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佐证集中营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2006年5月21日】2000年12月30日,我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当天到广场的大法弟子很多,“法轮大法好”的呼声与横幅此起彼伏,场面很壮观。广场周围都是邪恶准备好的依维柯警车,每当弟子说明真相时,就有恶警与便衣疯狂扑来逞凶殴打并强制抓捕。广场到处是响亮的口号,那情形至今难忘。

被强制拘捕到广场派出所后,我被非法送往西城区看守所关押。每个号房里都有五~六个大法弟子,号里人说每天都送来很多弟子又很快被送走,最近几天都这样。很多弟子在绝食抗议,大家也都在和警察与犯人讲真相。我所在的号房号头也是东北人,和我是老乡,一批又一批弟子的到来使他不但明真相,还让我教他炼功,和我比盘腿。每个同修都不说姓名和家庭所在地,犯人叫我们法轮。恶党不法人员给我们每个弟子都编了号码,平时就喊我们的号,我当时是95号。警察威逼利诱都不奏效,常有各地驻京人员来识别大法弟子,走马灯一样,足见给邪恶的压力很大和心虚程度。

31日清晨3点左右突然听警察喊我的号码,让我收拾东西出号。在监号走廊被强制搜身等待很久,恶警宣布被喊到号的法轮功学员将被转移,立即到外面上警车,但没有说到哪里。我被喊号后,被强制检查身体,后来到看守所大院,那里停满了警车和大客车,足有近20辆,很多大法弟子被陆续劫持上车。我所在的车里除近6~7名警察武警外,有大法弟子近30名。天渐渐亮了,长长的车队行驶在街区,前后都是警车,中间是劫持大法弟子的客车。

听车里警察说,是几个看守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一并在此转移,由于进京的法轮功学员太多,看守所装不下,预计元旦法轮功会更多,还说转移的这一车队有客车60辆左右。

没吃没喝,车队行驶一天近傍晚来到辽宁与河北交界处,那里早有大量警车和警察呆在那里等候,后来知道是辽宁各个城市看守所的警察在等待分流。我和20多名法轮功学员转车被当地警察送往阜新市,大约晚8~9点中到达阜新市看守所,两名大法弟子被“分”到一个监房。

在随后我所呆的一星期里,我和同修的随身带的近700元现金被警察强制购买了昂贵的号服与用品(被号头掠走)。为让我们屈服,号头殴打折磨我们,处处虐待,强制12小时编织,不说姓名地址就变本加厉的迫害。很多大法弟子继续绝食抗议,要求释放,每天都有大法弟子一次次被灌食和殴打。一个阜新当地女同修绝食几十天,恶警把她手脚背过来用绳系一起,只能蹲着在地上一点点走,但她依然正念很足,放声背法,喊口号,那一幕可歌可泣,印证了大法弟子的坚如磐石。

由于人心和怕心重,我和同号的同修说出姓名地址,一周后都被家乡警察带回本地。在此之前我们一直被喊号码,从北京被编的号码就是我们姓名。

回到当地一周左右,同被非法关押在阜新看守所的另一当地大法弟子也回来了,他说:他在那里绝食11天后说出姓名才回来,他回来的当天看守所收到上级命令,说出姓名的大法弟子从那天起将不被引送回当地,都将被送往新地方,进行新形式的迫害。

中共秘密集中营事件曝光后,我回想起自己这一段经历,恍然明白,和我一起同被非法转移关押在辽宁各地的那些未说出姓名的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也许就被邪恶再次转移到象苏家屯一样的集中营,在惨烈和灭绝人性的迫害中,在活活被摘取器官中失去生命。

全面调查大陆恶党几年来对大法弟子的惨绝人寰迫害,写出这一切供调查团参照,彻底解体结束这场迫害。望大法弟子都拿起笔揭露自己所能见证的一切。