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对舍的体悟


【明慧网2006年5月18日】2000年5月份,在大陆同修纷纷为这场对大法的无理打压進京上访的时候,我也因“师父与大法被迫害了”,去了北京。回想起来,在此行中我还有许多人心渗在里面,当时心里想着:此去不知会面临什么,也怕被抓,因为这么好的法我还学的太少了。为了让自己在法理上能真正的认识上去,我在去北京的路上一直都在背法(经文)。

当我到了中南海把信交给了里边的工作人员时,工作人员一挥手,一辆警车快速的开了过来,把我抓了進去,车上罩了一个像铁笼子似的车篷。他们得知我是从大连来的,就让大连警察把我带回了大连。我和六个同修一起被关在戒毒所。

在那里,我们每天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象、电视,恶警还弄来一些所谓已“转化”的人围着我们,强迫我们听他们那套邪悟后的歪理,这些人一个个像精神病患一样理智不清。每天还逼我们写不修炼的“保证”,有的同修被打骂,有的同修因不写“保证”被送去“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因不看那歪曲事实的录象被管教们打断了一条腿;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被打得动不了了。

他们花言巧语软硬兼施,让我写所谓“保证”,虽然我都没写,但是心里总有些怕,每天都带着一颗“不知恶警会怎样处理我”的心,后来越来越严重。当我意识到我的状态不对时,我开始背法,我知道只有法才能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找到是什么使我这样怕?可是我什么也没找到,只是依然与同修们一起背法。有时候竟担心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学到法了,心里有些苦,后悔自己被抓進来之前怎么不多学学法。

一次一个同修问我:“大根器之人都包括什么?有忍、悟、吃苦、有德,还有什么?”我随口补充一句:“还有舍。”“舍”,啊!此时“舍”字在我脑里突然巨大无比,我觉得自己好象忽然开窍了,身体也随之变得巨大无比。我为什么怕?就是不能舍,不能舍去自己的身体,怕挨打,怕失去自己的身体……,自己已明白三界中的一切都是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在最低层次的体现,我们是要同化真、善、忍,回到更高的层次中去,随师把家还,那么我留恋这三界内的一草一木,任何一件东西,包括我的身体,我就不能达到高一层空间的标准。就是真的失去这个身体,我已经得道明法理,同化于大法,那时是什么都改变不了我的,那我怕什么呢?还有什么不可舍去的呢?望着自己的日用品,我又明白一点理:比如舍中有真,因为可以舍,当别人用自己东西时,有没有,会说真话;舍中有善,当别人跟自己借用东西时,因可以舍,就可以把自己的东西给人用,对别人有帮助;舍中有忍,在别人用自己东西时,没有不高兴的感觉,啊,太玄妙了,舍中也含真、善、忍,此时真觉得自己学法太少了,一部宇宙大法《转法轮》,自己真正明白的才几个字呀。

当我明白了这些后,没有了怕,走路都觉得自己又高又大。后来,恶警也没有再找我的麻烦,又把我转到别的地方,过了半月就放了。

经历这一次,我看到自己的不足,那就是,处在关和难中自己才知道多学法、背法,不敢放松自己的一思一念;一回到宽松的环境就有意无意又放松了自己。

本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