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海外中学生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6年5月20日】(明慧记者徐菁报道)在北美,说起让华人家庭最头疼和关心的话题一定是孩子,特别是长到青少年阶段的孩子,在英语里这样大的孩子被称做“Teenager”,而这个词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又是“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的代名词。华人家庭的情况又会特殊一些,由于文化、语言、生活习惯、家长的期望值等等的不同,很多在华人家庭长大的青少年似乎更不容易管教和沟通。今天,让我们走進三个不同的海外华人家庭里,了解一下修炼法轮大法的青少年,他们作为在海外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的经验、教训以及成长的体会,希望给我们带来新的启迪。

ELAINE(17岁):法轮大法是我做人的指南

ELAINE,一个典型的ABC(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华人),青春,活泼,喜欢毛茸兔子,喜欢参加学校社团,竞选校报主编,准备SAT考试。采访她时,我很惊讶于她流利的中文,以及她在谈吐中流露出的平静和友好。

她说:“从8岁我就开始和父母一起修炼,那时是孩子,父母做什么就跟着做;后来我发现修炼后我的确和别的中学生不同。举个例子,我的好朋友,平时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但是她会在PARTY(聚会)时喝酒,而我不会。我的意思是,其实如果我不修炼我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会去遐想,如果我也加入他们喝酒抽烟,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很酷?会不会可以交更多的朋友?等等。而今天我连这些‘遐想’都不会有,就是法轮大法的东西已经溶進我的思想,我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而我们这样的中学生最大的毛病就是不知道对错却还觉得自己什么都懂。”

在问到第一次站在中领馆前宣读谴责中共集中营暴行时的感受时,她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是妈妈答应下来的,我开始很不愿意,好象很‘自然’的逆反心理。但是后来我想,我的英文好,朗读英文对我没有什么困难,如果能为大法做这么一点点,又算什么呢?妈妈也鼓励我说我正在做天下最正的事,我也这么认为。”

在谈及每星期例行要完成的为讲清法轮功真相而做的工作时,ELAINE很高兴,她说:“我很高兴我也能够开始为大法做点事情,尤其是利用我的特长。我也会和朋友看电影,逛商店,但我发现时间安排好了,根本不影响我任何其它事情。对了,我今天刚刚得知我已经当选我们学校的校刊主编了!”

在我衷心祝贺她之后,ELAINE说:“很幸运能够走進大法里来,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首先想到这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他可以说是我做人的Guideline(指南)。”

涛涛(18岁):能够修炼是缘份

采访涛涛我感觉似乎是个特别困难的事情,从一开始的拒绝到后来采访时的少言寡语。但在采访中,涛涛反复在强调的是能够走進来并且坚持修炼是一种缘份。回顾涛涛的经历,真是不难发现是法轮大法的法理帮助他走出人生低谷,重新面对新的生活,而他对修炼法轮大法本身也就更加坚定了,也许,这就是他所说的缘份吧。

涛涛可以说是一个少年天才,父亲是名牌大学的教授,母亲是计算机硕士,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不难想象涛涛接受的教育可以说是很严格的。一直在学校里是活跃的资优生,计算机的绝对爱好者,参加各种竞赛,高高大大的他再加上弹一手好钢琴,深得老师的喜爱。尤其是他考上了当地一所著名的半私立高中,更让他如鱼得水,踌躇满志。然而,由于好奇心的驱使他在计算机上犯了错误,而后竟被校方开除,从而不得不转入一所普通高中继续完成学业。一个邻居、同学羡慕的资优生突然遭到这样的变故,涛涛的人生可以说是一下子跌入了低谷。

后来他回忆说:“当时,我只想赶快申请回到原来的好高中,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他的父母,也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这时首先明确的告诉他申请回去可以,但是想多了就是执著。涛涛说后来终于明白为什么是执著,想回去不就是面子上觉的过不去吗?自己的显示心太重而造成在修炼的路上跌了一跤,仿佛整个人生都改变了。“然而今天回头想想,与其不停的执著要求原来的学校接收自己,倒不如重新面对现在的生活,自己周围新的同学老师,我发现他们真的也很优秀。妈妈说,‘这也许也是你要结的缘份’。”

今天,涛涛终于放下了沉重的包袱。由于优秀的表现,他又开始代表学校参加数学竞赛,和同学们一起完成作业,参加科技小组等等。涛涛的妈妈在接受采访时最后也表示其实涛涛自己也明白自己还没有完全放下过去的经历,但是已经能够顺利通读《转法轮》的他坚信,努力放下一个个的执著,这就是修炼。

在父母的帮助下,涛涛也开始了固定做一些大法工作,用计算机向更多中国大陆的中国人讲真相,告诉那里的人们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健健(18岁):从不放弃任何讲真相的机会

和ELAINE、涛涛相比,同龄人的健健是13岁才来美国,首先在语言上就是一个大的障碍。然而,曾经在中国大陆经历过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他,又与同龄人比较起来更显稳重。

初来乍到美国,一切可以说是从头开始学习,特别是英文是他那时最紧迫的事情。在一次7年级的英文课上,老师说:“今天我们学习一个新的单词:‘Persecution’。”当老师讲完这个生词的意思后,健健举起了手,用自己并不流利,甚至是磕吧的英语对全班同学和老师说:“现在,在中国就正发生着一场残酷的‘Persecution’(迫害)。”他第一次向全班讲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老师和同学们震惊了,老师特别允许他在第二天专门就这个话题给全年级讲解。这下可忙坏了他,一回家就和他的叔叔(也是大法弟子)一起准备了展板、传单,草拟了要讲述的内容,又反复的练习,终于在第二天比较全面的讲述了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功洪传世界的情况以及99年开始遭到中共残酷打压的真相等等。讲述完后,他赢得了在场师生的热烈掌声。健健回忆说:“当时正值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让我吃惊的是,我的几个老师都受这件事情的影响而对大法的态度不好,后来,他们主动找到我,谢谢我给他们这个了解真相的机会,还说以后再也不相信中共的话了。”

也许就是受这件事情的影响,一个13岁的中学生开始了他讲真相的经历。健健说:“由于年龄和英语的原因,我每次开口都会紧张,但是这个功法太好了,我好喜欢法轮大法,我6岁开始炼,我就是在大法里长大的。他受到这样的不公平的对待,我一定要让人们知道真相,后来,我发现每次我讲完真相,我心底都会喜悦,甚至是兴奋。”健健用他还略有幼稚但纯朴的声音给媒体打电话,给中国大陆打电话,在议员办公室里讲真相,在中餐馆里讲真相……就是这个声音,让媒体的记者感谢过,让中国大陆的民众感谢过,让议员感谢过,让中餐馆的老板也感谢过。

健健还说:“我从没有觉的讲真相是件任务,他是我生活的一部份,就象我是学校的足球队员,也是网球队队长一样,都是我的生活。”

因为是男孩子的缘故,我话题一转问他周围同学有没有抽烟、吸毒这些现象时,他说有;我又追问,你不这样做会不会被嘲笑不够“勇敢”或者不合群?他想了想,用一种超乎我想象的成熟口吻对我说:“嘲笑是有过,但是根本打不到我心里去,我知道,大法对我的要求更重要。我从不觉得那些是什么诱惑,那是绝对不好的行为。”

采访结束前,他突然问我:“明年你能不能再采访我?我相信我会做的更好!”

结束语:

三个孩子的故事讲完了,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他们热情,自信;他们也犯错误,也有教训;他们的梦想都是能够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同时,他们一直在用法轮大法,用“真善忍”作为人生的理念、做人的指南。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说过“法轮大法是我的Guideline(指南)”,都表示过当犯了错误时心里很难受,因为觉的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认识到错了所以改正起来也顺利的多,这也是三个孩子家长们的普遍感觉。

我很高兴能够把三个修炼了法轮大法的年轻人的心声写下来和大家分享,希望他们的故事让您对法轮功有更新的认识和理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