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大法弟子再次遭受严重迫害所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5月19日】高蓉蓉被毁容又被绑架迫害致死之后;刘季芝揭露流氓恶警被迫流离失所在洗衣房打工维持生活再遭绑架,这不能不引起大法弟子,特别是大陆大法弟子的警觉和思考。

当然中共流氓恶党酷刑折磨人、侮辱人、耍尽流氓,还不许人揭发、曝光,否则就“罪上加罪”、“通缉”、“悬赏捉拿”、“追踪迫害”,甚至迫害致死,焚尸灭迹。我想,世界上也只有中共这个流氓恶党、黑帮政府才干得出来。既然这样,我想每一个大法弟子一定要注重自身安全,特别是被恶党“通缉”、追踪迫害的大法弟子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正念正行,不给坏人以可乘之机,不给邪恶留下迫害借口。大法弟子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应该做好当前师父所交代的三件事,这是大法弟子精進实修与无执无漏的根本保障。

在这里我想提出一点个人想法,就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一定要配合默契。特别是对流离失所的,被恶党“通缉”、“悬赏捉拿”的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伸出无私的援助之手,使这些大法弟子不要“陷入困境”、“孤身作战”或脱离整体,处于逃避状态。在家弟子与有其它方便条件的弟子完全可以安排这些同修的食宿及工作等,使这些同修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做好“三件事”,与生活稳定的同修溶为一体,相互圆容、补充,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世人。全世界大法弟子都是一体的,我们更不要分什么地区、县市、省份;适合在哪里,哪里安全有利就在哪里证实法(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

在这里我也提醒一下,有些有条件的同修怕心重,怕受牵连,这不可能与流离失所的同修——同修共進。也有的同修做了帮助同修的一些事情,炫耀自己。什么是同修啊?就是同门中修炼的弟子,一师之徒;比常人中父母、兄弟姐妹的亲情更具圣洁的道义。这难道不该伸出援助之手吗?难道做了还要显示自己吗?!古今正义人士对“忠臣孝子”都能舍命相救,皆尽所能。同门弟子遇难相救该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吧?!心在法上一切都是自然而为,做而不求。

以小见大,局部可窥整体。大法弟子不应随便接受别人的钱物,同门弟子也一样。《明慧周刊》也多有这方面的交流。所以有人见危难而不动心,不伸手;急需求助的人也一言不发,直到事态严重。在明慧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一位做资料的同修,把钱财几乎都用在做资料上,看资料的人很多,却没有肯拿出点钱用在做资料上的,这位同修过年只能捧着碗喝粥。写这篇文章,发现这件事的同修流出了眼泪,我也哭了,我也看到有的同修在法会上交流时谈到这件事也哭了,哭出声来。我每当想起这件事情,心里还总是酸酸的。我不是做资料的同修(至少现在还不是),我问自己,这位同修所做到的,我能做到吗?!我和这位同修比起来我算是真正的修炼人吗?!这就是大法弟子的威德,对周围人以及众生的善化。相比之下也反映出有多少人没做好啊!

有一次,一位做协调工作的同修与我谈到做资料很艰难,很需要钱,几乎《明慧周刊》都看不上了,我和邻近的几位同修商量一下,是不是咱们力所能及的,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拿出一点钱来做资料。其中一人不加思考、脱口而出:老师法中不是讲了不让捐款吗?!我当时真有点哭笑不得,我想或许我真的不该在这样的同修面前谈及此事。在这个历史最后、最关键的时刻,这样的同修还是有吧?!当然不多,但不论修炼时间长短都还有。因为我们都是在修炼中,就是修炼的环境,我们惟有告诫自己,向善,向善,再向善,善化一切。在此我也真诚的向这样的同修说一句:师父讲的法是让我们修炼提高,放下一切常人的执著,不是让我们断章取义,从法中找出自己执著不放的理由啊。

整体有漏,邪恶才疯狂;整体勇猛精進,邪恶自然崩溃。如果大法弟子都能设身处地的替别人着想,我想,我们的整体就会圆容不破,牵一发而动全身,大法弟子再次遭受严重的迫害就不会发生,法正人间之前我们就会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