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曹宝玉情况补充

【明慧网2006年5月19日】河北省廊坊市56岁的大法弟子曹宝玉被迫害生命垂危后,被广阳区610劫持到广阳区人民医院(北大街医院)继续迫害,于2006年4月27日死于医院。

一.大法遭迫害以前

曹宝玉,男,57岁,家住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许各庄村,廊坊市管道局物业管理处职工,因德技双全在廊坊饮食业享有很高的声誉。

1993年修炼大法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因此以亲身经历坚定学法信念,向家人、世人洪扬大法。并于1994年1月17日、1994年3月14日两次参加李洪志师父在天津办的法轮功学习班。1994年6月28日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济南最后一期传法班。由于对大法的深刻理解,坚定修炼大法“真善忍”,引导过许多有缘人得法。

1999年7.20前曾是该地区的主要负责人。1995年因工作原因来到天津市武清县做餐饮工作,并把《法轮大法》同时带进了武清县,他的足迹走遍了全县三十多个乡镇,引导上万有缘人走入大法中修炼。

二.中共迫害之初 曹宝玉遭绑架 被秘密非法判刑4年

在邪党公开非法镇压法轮功前夕的99年7月17日,天津市武清县公安局内保科科长张××打电话叫曹宝玉去一趟武清,了解一下法轮功辅导站的情况。可是随后在曹宝玉乘长途公共汽车返家途中,武清县不法人员将汽车拦截,将曹宝玉强行绑架。当晚劫持到武清县下朱庄乡派出所。

7月19日, 恶党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全国大法弟子的大抓捕,当日曹宝玉被转入天津市拘留所秘密关押,并以“李玉”的名字代替其真名实姓。且未通知家属,以至家属四处寻找,始终不知道曹宝玉下落。最后天津市公安局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和依据,以“聚众破坏社会秩序罪”被非法判刑4年。在天津监狱受尽各种非人折磨、打骂侮辱,不让睡觉、被罚坐三指宽、四指高、一巴掌长的“小板凳”,强迫听邪悟理论等,身体受到严重迫害,并被廊坊市管道局开除公职。但他始终坚信大法,不向邪恶妥协。

三.非法刑期满后 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继续迫害

2003年7月20日刑满时,曹宝玉已被迫害的疾病缠身,但天津市公安局以没“转化”为名仍不让家属接曹宝玉回家。廊坊市“610” 、廊坊管道局“610”组织,把疾病缠身曹宝玉强行劫持到“廊坊洗脑班”继续迫害。在家属要检查身体的强烈要求下,才送到廊坊管道局医院去检查身体,当时颈下与背部之间的位置上长了有一长10公分左右,宽5-6公分深能见到骨头的疮口。医生诊断为“甲酸中毒”俗称“砍头疮”,说没法医治,就是花上几十万也保不住命。廊坊市“610”和管道局“610”见此状,互相推责任,最后管道局给了3000元钱,不管人是死是活,将曹宝玉推给家属不管了。

四.为营救大法弟子遭大厂县看守所殴打

曹宝玉回家后经过认真学法、炼功,病情基本康复。2006年2月5日,曹宝玉与当地大法弟子去香河公安局、县政府反映当地公安局非法抓捕廊坊大法弟子王少秋一事,被廊坊大厂县公安局警察连踢带打,强行绑架到大厂县看守所。

晚上一个瘦高个所长强行让绑架来的每个大法弟子脱衣服检查,连内衣都不许穿,大法弟子因拒绝而遭到恶警毒打。恶所长叫来几个警察和武警,强行搜曹宝玉的衣服,恶所长又把他拽到一间提审室外,在走廊里疯狂的大打出手,抽耳光、打嘴巴,牙被打松动,耳膜震裂。最后把曹宝玉绑在铁椅子上,曹宝玉绝食抗议非法迫害,2月13日被释放回家。回家时身体极度虚弱。

五.2006年又遭绑架 被关进廊坊看守所迫害 生命极度虚弱

2006年2月18日清晨7点,廊坊市公安局、广阳分局和国保大队、北旺乡派出所副所长等6个恶人,跳墙而入,以开“两会”为由,将身体尚未恢复的曹宝玉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里三、四个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不许睡觉,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摧残,曹宝玉绝食反迫害。先后被关在“华康宾馆”、“盛宴楼宾馆”。后又被廊坊广阳区检察院、廊坊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逮捕,关进廊坊看守所迫害。

当把曹宝玉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情况下,被恶警送到廊坊市医院、中医院,说是抢救治疗,其实是强行灌食,导致胃功能下降,胃粘膜出血,胃粘连多种并发症。但始终不通知家属。在发生多次生命危险时,把曹宝玉送进广阳区人民医院进行所谓的抢救治疗。经几天的胡乱用药,又导致了曹宝玉心脏、肾功能下降,出现血尿、大小便失禁等症状。

六.恶人阻止亲人探望 曹宝玉的妻子遭绑架关洗脑班

这期间家属到广阳区国保大队询问曹宝玉的下落,国保大队却置之不理,不告诉关押的地方。家属经多方寻找,才知道曹宝玉在广阳区医院。

曹宝玉的妻子去医院看望,工作人员隐瞒事实、百般阻挠、威胁、恐吓,说医院没有此人。经家属闯进病房才看到身体极度虚弱的曹宝玉。当即向监管的广阳区姓刘的副主任和医院要求自己留下照顾丈夫,遭到拒绝,并以影响治疗为名,将曹宝玉的妻子推出医院。

当家属再次冲破阻挠去医院看望曹宝玉时,大夫说出病情的严重,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家属强烈要求把人接走,换个好的医院治疗。广阳区姓刘的副主任怕丢官罢职,更怕他们胡乱用药的事情败露,对家属说:家里条件不好,守着医院有条件,不会把人治死(该医院设备陈旧,没有正经医生)。“610”主任赵家普、信平玉也横加阻拦,要家属不要再来了,如果再来就抓走,不服就到联合国告去,强行将家属推出医院。

曹宝玉的儿女及亲朋好友几次去医院看望都遭到拒绝。见此情况家属找到廊坊市委要求放人,市委推脱让找信访、信访让找广阳区委、区委让找“610”、国保大队,它们互相推诿谁都不管。

4月25日曹宝玉的妻子去医院,想看看曹宝玉的身体情况怎样,看守病房门的广阳区姓刘的主任和“610”主任赵家普说,曹宝玉身体挺好,可以进去。当家属进去一看,曹宝玉已经被迫害的精神恍惚、听力极度下降、语言表达不清,身上、手上粘有大便。只几分钟的时间,刘、赵两人进屋来说:行了,你该走了。其实他们是利用这时间通知“610”的信平玉(女)带人来到医院。

曹宝玉的妻子还没走出医院大门,就被三、四个男子按倒在地,信平玉指挥一帮恶人连拖带拉塞进轿车,送到廊坊交通宾馆(洗脑班),从一楼有两人拽着曹宝玉妻子的胳膊腕、两人拽着脚脖子、头朝下连拉带拽、脚踩头发一直拖到四楼,四人抬着扔到地板上。当时曹宝玉的妻子四肢抽筋,恶人非但不管,还说:别装了,没让你跳大神。当问他们为什么非法抓人时,他们说:什么也不为,就要抓你,看你还去不去医院捣乱。

“610” 把曹宝玉的妻子绑架,没通知家属。家属到处寻找,都不告诉关押在什么地方。曹宝玉的妻子由于惦念丈夫的安危,精神压力过大,不吃不喝,而且洗脑班的犹大李淑香、郭玲还每天强行洗脑,导致她身体非常虚弱。

七.曹宝玉生命垂危 离世 恶人武力封锁消息

4月27日上午,从医院传出曹宝玉病危,正在抢救的消息,曹宝玉的儿子得知后,赶去医院要求见父亲一面,遭到拒绝,并说人没事挺好,有事会通知你们的。其子在医院外等了很久,始终没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4月28日上午10点多 ,村干部慌忙通知曹宝玉的儿子及亲属到盛宴楼宾馆(办洗脑班的地方)四楼会议室。会议室周围戒备森严,广阳区检察院、公安局向家属宣读了有关逮捕曹宝玉的原因和4月25日开庭审理的情况,并宣读了4月27日晚曹宝玉的死亡报告,但都没让家属看。当家属质问为什么在病危抢救时,不通知家属。广阳区医院院长说:有规定,该不通知就不通知。也没说出具体什么规定。

当家属要求将遗体运回家中时,广阳区检察院、公安局说上边有规定(也没有具体解释),不但尸体不能运回家中,而且还要当天下午尸体解剖、次日上午火化、骨灰也不能带回家,并且这些事都必须在他们监管下进行。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免去解剖,暂缓火化。

这些情况曹宝玉的妻子全然不知,北旺乡政法委隐瞒事实,直到4月28日上午十一点多才以怕她身体支持不住为名,从洗脑班把她送回家,并对曹宝玉的家进行全面监控,由几个人看门,不让别人进入,有人进院就给照像、监视。

当有亲属得知曹宝玉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闯进屋内告知其妻子,当曹宝玉的妻子要通知亲属朋友时,北旺乡政法委的人员控制着电话不让通知,并调动北旺乡派出所的所有警力进院监控,准备抓人,在村委会的保证下才撤出。

八.恶人心虚掩盖迫害事实 不允许亲人拿骨灰

中午一点左右,在村委会、广阳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广阳区委“610”、国保大队的负责人答应亲属的要求:下午做表面尸检,推迟火化时间,由家属护送遗体去火化场。

在做尸检时看到曹宝玉的两手背、手腕以上均布满了青色斑点,手腕、脚腕处有绑痕(估计是强行灌食、输液所致),右鼻孔有血迹,尿道异物流出,身下有黑色粪便。

在往火化场送遗体时,也没让亲属到场,而是私自送走,并强制在5月1日火化。火化时不许亲朋好友近距离观看、不许照像、录像,慌忙火化。火化后骨灰部份呈浅绿色,火化的有关人员说是用药过量。火化后,在公安局、国保大队、乡政法委、村两委的监管下,将骨灰送入墓地。当时有官员说谁要把骨灰弄回家就抓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9/128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