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加拿大人民谴责中共暴行的心声(五)


【明慧网2006年5月19日】自从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暴行曝光以来,每天都有许多加拿大民众在加拿大法轮大法网站上签名留言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我们将陆续摘译他们的部份留言。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素里的E女士:我第一次知道这些集中营的存在是在我去接外甥放学时收到的一本小册子上看到的。开始我还以为又是一个卖什么东西的广告。读完后才发现这是我读过的最可怕,最恶心,最伤心的事。我无法想象那些有亲人在中国的人会多么担心。想到我们的加拿大同胞Michelle Zhang,为她的在中国生死未卜的妹妹而过着日夜担忧的日子,就让我难以承受。加拿大一直被称为是维持和平的多文化国家,是那些需要帮助、需要保护的人的避难所。我们有责任去了解这一情况。那么多无辜的人被迫害,只是因为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去生活和修炼。在了解整个情况后,作为朋友,作为共享一个地球的邻居,我们有责任采取行动,伸张正义,并把正义和希望带给他们。在中国长大的孩子将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如果他们看不到美好和正义,那么他们将走上一条通往死亡和把一切美好都毁灭的路。

安大略Aurora的Jones夫人:如果这些事情证明属实,这是令人不能容忍的 ,必须立即停止。

蒙特利尔Manthey夫人:各国政府绝对都要站在一起来捍卫世界各地的人权。与中国这样的国家交往,甚至为了钱和廉价交易而在经济上依赖于它们,我们也就成了罪犯。

安大略Fergus 的Morden先生:我们难以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在这个时代的今天。 但一想到我们已经知道此事却无动于衷,则更让人恶心。

安大略Orangevill 的Arenburg 先生:这太恶心了,必须予以制止。无辜的人此时此刻正在失去生命。这个世界怎么啦?为什么有人会干出这样的事?这是对人类的犯罪。这一切要能被制止就太好了。我只希望政府能协助做些什么。

多伦多的Herrera夫人:看过法轮功信徒的死亡照片后我难受极了。我来自古巴,我知道“共产主义”的政府是怎么回事。我不明白为什么最近美国总统在白宫会见中国领导人,他肯定知道中国政府如何对待被他们视为有威胁的人。我自豪的知道,出生在古巴的美国众议员Ileana罗斯已经就这本小册子提到的中国秘密集中营的事提出关注。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Cranbrook的尤金女士:我是一名行政助理,我收到了一份有关这件事的材料。读后我难受极了。我以为纳粹灭亡之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那时世界曾对受难者施予援手,现在中国这些人也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不能因为它发生在其它国家而坐视不理。这种情况必须加以制止。一想到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会这样对付他/她的人民,真把我气疯了。我希望这( 请愿 )能有所帮助,我同情海洋那边为信仰而受苦的人们。我有很多年长亲人都曾经去过“寄宿学校”(指1928年加拿大政府资助、教会主办的,强行同化土著居民的学校。当中很多土著居民的孩子受到过各种虐待--译者注。)当然这些寄宿学校不象(中国集中营)那么坏,因为那是个人的想法(行为)。任何人都不应该被迫去信仰什么。加拿大人在世界上有着“和平使者”的美称,让我们继续努力帮助那些急需帮助的人!!

安大略省Port Credit的Temporale女士:这是令人不能容忍的。我希望加拿大政府介入并采取行动。

多伦多的Smith先生:我感到震惊,它们必须停止这种暴行。

埃德蒙顿Cline女士:在当今时代,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发生! ! !

安大略 Guelph的Leidl女士:在过去已有太多的严重侵犯人权和种族清洗的事件在国际社会眼皮底下发生而几乎没有引起政客们的反应。不要再让此事成为另一个例子。无论中国的潜在经济影响如何,加拿大都要带头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

埃德蒙顿的Engstrom女士:这些应该立即停止。

安大略省Newcastle的Mroz女士:我们的国家,以及其它有影响力的国家,有责任保护其它国家的人权,对在世界其它地区存在的非人道、野蛮、酷刑行为给予有效的制止。即使加拿大人没直接受到外来事件的影响,作为一个有足够能力的国家,我们有义务和责任去改变现状,给未来的孩子创造一种应有的生活。

渥太华的Grant女士:我今年年初在国会山庄出席了一个集会,我和许多在中国有亲人的人交谈。他们的家庭成员有的失踪,有的正在遭受迫害。他们的故事让人心碎。我恳求你尽力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

安大略London的许女士:必须马上制止屠杀!

多伦多的Katakkar女士:我真希望你站出来反对,并积极设法防止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虐待。对于那2800(截至2006年3月)已证实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及其留下的孤儿,我们已经为时太晚了;但我请求:让我们尽力阻止更多的人成为受害者。

卡尔加里的Kinch女士:我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还在发生!希望能尽快采取某种行动。 太让人气愤了。

安大略Mississauga的Feuer先生:加拿大在坚持道义方面一直站在前列,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以最大的紧迫感再次表明我们的立场。

阿尔伯塔Bragg Creek的Lockwood女士:我很惊讶地听到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在21世纪。人们想当然的认为,我们的社会已经从纳粹大屠杀,及卢旺达大屠杀中吸取了教训。 像你们这样有能力阻止这种语言难以描述的事情的发生却没有阻止,这本身就是犯了反人类罪,并且违背了作人的基本准则。酷刑是对人类的犯罪:在你们的眼皮底下,在你们知道的情况下,默许酷刑的发生,你们不比它们(施酷刑者)好。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