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前几年为什么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6年5月21日】作者注:我认为我写的书对世人了解真相是有好处的。但是一部份同修看了之后产生了负面作用,不敢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有部份同修产生了崇拜和妒忌。所以,我把我当时被迫害的原因,在法理上从新认识写出来。希望对上述同修有所帮助。

* * * * * * * * *

这篇文章在半年前就写好了,但我当时觉的站在为私(向外求而没向内找)的基点上,所以一直没有投稿。但我看到当苏家屯的暴行揭露出来后,有一部份同修或多或少有一些波动,所以我才把我亲身受迫害的原因,从法理上和同修交流、分析症结所在。希望对上述的部份同修有所帮助。

自从99年3月得法以来,我能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都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洪法,从不看其它的书、报、杂志,电影、电视也戒了,甚至每天吃饭都抓紧时间。但由于忙生意,每天读书的时间不是很多(加上读书又慢),除在开车途中每天大量的听师父的讲法,和每天集体学法外,到99年底上京,自己只读了四遍《转法轮》,师父以前的很多讲法都来不及看。

99年7.20以后,我更是坚定的维护法、证实法,冒着失去一切的危险救度着众生,讲着真相,按理说是符合法的,为什么还被非法关押近30次,为什么还反复被残酷迫害,甚至两次还差点失去生命呢?难道师父没有保护我吗?我们静心用法来对照一下我当时的观念和行为。

1、心不正招邪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刚才讲的就是我们炼功人自己由于不能够正确对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烦,也就是心不正招来的麻烦。”我正是师父说的这种人,心不正招来了麻烦,而且是招来了被非法关押几十次的麻烦。因为我当时想:我每年的元旦、农历新年、五一、十一都在监狱里度过,认为自己对法坚定,放下了名、利、情,是真修弟子,了不起。甚至在劳教所被严管期间,还把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真正去西藏求法的人,一去可能扎在那儿不出来了,这是真修的人。”这段法拿来鼓励自己。就这样大错而特错的一念之差,被旧势力抓到了把柄,长期的反复的被非法关押。师父在《转法轮》中又说:“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又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我每天都在学法,甚至把这些法都牢记在心里,但是学法和自己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分开了,没有联系起来,没有溶于法中,没有做到,这不是修,因为师父说:“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那么在这一个问题上我还是个常人。说白了自己有求進监狱的心,因为我这个观念符合了旧势力,不符合法,所以一直走在旧势力安排的巨关巨难的路上反复被非法关押、迫害。例如:(1)99年底我上京时,我把我的生意全部了结,甚至给财务说:“你把帐全部给我结清,因为我修法轮功说真话,我要被迫害,要進监狱了。”师父叫我们讲清真相,证实法我到北京去上访也是证实法,也是讲清真相,做好人怎么要被迫害呢?师父并没有说我们要進监狱啊(因那时师父的经文《理性》还没发表),这不是跟师父的法背道而驰吗?所以这一念招来了我被关進监狱,说白了是我求来的進监狱。

(2)师父在《转法轮》107页中讲:“当然我们讲了,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我要進京前夜,已到北京的同修来电话告诉我:“钱不要多带,够上京的路费就行,因为都要被抓進当地驻京办,被送回当地,钱都是要没收的。”我相信了,照办了,结果这个观念不知不觉的就符合了旧势力,走在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上,导致还在北京郊外的炼功点上就被非法抓捕。

(3)2000年第二次進京上访时,在上访局长长的巷道里有很多的警察和便衣。我当时想:“请师父帮助我進到上访局,等把表填好交上去后再抓我。”多么可笑、荒唐的一念啊,结果招来了被抓后,反复在拘留所、看守所打转出不来。这不是自己求被抓吗?我痛恨自己悟性太差,前几年一直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很多的救度众生的宝贵时光,让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干着急没办法。师父在《再去执著》经文中讲:“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是啊!我到北京上访有罪吗?公安配抓吗?不配啊!为什么没否定呢?为什么不站在法上思考呢?说白了还是人对大法的坚定。难道师父没有保护我吗?不是,是因为师父保护的是修炼人,不是保护常人,是因为我那时人在大法弟子中,而我的心性和行为还在人中,师父保护的是大法弟子。这一切只怪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太差,一思一念不符合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2、观念上符合了旧势力,不理智,走极端

师父在《理性》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而我呢,99年到报社讲真相时,已经找到了工作人员,讲清了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美好以及电视、报纸一言堂的颠倒黑白,希望报社能正面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工作人员听后善意的劝我们离开,而其中一位同修非常强硬的要见主编评理,我当时也不在法上,用了人心对待修炼,明知道他不善,不在法上,也没劝阻,心想,都是一起来的,也没叫大家离开,结果招来了警察,全部被非法拘留。

2002年的一天,突然接到老家朋友的电话说,叫我立即离开家,老家的同修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在非法审讯中,说出了是我给他的资料,现在警察已在来抓我的路上了。我说:“你放心,不会有事的,他们说了不算。”(因我多次在邪恶的迫害面前发正念解体了邪恶,使邪恶对我的迫害烟消云散。潜意识中产生了显示心)刚坐下来立掌发正念,家人的同事来了(没意识到是干扰),又忙于给她放真相光碟,结果十多分钟后,片警来电话,发现我在家就上门来叫我去,我心想去给他讲真相,解体派出所的邪恶因素就去了。(也不在法上,因为师父在2001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我的几十次非法关押中,这位警察都在,每次我都善意的给他们讲真相,其实他们心中是有数的。)因为配合了邪恶,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干着急没有办法,就招来了老家的和当地的610、国安、公安分局和当地派出所的非法抄家,还非法摄了像,使资料受到很大损失,我也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

進去后,才找到自己的漏洞,才在一思一念中归正于大法,经过绝食和被迫害性灌食、睡死刑床、戴脚镣、手铐在严刑拷打中差点失去生命,半个月才破除邪恶回到正法洪流之中。曾经有同修怀疑我是特务,有的同修多次见到我就迅速的躲开,也有的同修打电话问母亲,我走向反面没有,还有的同修说,我就不信她有那么强的正念,進公安局就象回娘家一样。我当时听了不在乎什么,可现在想起来真是无地自容。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为什么总是被抓后才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迫害,在家时就放松了正念呢?是自己的观念认为在里面才算是被迫害,实际上,我们这个人世间也是无形的牢笼啊!

2002年底,在我流离失所期间,一天中午突然有人敲门,从门镜中发现不明身份的人员2女1男都是年轻人,而男子躲在旁边在离开时才发现,当保安问他们找我什么事,请留下电话,等我回来再跟他们联系时,他们还凶巴巴的对保安说:“不关你的事”,而且还发现楼下有警车。从这些分析,来人肯定不怀好意。当时我家有三位同修,其中一位男同修提议我们应该迅速离开,一位女同修说:“全盘否定,是假相。”我也不在法上,跟人不跟法,我觉的情况不好想离开,但出于面子,怕同修说我有怕心,就顺着她的思路走,误认为是假相,是师父以这种形式让男同修离开(因为这位外地的男同修人心比较重,我也尽了最大的能力帮助他,提高还是很慢。当时出于私心,怕他留在我们资料点拖累我们证实法,怕他心不正遭邪,怕资料点出事)。结果男同修当天下午就安全离开,而我和另一位女同修两天后被非法绑架并抄家。那一次对我们的迫害也是邪恶至极,虽然绝食一个月就闯出了魔窟,但身体被迫害至瘫痪,恢复了半年。半年的时间啦,耽误了多少救度世人的事啊。

这些事我现在想起来都后怕。这些非法迫害,不是师父安排的,是旧势力安排的,归根结底,都是自己不理智造成的,每次师父都点化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的法身会阻止你,会点化你,一看你老是这样的,也就不管你了。”随时把自己当成神这是没错的,但还是要符合常人状态,不然就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没什么两样。怕和理智是两回事,理智不等于是人心,理智不等于是怕,只有在法中理智才安全,也只有理智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3、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

长期被非法关押,觉的自己不妥协,对法很坚定,忘记了自己来时的史前大愿,是救度众生,而不是个人提高,个人圆满。假如都進监狱了,救度众生的事谁做?还是在法理上不清晰,

被迫害的严重不是修的好,坐监狱的时间长也不是修的好,正是修的不够好的表现。师父在《去人心》的评注中讲:“最突出的是许多学员被迫害的很严重也是自己的人心过重、正念不足造成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的心一定要在法上。当我把被迫害的事实写出来,师父写评语后,有的同修对我产生了崇拜,也有的同修对我产生了妒忌,这些都是不在法上的表现,都是干扰个人和整体协调、干扰救度众生的根源,我们一定要及时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师父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转法轮》)。同修们!让我们更好的在法上认识法,利用中共活体摘器官的暴行来揭露恶党的本质,更好的救度众生,让我们放下人的观念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更好的营救我们的同修。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