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姐夫劝三退的经过


【明慧网2006年5月2日】在劝三退中,我发现有一部份看上似乎很明白的人,他们有稳定的收入,虽然比上不足,但非常“庆幸”自己比下有余,自我保护意识极强,加上长期无神论的影响和党文化造成的恐惧心理,不愿意声明退党。我的一个大表姐夫就是这样的人。

大姐夫曾是一个企业的办公室主任,现在退休在家。他的几个儿女工作都很好,也都是党员或团员。以前在讲真相时,我给他们看过天安门真相的影片,他们全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想劝他们全家声明退党,我先帮大姐退了。想到大姐夫特别疼儿女,接下来我决定先从大姐夫开始。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和他讲了很长时间,他很认真的听,也赞成我的说法,说早就认识到共产党不好了,可当我劝他用小名或别名退党时,他拒绝了,竟说:其实他们(指邪党)有些地方还是不错的,并叫我不要多事。过了一段时间,我劝退了家里另外的几个亲戚,于是借这个理由再去劝大姐夫,并说希望他们全家都能保平安。他说他也不是完全不信神,但更相信现实,认为自己没做坏事就行了,并且严肃的告诉我:不允许和他的儿女们提这个事。我听了以后,很替他感到难过,但随即告诉自己:决不放弃,先做其它的事,这事慢慢来。

邪党的秘密集中营的罪行曝光之后,我带着一些图片和一千万人退出中共的材料到他家,他说我相信这事共产党能干的出来。我和他说:“我和大姐都退出这么长时间了,决对安全。”他有些敷衍的说:“我退就行了,小孩(指儿女)就算了。”我心里真为他悲哀。

我耐下心来给他讲了一些古人父母积德儿女得福报和外国人教育子女的例子,然后我大声的一字一字的说:“你为儿子孙子做了些什么?你是给了他们正气和真理呢?还是给了他们善良的品德呢?你为他们积了什么德呢?”

这时,一边的大姐坐不住了,大声说:“老头子,你想干什么?退!全退!”

我突然发现在听我说这番话的时候,平时看上去严肃的大姐夫一反常态,头深深的埋了下去。他轻声的说:“孩子就由你去说吧。”

我还有几个朋友,也类似大姐夫这样的情况,我要用大法给我的智慧,继续去解救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