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尊在贵阳传法的日子


【明慧网2006年5月16日】九三年四月是我难以忘怀的一段日子,也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多年来,师尊的音容笑貌,师尊对我直接的关怀指教,那情那景,一直萦绕在我心头。师恩重于山,大于天,我何以回报?想到这,我泪如泉涌。

因我体残多病,听说炼气功能好病,免不了去学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气功,虽说并不奏效,但也不愿放弃追求气功治病的心。

所以当我听说四月份有一位大师要在贵阳办“法轮功”学习班时就决定要去参加。办班的时间到了,我们一些气功爱好者都相邀去参加。可是我却遭到了某种阻挠,没能与大伙同行,为这,我一直哭了几天。或许是我的机缘姗姗来迟,后来我终于与两位姐妹结伴到了贵阳。

当我们三人急匆匆的赶到目地地时,已迟到了几天,学习班还剩三天就结束。我怀着满肚子的委屈和气恼,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煤矿招待所”这个住处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在办住宿手续时,先到的那些朋友一见我们就热情的过来打招呼:“来啦!”我却没好气的回答:“刀山火海也挡不住我来!”“好啦,不要生气啦,还有三天呢,不过这最后三天师父不再给下法轮、气机和开天目了。你们来晚了一天,可惜了点,不过不要紧、不要紧。听说八月还办一期呢,下次再来吧!”我一听,失去了这么大好的机会,更气了,也不再搭理他们的好意。

把行李安顿好后,我就带着一腔悲愤和满腹的委屈去找师父。找到师父的住房,只见房门关着,门外坐着一位稍胖的大姐(后来才知道是随师来的学员),我便情不自禁的跪下来并忍不住失声痛哭,一面哽咽着说:“有人阻止我学功……。”这时房门开了,慈祥的师尊走出来看我,还说了一句什么,就叫那位大姐把我扶起来。一见到师父,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后来听说师父还过问了这件事)。

下午,由于我们带着不服气的心自己去找办班地点,到了那里,我们又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听课的票早已不卖了,我们進不去,就在门外请求工作人员放我们進去听课,看门的工作人员解释说:“有规定的,这最后的三天不卖票了!”我差点哭了起来:“那让我们在门口听课吧!我们大老远的来一次也不容易,我们愿意给钱。”说着,我们都掏钱出来,工作人员被我们的诚心所感动,便有人说:“既然这样,那你们等一下,我進去跟老师讲讲看。”不一会这位工作人员高兴的出来说:“老师让你们進去啰,他说你们来了就是缘份,不收你们的钱哩,就当旁听生,進去吧。”我们无比激动,对他们道了谢就進去了。

刚坐定,我就觉的自己脑袋“嗡嗡”作响,心里“怦怦”乱跳,师父讲什么都听不清楚。不一会只听到“啪啪”的掌声及凳子移动的“噼里啪啦”声。讲台上的扩音器也响起来了:“喂喂,请大家原地站好”,这时人们都站起来。我们几个也跟着站起来。原来开始教功了。台上一位年轻男子一边念:“头前抱轮……”,一边做示范动作。

我以前练过其它功法,就微闭双目跟着炼。突然一双宽厚而温暖的手轻轻的把我的两只手腕托起,我急忙睁眼一看,呵,是师父!师父在纠正我的手势。顿时,我全身一热,什么话都不会讲,傻傻的看着师父。只听见师父轻声对我说:“刚学的不用闭眼。”并指我的额头处说:“手心对着这儿。”然后,用手指点压我的两只中指“保持莲花掌”,再做“莲花掌”示范动作让我看。呵!伟大、慈祥的师尊,不仅亲自为我做示范动作,还手把手的教我炼功。我是哪辈子修来的福份啊!我太幸福了!我原来那些委屈,那些苦衷,此时此刻已被溶化在这幸福的海洋中了!

晚上,我们回到住地,已过十点钟了,正准备休息,忽听一阵敲门声,進来的学员笑笑的对我们说:“去梳洗一下,然后放松,老师说等一下帮你们微调呢,老师住三楼,正好在你们房间下面。”(我们住四楼)“你们虽然错过了下法轮、开天目的机会,但老师说来了就好,来了就是缘份。你们去准备吧!等老师给你们微调完了,我再拿书给你们看,是《中国法轮功》,书没卖了。”

我们急忙梳洗完毕,回床上盘腿等候(当时只能散盘),不到两分钟,我即感觉小腹部位有东西在旋转,由小至大,由慢到快,时紧时松,且暖烘烘的,舒服极了,我知道,我得法轮了,就情不自禁的喊了起来:“我得法轮了!我得法轮了!”其他两人也有同感。

此时此刻,我才知道,我得到了世界上最最珍贵的东西!尽管时间短促,才仅仅三天,可那却是我千呼万唤的寻求,千年万年的等待得来的,机缘不可失。

同年八月,师父又一次在贵阳传功讲法,这次,虽不能和师父住在同一栋楼,但我们除了得到师父亲自传功讲法外,我又有两次直接碰到了恩师。一次是从班上往住处回来的路上,我们四五个学员慢慢的走着,我无意中回头一看,“啊,师父在我们的后面走呢。”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往后看,只见师父离我们才几米远,有两三个学员也随师走来,我们全都停下来,一个个哑巴似的看着师父并傻傻的笑着,师父一直看着我们走过来,并对我们轻轻的点头微笑。

另一次,我们三个都是行动不太方便的学员,大概是上午吧,那天早上是大家一起到某处集体炼功(已记不清具体炼功点了)回来的路上,我们走得很慢,边走边聊。突然,在我们的身后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可以吗?”一个学员马上笑着回答:“可以!”原来师父老早就在后面看护着我们了!师尊这一声:“可以吗”不知包含着对我们多少的关心,多少爱护,这不仅是问我们此时此刻走路回去行不行?我们学法炼功行不行?更意味着对我们今后的修炼行不行?我们今后将面临着方方面面的关卡、魔难……能不能坚修下去,能不能跟师父一走到底?前面的路还长着呢,还有多少惊涛骇浪在等着我们?师父在关怀着我们,在呵护着我们,也在鼓励着我们啊!

每当回忆起这些,我真是激动不已。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我觉的能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光阴似流水,一晃已十三个年头过去了,师尊的音容笑貌,慈悲的胸怀,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师尊啊!请你放心吧!弟子不会让您失望,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跌跌撞撞,但从没有趴下过,尽管遭到判刑、坐牢等等迫害,也动摇不了弟子坚修大法的心,决心紧跟师尊,回到那日思夜想的美好家园。

正是:“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洪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