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送精神病院折磨 被逼失去生命(图)



黄星瑾
【明慧网2006年5月17日】2000年2月的一天,甘肃省武威市大法弟子黄星瑾正碰公安人员来非法抓捕一位大法弟子,黄星瑾对公安人员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我也是修炼法轮功的”。之后,公安教委多次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公安通过教委对她施压,开除她的教职,并停发工资;丈夫也对她进行殴打迫害,将黄星瑾送入精神病院折磨。2000年3月28日凌晨,不堪折磨和多方压力的黄星瑾写下内容为希望政府不要迫害法轮功的“遗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中共迫害法轮功,又欠下一笔血债。(明慧网曾报道)

黄星瑾,女,生于1957年,是甘肃省武威市西苑小学教师。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学校的教学工作更加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曾被评为凉州区优秀教师,多次评为学校先进工作者。她把常人中的名、利看得很淡,时时处处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自1999年7月20日江、罗邪恶集团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大法后,她对邪恶镇压法轮功的做法不可理解,认为这么高德大法为什么要遭到迫害呢?为什么恶党迫害做好人的人呢?

2000年2月的一天,她去功友家串门,正碰公安人员来抓功友,因自己认为江、罗邪恶镇压法轮功不可思议,就对公安人员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我也是修炼法轮功的”。从那以后,公安人员及学校领导多次到她家,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写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公安通过教委给她施压,不让到学校上课,必须写出“保证书”,以后再不能参与法轮功的修炼活动等。

黄星瑾并没有依公安和教委领导的要求写,而写了一篇自己对修炼法轮功认识的心得体会(文章没有保存下来),文章反映了法轮大法是教人弃恶从善,如何做一个好人,认为政府也有做错事的时候。此文章被她的丈夫张俊义发现后,大发雷霆,觉得这哪是“保证书”?而是在洪扬法轮大法,极力阻止上交,让她必须违心的写出以后“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但她宁死也不写。

由于她的丈夫和大姨姐害怕他们受到牵连和恶党迫害而失去工作,强行将黄星瑾送到武威精神病院(其实黄星瑾根本没有精神病)。在精神病院期间,黄星瑾拒绝用药,继续炼功,并给医生和护士讲真相,并多次要求出院上班,她丈夫不同意,不写“保证书”,不让她出精神病院。

为了不再受神经病院对她人身自由的限制和折磨,她违心的答应出院回家后再写“保证书”。

回家后,她仍然坚持不写“保证书”,要求上班。武威县教委和学校不同意,她丈夫又强行把她关在家中,害怕她上访,门被反锁,并说:“我是教委派的监护人,哪个屋炼功,就把门卸了。”就这样百般的阻止和刁难她,有时甚至用拳脚殴打她,她没有人身自由。

就这样,又过了一周多的时间,在多方面迫害的压力下,黄星瑾自己觉得难以承受,写下内容为希望当局不要迫害法轮功的“遗言”,于2000年3月28日凌晨从自家四楼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注:作为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跳楼结束生命完全违背了大法法理的要求。我们每个修炼人应该按大法的要求去做。)

当时新闻媒体在甘肃及武威电视上报道了这一事件,但由于江罗邪恶集团的迫害,这些本应该还观众一个真相的媒体却欺骗广大不明真相的大众,将事实扭曲为黄星瑾是因修炼法轮大法而精神失常以致跳楼自杀,这更加深了人们对法轮大法的误解。

黄星瑾的孩子由于失去了母爱及家庭的教育,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其丈夫张俊义也于2004年3月患胃癌死亡。一个本该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在恶党残酷的迫害下和被恶党洗脑的无知的家人的助纣为虐下,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