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项城市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网2006年5月20日】2006年3月22日晚6:30左右,水寨镇公安局国保大队一行三人蛮横的闯入家住沙河边的聂本连家中。不由分说,先把家里乱翻一通,聂本连的孙子见状立即斥责:“你们是强盗,你们是强盗!不许你们抢我家的东西。”恶警不但不听,还要绑架聂本连,聂本连知道这是恶警在迫害。不能配合他们,他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这时四周的邻居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纷纷指责这三个恶警:“你们咋不去抓坏人,欺负好人干啥,你们还有一点良心没有!”着三个恶警本想抓人弄几个钱花,结果遭一顿臭骂,灰溜溜的走了。

聂本连今年60多岁,由于身患气管炎,脑血栓家中经济条件不太好,没有更多的钱治病。后来他经别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从做好人做起,修德行善,没多长时间一身病全都好个干净。全家人都很高兴。

市公安局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相当严重的,可以说是罪债累累,例如:一大法弟子王俊(男,50岁)过去多种疾病缠身,修炼后无病一身轻,非法劳教3年后又从劳教所接回到项城监狱,半年后又非法送至许昌劳教所2年,遭到电棒,警绳,老虎凳等多种酷刑迫害。工作亦被解雇。

大法弟子刘金芳(女,30多岁)被绑架到监狱后非法夜审,公安局6个恶警在莲花宾馆租一间房子,先是拉背铐,然后6个人轮番用皮带打,打昏后有冷水浇醒后用竹签扎中指,还用烟头烧脸毁容,金芳要大便,恶警不让,黎明时人已昏迷。6个恶警把金芳身上喷上香水找来医生抢救,并跟医生谎称她是树砸伤的。

大法弟子孙世梅(女,40多岁)非法送到郑州劳教所,被恶警活活打死,撇下两了孩子,一个正读大学,一个正读中学。恶警打死人还威胁家人不许告状,不负责,并给其家人的单位领导施加压力,其亲人在郑州住一个多月给了3万元埋葬费,而打死孙世梅的恶警却逍遥法外。

大法弟子吴子祥(50多岁)一天深夜,一家人正在睡觉,突然公安局刘国庆带领100多人架梯子,翻进吴家中,用脚踢开门,蹲在地上,端着枪,指着一家老小,小孩吓的哇哇乱哭,大人冻的浑身发抖,恶警们把家里的东西翻个七零八落,和土匪没啥区别,最后什么东西也没找出来,恶警用枪指着吴子祥的妻子问吴子祥在哪里,当得知吴子祥回了老家去照顾病重的老母后,这一帮人又到吴子祥的老家绑架了吴子祥,吴子祥的年迈老母在病床上哭的死去活来,大声喊着:“别抓我儿子,我儿子无罪”。

大法弟子仲夫妇(都已70多岁)被绑架到监狱后,那些贪得无厌的恶警竟然收取了7万元才肯放回两位老人。

大法弟子田素华(女,30多岁)被绑架到市监狱后,三伏天晌午头被强迫蹲姿在操场上暴晒,只要稍微一动武警就拳打脚踢,其目的就是要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后被送至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素华去时活蹦乱跳的,回来时变成一个残废,有眼不能识字,有腿不能走路。生活全靠母亲伺候,就是这样回家还不到几天,公安局的靳海几个人又把田素华非法绑架到拘留所继续惨无人道的迫害。

大法弟子卫小马,付美兰,先被绑架到监狱迫害,经济罚款放回后又经常上门骚扰,俩口子无奈只好外出流离失所,至今未归。

大法弟子赵书景(女,60多岁)在监狱长期关押迫害至精神失常……

市公安局保国大队为何为此疯狂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呢?从吓人的数字中你就会明白究竟:冯磊罚款,刘桂苹,崔旭光,松梅,有的家庭被罚的妻离子散,有的家庭被罚的倾家荡产,有的被罚的流离失所,有的被罚的欠债累累。而拿到罚款的恶警们却吃喝嫖赌,任意挥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0/128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