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6年5月19日】我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几年来屡遭迫害。以下是我遭迫害的经历。

2000年5月13日,是师父的生日,为了证实法,我们二十多个同修在公园集体炼功,半小时后,公安及“610”一伙把我们全部围住,接着一个一个推上了车带到公安局。做了详细记录后,在一个会议室里坐了二天不许睡觉。最后宣布有两个同修分别被拘留15天和30天,其他人叫单位或家里人接回去,后来才听说每人都被罚款2—3千元。

2001年7月的一天,“610”头目张良找到我丈夫骗说叫我去派出所证实一个事情,一会儿就回来。当时由于对法理解不深,配合了邪恶,就去了,去了后没见什么人,也没什么事,东拉西扯,问这问那的。我知道受骗了,就一言不发。最后它问我还炼不炼功?我就说:“我不但要炼功,还要一修到底,你给我记下好了。”就这样它们把我带到了洗脑班迫害。洗脑班是由县妇联、团委、退协抽调的人,二人负责转化一人,我们共有五、六个同修,在里面我们都不看它们诽谤大法的书和录像;每天让我们写心得我们都不写,还给它们讲真相。它们没招了,就对我们说,放你们走了我们也要对上面有个交待,既然你们是好人也不要让我们为难,你们就写个保证或随便写几句。我就把它们墙上贴的字抄了两句,当时还觉得是在愚弄它们,回来后学法,看师父的新经文,才意识到也在无形中配合了邪恶,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后已发表声明)。

三个月后的一天,恶警李恒毅、罗永红又一次来找我,问我这段时间到过什么地方、表现如何,要记录一下。当时我的一个朋友在场,我的朋友说人家哪里都没去。它俩一听就火了,说这里说不好,你还是到公安局去说,开了一个传票叫我签字,我说我不签,当时我把传票撕了,它两人当时一惊,就快步离开了。

2003年9月底,一同修供出我丈夫散发了资料,一天晚上12点左右,张良带了35、6个恶警闯入我家抄家,但没找到一张资料,也不见我丈夫,就把我铐上手铐带到了公安局,这次它们问话我一句也不说,只管发正念。第二天它们又把我带到拘留所。我家里人打电话要人,张良却厚着脸皮说:“半夜三更的,让兄弟们白忙活呀,我怎么向它们交待嘛?”后来我家里人就给它送去二千元现金。过了一个月后张良又打电话给我家里人说,我的丈夫还麻烦大得很,说不清楚就要送劳教,有好几个人都说他送资料,还提供现金,再给多少钱都不行。我听了很生气,它说的指证我丈夫的人的名字我一个也不认识,我要去告它,我家里人急了,不让我去告。又打电话问到底要多少钱,张良说要三千元,约在洗脚城见面,勒索的钱财就这样都落入了张良之手。

六年来还有多少次不断的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