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华州社区报:修炼者讲述中共劳教所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5月16日】美国特拉华州Brandywine社区报5月5日刊登记者Kevin Barrett的文章,介绍法轮功学员陈刚讲述他在中共劳教所中所受到的酷刑迫害。陈刚将这段在劳教所中的痛苦经历描述为“在地狱里的生活”。他认为美国人民和政府必须支持调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文章说,陈刚见证了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事实。他说他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强迫送进劳教所,在那里,他们被绑架、洗脑,被毒打和虐杀。

他说,之所以他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他曾被关押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劳教所里长达18个月,仅仅因为他不愿放弃法轮功修炼

34岁的陈刚现居新泽西的思克勒威尔(Sicklerville)。陈刚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说,几乎一开始修炼,他立刻就感到这会让他升华,并让他身心两方面都获益甚多。这种修炼,让他明白了人为什么应该努力提高他们的品性和有好的行为。他信奉(法轮功)强调的真、善、忍的理念。

在1995年,(法轮功)修炼并未受到迫害。相反,(法轮功修炼)是被政府支持的。陈的家庭成员、朋友、同事也在修炼法轮功。然而1999年7月,一切都变了,政府开始禁止法轮功。陈说,他拒绝放弃他的信仰,这导致他被地方官员监视。

陈说,他去了一个信访办,在中国这是唯一的上诉途径。他为法轮功呼吁,希望能解除禁令。这却导致他被关入拘留所30天。

陈说,“他们根本不想听”。

1999年12月陈被拘留所释放,因他仍不愿放弃他的修炼,他被关入了设在他家附近的机关大楼里的“洗脑班”,强迫他接受洗脑并不许他上班。陈被强迫长时间的读那些充满诬蔑法轮功之词的书、听诬蔑法轮功的谎言。这一切持续了20天之久,然而陈仍不改变。

就在2000年6月的一个深夜,陈说,大概有12个地方的警察破门而入,从家中绑架了他和他也修炼法轮功的母亲陈凝芳。陈的妻子白品(音)和他的父亲陈汝棠去找警察询问发生了什么,但是整整一个星期,除了说不知道外,警察什么也不回答。陈说他们(警察)当然清楚(所发生的)一切。

最终,警察告诉他们(陈和妈妈)被关入了拘留所。

一个月后,母亲被放出,陈却又被送去劳教所。

那所劳教所,陈估计大概关了600到1000人,被关押的不光是法轮功修炼者,还有普通犯人包括窃贼、吸毒犯、及持不同政见者。被关押者被强迫做各种劳动,如铺路、制造各种产品等。

法轮功修炼者受到区别对待,陈说劳教所的目地是要改变修炼者的信仰,如若警察或看守能迫使人们(法轮功修炼者)和他(她)们的信仰断绝关系,则会得到奖金,为此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会得到高层权力机构的庇护。

“我被一天天无间断的折磨”,陈说。频繁的毒打和身体上的被虐待,几个月下来,我已濒临死亡的边缘。他说修炼者只被允许睡眠很少的时间,每天只能睡2到4小时。并且他们被强迫长时间以一种姿势半蹲在那里,稍有晃动,便会遭到电棍电击。并且他们(恶警)也会毫无理由的电击你。

陈说一些修炼者被折磨致死,还有一些终身瘫痪。

他说他曾经两周无法自己行走。那时,狱警命令10个同室的犯人毒打他。伤痕遍布他的全身甚至他的面部。狱警还将他的双手绑在身后,把腿和脚都捆起来,再将脖子和腿部捆在一起,然后把他塞进一个很低的床下,再命令同室的犯人们在床上不停的跳。

医疗是根本不存在的,陈说,食物非常糟糕,仅仅是为了维持修炼者还有口气。普通的犯人每周可以得到两次米饭,但法轮功修炼者根本不可能有这些,他们被强迫吃那种看似糠类的半生不熟的东西。

起初陈被判一年劳教,但因他不愿放弃他的信仰,狱警不断的延长对他的关押时间。到2001年8月,陈说他感到没有能力坚持下去,他放弃了所有的希望,他放弃了法轮功。但他的劳教并未结束,在摄像机的监视下,陈每周多次的被要求写出他关于法轮功的想法,被迫编造一些对法轮功负面的感受而使他的监管相信他真的被转化了。陈描述这就象自己给自己洗脑。

然后在2001年12月,陈被从劳教所放出,但同一天警察又把他抓起来关入一个隔离的小旅馆,再次强迫他宣布背叛法轮功。10天以后,陈被允许回家。

陈说,最痛苦的折磨还不是身体上的被虐待,而是被强迫背叛法轮功。甚至在身体上的伤痛会渐渐消失后,那种心理上的摧毁却无法愈合。在被放出来后的那几个月里,陈说,他有时甚至想到自杀。他依然被监视,每周都必须去向政府官员报到。

”我感到没有希望,无助,”陈说,“我生活在地狱里”。

2003年2月,陈申请到工作签证来到美国。之前他的父母和姐姐已经来到这里。陈从新开始了他的法轮功修炼。陈说他不愿回到由现政权控制的中国,因为他知道如果回去将会面临同样的遭遇。

陈说关于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他想让人们明白三点,第一,在那里失踪是无法想象的容易,如果你被权力机构抓走,可能永远也没人知道;第二,警察和看守无论用什么手段对付被关押者都不会受到惩罚,无论他们做了什么都会被上级权力机构庇护;第三点,也是最应该让人们知道的一点,中共极端的擅长掩盖真相。这导致外界对劳教所中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调查常常变得什么也查不到。

“他们能制造出完美的谎言”,陈说。

“许多西方国家在和中国谈判,他们说这个国家在进步”,陈说。“中共官员们在笑他们(西方国家)因为他们太好骗了”。

陈说迫害依然在继续着,他有好几个修炼法轮功的朋友都失踪了,当他在劳教所时,他还不知道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被摘取,他说他相信这种暴行的发生,他担心他的朋友们被用作这种目地。

陈说他感到人们已经被共产党欺骗的太久了,美国人民和政府必须支持调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是为什么星期四他来到诺尼广场的新闻发布会,因为人们必须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知道共产党是多么的坏,因为(我们)必须做些什么。

“我不想更多的人死去”,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