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搞艺术创作设计工作的同修一点交流


【明慧网2006年5月2日】我是一名从事艺术实用设计工作的学员,由于学法不深,曾在旧势力安排的歧路上吃了不少苦头。为了能返回并坚定的走恩师所赐予的证实法道路,我苦苦地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不正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出。

得法前,由于长期受现代社会的艺术潮流风的影响,我把个性化、前卫化的自我理念视为宝贝,不断的追求与发展着突出自我个性的魔性的东西,表现为喜欢披长发、穿身黑衣、嬉皮士作风、玩世不恭,不修边幅,以自我为中心,目视一切为俗气,追求着与众不同、对他人漠不关心,自我感觉良好,常以自成一派自居、为荣。

当走進大法后,我却发现自己曾以为荣、曾不惜一切的追求的自我个性化的东西,却远远地背离了宇宙特性“真善忍”,曾经视为宝的一切却成为我走入正法修炼的一大障碍。在修炼中,这类现代艺术中的变异观念使我深感修炼的艰辛与困难。由于我形象思维的突出,加上这类变异观念和思想业,时常有些类似于鬼怪形状的图片在脑中出现,以此来恐吓、干扰我,甚至骂我和师父与大法,这都使我感到非常痛苦,痛苦中我只有一条心去抵制消灭它们。

经过这几年的修炼,在法中我渐渐认识到在生活中、在工作中证实大法非常关键,这是我们这一法门的特点与要求。作为艺术工作者,如何在艺术工作中修好自己、如何在实际工作中体现证悟自己的悟道即如何证实法是我所要走的正法修炼之路。自己在法中的归正与修炼状态直接体现在艺术设计的作品、商品中,同时还影响着同行业的发展,我意识到,我不仅对对应的宇宙众生生命要负责,同时也要对本行业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在工作中,我所要善用、正用的技法、技能、物质、理念都必将得到同化与归正,这也是我维护法过程中所应该、也必须要做的。

有的搞艺术创作的人总有一种习惯性的工作方法,例如长期的把自己关闭于创作室中進行创作,很少与外界接触,无形中养成了一种习惯。然而对于今天的正法修炼来说,此种做法不利于讲真相救度众生,甚至过于执著此状况中还可能给旧势力邪恶钻空子,加大此执著,使学员处于一种自我封闭状态,不利于救度众生,甚至间隔了和整体大法弟子的沟通交流,影响了证实法与提高层次。

我曾经听一位设计工作的学员说担心不符合现代人口味的设计产品会不受欢迎影响效益,我则认为在纯净心态下设计的产品既符合了法对你的要求,也是同化于法的,此产品本身就是新的“生命”、是美好的、是正的、怎么可能会不受欢迎?谁买回家去,对他们来说都是有益的。例如在国外学员办反迫害的画展中,这些画都是画家学员亲手之作,每幅画都是有功的,而画本身也是为证实法而创造的。当观众来看画时,画中的法力能启发观者的善念,并能清除观者背后的不好的因素包括邪恶因素,这本身就起到了救度众生的威力。

又例如我在前几年设计的一些带有回归自然古朴风格的工艺产品在这后几年中被许多生产商加以模仿、参考,这都是我意想不到的。当初我是常人时,最害怕自己设计的产品被别人抄袭,整天想着如何提防,如何强调“专利”,其实这是被利益之心所累。现在相反的我希望自己的设计能带给他人美好与借鉴,正如一位同修说:他们来学来模仿多好呀,学了正的、好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是有益的。如果满街的产品都是好的东西,那么对人类岂不是很好吗?相反的,假如满街卖的都是丑陋的、恐怖的、吓人的、肮脏的物品、产品,那是多么可怕呀?象那个大便的玩具、丑恶的鬼脸面具对人是有害的。特别那些黄色的画像、摄影图片对下一代青少年毒害甚深。

作为一名设计师、艺术工作者,基于工作的特质,我们是走在潮流的前沿的,我们的作品、产品直接影响到文艺界与生活的潮流,对人类审美取向价值观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而大法弟子的举动更加具有深远的意义。无论站在何种角度来看,我们走正的路对众生对人类都是有着巨大益处的。谢谢同修予以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