面,听到他和对方讲,某某某的网怎么怎么的,三分钟他下来说,没事,网路没问题。在师父的保护、加持下,又能上明慧网了。

在这个过程中也是不断的否定旧势力,调整自己的心态,记住师父的法,去掉不同层次的怕心。堂堂正正,正大光明,我们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有什么好怕的呢,只要自己的心正,每一次都是慈悲师父的呵护,有惊无险,一次次安全走了过来。

师尊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把该给的都给我们。2002年3月我抄明慧文章,慈悲的师尊给我脑子里打了二个字“重庆”,鼓励我走好走正今后路。因为在2001年在劳教所走了一段弯路,这是我最伤心的事。找自己的原因也是自己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认为大法弟子不免牢狱之灾是,就是这一念,邪恶不断的骚扰,在办公室上班绑架我,我正念不足,没有制止它们的迫害。

记得邪恶抄我办公室放的钱时,这时我想的是钱乃身外之物,我只是说这钱是我的工资,而没有站在正法的基点制止它们的恶行,让它们把这笔钱当奖金分了,现在都没有提到收据,既害了他们,又给我的修炼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2002年元月4号,慈悲师父安排,提前一年我回到了单位,回来就学继续学法,知道迫害是不能承认的,师父不承认,我这个弟子也坚决不承认。不承认对我的非法劳教、无理迫害。我走進政法委、检察院起诉恶警,向政府部门讲真相,单位各级部门等地方讲真相,要求撤消劳教二年的错误决定,退回私人的现金。讲真相的过程中,揭露邪恶,同时不断的学法中修正自己。我的修炼环境一直向好的方向转,工资,工作都不断的得到解决。我想有一台电脑,我儿子给我提回一台电脑。从有了这台电脑到今天上明慧,这也是我的一个修炼过程,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过程。学五笔,学技术,学打印,给同修发严正声明,给世人发三退声明,学写揭露迫害文章。一步一步走过来到今天。是师尊给了我智慧、力量和勇气。

师父说,“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创造了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大法开创了宇宙不同层次生命的生存环境与标准,也给不同层次的生命创造了不同的智慧,包括人类的文化,洪传大法的目地是正宇宙的法,同时使大法在人间的弟子圆满,大法还在开创新的人类,也同样会给人类带来新的文化。”(《随意所用》)我是大法造就生命。我的生命是用来证实法的,不是求安逸来的。

谢谢师尊,谢谢明慧同修,给我有了一个这么好的修炼证实法的环境。现在我有一个独立的一个家庭上网点但又和整体联系配合着,做我应该做的事。我还做的很不够,与大法的要求相差很远。正法進程越来越快,飞快向前推進,认清、破除旧势力的所有安排,正法新形式对大法弟子有了新的要求。作为大法弟子,怎么协调好,配合好,我悟到身负的责任也越来越重。大陆大法弟子配合“调查真相委员会”做好取证工作,需要保持用强大正念排除一切干扰,每个人都有责任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走正最后的路,要求整体协调配合把更多的迫害事实揭露出来,救度更多的众生。

这稿写了一个多月了没敢发,想了想,自己真的有人心,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爱面子的心,其实真的想想,什么执著这那的,一旦失去了这万古机缘才是最可怕。不对的地方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